第二十三章 文會(一)

作品:《六宮鳳華

    有了這一出,眾少女俱都收斂輕蔑之意。

    便連高傲的李湘如,也紆尊降貴,眼角余光瞥了過來。

    爽朗愛笑的尹瀟瀟頗有幾分男兒脾氣,之前因謝明曦庶出身份未生親近之意。此時又覺謝明曦這股從容不迫的氣度令人欣賞,主動笑著張口道︰“你在家中可是排行第三?”

    尹瀟瀟表露善意,謝明曦也未拒絕,笑著應道︰“正是。”

    “那我便稱呼你一聲謝三妹妹。”尹瀟瀟立刻改了口。

    謝明曦略略有些意外,面上卻未流露︰“如此,我便冒昧地稱呼一聲尹姐姐了。”

    前世她收斂光華,為謝雲曦做嫁衣。

    人前少言,人後也安靜沉默。除了令人難以忽視的美貌之外,再無任何令人印象深刻之處。

    這幾個出身名門的京城貴女,俱考入蓮池書院,風光赫赫。誰也不肯自降身份,和一個伺候筆墨與丫鬟無異的庶女來往。

    這一世重新來過,她稍露鋒芒,便已令她們另眼相看。

    只是,尹瀟瀟如此主動示好,還是頗令人意外。

    由此也可見,幾個少女中,尹瀟瀟心胸最為疏朗,並不如何看重嫡庶之別。倒是值得結交。

    ……

    尹瀟瀟笑道︰“說起來,我真是羨慕你們。一個個都有兄弟姐妹,唯有我,在家中是獨女。連個說話解悶的都沒有。”

    時人都重子嗣。

    如謝家這般,只兄妹三個,已屬人丁單薄。

    尹家子嗣更單薄,嫡子庶子通通沒有,只有尹瀟瀟這個嫡女。

    尹大將軍敬重愛妻,身邊既無侍妾也無通房,更不踏足青樓畫舫。對唯一的掌上明珠千嬌百寵。

    蕭語 抿唇一笑︰“大家伙兒誰不羨慕你!你父親對你百依百順,你母親也將你寵上了天。便是要摘星摘月,怕是也要搬梯子呢!”

    此言一出,眾人都掩嘴笑了起來。

    秦思蕁柔聲笑道︰“說起受寵,我們確實都遠不及尹妹妹。”

    身為女子,便是再受寵,也不及家中兄長幼弟。

    尹瀟瀟卻是獨一無二,受盡寵愛,怎能不讓人羨慕!

    同樣在府中備受寵愛的顏蓁蓁見不得尹瀟瀟大出風頭,嬌笑一聲說道︰“前些日子,大哥得了一塊羊脂玉,送了給我。不知雕成玉佩好,還是做成玉簪更合適。幾位姐姐替我出一出主意可好?”

    眾少女的注意力被吸引過來,你一言我一語地出起了主意。

    “羊脂玉難得,還是做成玉佩合適。”秦思蕁生性溫柔,說話時輕聲慢語。

    蕭語 卻持不同意見︰“玉簪更好看。”

    憋悶了半晌的盛錦月,此時也張口笑道︰“若是羊脂玉大一些,索性分成兩半,既雕玉佩又做玉簪,豈不是兩全其美!”

    顏蓁蓁拍手笑道︰“盛姐姐這個主意甚合我意。”

    謝雲曦目中露出艷羨之色︰“听顏妹妹的話音,這塊羊脂玉定然不小。”

    顏蓁蓁面上露出自得︰“三寸見方。”

    頓時惹來一陣驚嘆聲。

    李湘如不動聲色地笑了笑︰“顏妹妹是府中幼女,不但有父母長輩疼愛,便是兄長們也格外珍愛。委實令人羨慕。”

    顏閣老四十多歲時才得了幼女,自然格外疼愛。

    顏蓁蓁比兄長小了二十多歲,嫡親的佷兒比她都要大上幾歲。兄長疼她,更勝疼寵自己的女兒。

    李湘如心性高傲,卻不失圓滑。一席話,哄得顏蓁蓁滿面得色。

    日後風光無限勾心斗角的京城貴婦們,年少時原來這般膚淺,近乎可愛。

    謝明曦听得饒有興味,頗覺有趣。

    ……

    口不對心地夸贊過後,話題很快轉到了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上。

    “還有幾日就是入學考試了。”蕭語 略有些發愁︰“兩年前我未曾考中,今年若再不中,便再無機會了。”

    尹瀟瀟和蕭語 頗為要好,立刻笑著安撫︰“你這兩年頗為勤奮,一直苦練書畫。今年定能考中。”

    盛錦月也嘆了口氣︰“我也是考第二回了。若再考不中,祖父便得厚顏進宮相求皇伯母。”

    蓮池書院每年只收十個學生,要求十分嚴苛。

    不過,有人的地方總少不得人情。皇家也不例外。每年總有宗親勛貴厚著臉進宮求俞皇後開一開後門。

    只是,這樣的名額少之又少。一年也只兩個罷了。

    今年六公主進蓮池書院,便佔去一個,也就意味著只剩一個名額。

    盛錦月此時提起這個名額,不是示怯,而是炫耀。

    只有盛家子孫,才有不經考試也可入書院的資格。這名額背後,象征的是宗室皇親的驕傲和尊嚴!

    果然,蕭語 頓時目露羨慕︰“不管如何,你今年都能就讀蓮池書院了。”

    盛錦月目中閃過一絲自得。

    秦思蕁笑著接了話茬︰“我們沒有這等底氣,只能勉力一試。”

    顏蓁蓁年齡雖小,卻十分好強,立刻道︰“我只盼著今年便考中。免得再等兩年。”

    李湘如淡淡一笑︰“可惜去年此時,我病了一場,錯過了入學考試。”

    語氣中,油然露出強大的自信。

    李湘如也確實有驕傲自信的資本!

    她年少便有才名,熟讀四書五經,詩詞書畫也不在話下,又擅琴藝。蓮池書院入學考試再嚴苛,也難不住她。

    謝雲曦不肯放過出風頭的機會,立刻笑道︰“今年我們幾個一起去考蓮池書院,一起考中做同窗,豈不美哉!”

    眾少女俱都笑著道好。

    冷不丁響起一個不太和諧的聲音︰“二姐對自己倒是頗有自信。”

    謝雲曦未及細想,順口便答︰“那是當然。三妹……”

    三妹兩個字一出口,頓知不妙,立刻將剩余的話吞了回來。

    後背已出了一身冷汗。

    罪魁禍首,正是謝雲曦口中的三妹。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揚起嘴角︰“二姐時時將我記在心上,委實令我感動。”

    謝雲曦干巴巴地擠出幾個字︰“你我是姐妹,一起去考試,我自要照拂你幾分。”

    謝明曦目光微閃,意味深長地笑了一笑︰“如此,倒要多謝二姐了。”

    謝雲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