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欺辱?

作品:《六宮鳳華

    淮南王性喜風雅,王府內陳設處處雅致考究。

    謝雲曦時常出入淮南王府,對這里十分熟絡。一邊走一邊瞥向身側的謝明曦。暗自期待謝明曦東顧西盼丟人出丑。

    可惜,她很快就失望了。

    謝明曦目不斜視,淡定從容。甚至還有閑心提醒她︰“二姐常來王府,早該熟悉這里才是。這般東顧西盼,可別被人看了笑話。”

    謝雲曦︰“……”

    謝雲曦恨得牙癢!

    這個謝明曦,往日從來不喜多言。短短數日不見,怎麼忽然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一張口就戳人心肺!

    噎得人一口氣堵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來,別提多憋悶了。

    謝雲曦一氣之下,加快腳步,故意將謝明曦丟在身後。她這是第一次來淮南王府,被自己落下,一定驚惶害怕,少不得要追上來示弱討好。

    打著如意算盤的謝雲曦,快步走了一段路之後,迅速回頭瞥了一眼。

    謝明曦還是那副不緊不慢的樣子,半點不急。走上前來,微微笑道︰“行不露足,笑不露齒,方是貴女風範。二姐今日為何這般情急焦躁?”

    謝雲曦︰“……”

    ……

    姐妹兩人“和睦友愛”地行至雪香閣。

    一個姿容俏麗的丫鬟迎了上來,笑盈盈地行了一禮︰“二小姐總算是來了。小姐一直在等著呢!”

    這是盛錦月身邊的貼身丫鬟絳蕊。

    謝雲曦和盛錦月是嫡親的表姐妹,素來交好,和絳蕊也十分熟絡,聞言笑道︰“我這便進去。”又張口問道︰“都有誰來了?”

    絳蕊笑著答道︰“蕭小姐,尹小姐,秦小姐,顏小姐,還有先到了一步的李小姐。”

    謝雲曦點了點頭。

    謝明曦腦海中頓時閃出一串人名和臉孔。

    蕭語 ,戶部蕭尚書之嫡孫女,在府中排行第二,今年十二歲。

    尹瀟瀟,鎮遠大將軍的獨女,今年十一歲。

    秦思蕁,禮部秦尚書的嫡出孫女,排行第四,今年十一歲。

    顏蓁蓁,顏閣老的嫡出幼女,今年十歲。

    再加上出身名門的李湘如。

    今日來參加文會的,個個出身名門,俱是大齊最頂尖的貴女。自幼被家中精心教養,才學見識都遠勝普通閨秀,今年俱都考中蓮池書院,也是順理成章之事。

    這些都是未來同窗,提前見上一見也無妨。

    很巧,謝雲曦也是同樣的想法。

    謝雲曦快步進了雪香閣,歡快地笑道︰“你們今日倒是都來的早。”

    幾個年齡相若的少女,平日時有來往,彼此熟悉。

    謝雲曦出身自不及她們幾個,沾了淮南王府的光,和一眾京城頂尖貴女來往。時日久了,也自恃極高,等閑人不放在眼底。

    盛錦月並未起身相迎,只笑道︰“快過來坐。”

    謝雲曦心中有些不快,面上卻不敢流露出來,輕快地笑著應了,走到盛錦月身邊坐了下來。

    故意將謝明曦拋在身後。

    盛錦月最是記仇,礙著兄長的叮囑,勉強給謝明曦送了請帖。心里卻打著借機狠狠羞辱謝明曦的念頭。對謝明曦視若未見。

    身為主人,這番作態,委實失禮。

    這個謝家庶女,不知怎麼開罪了小心眼的盛錦月。今日少不得要被欺辱一番。

    李湘如下意識地瞥了謝明曦一眼。

    其余眾少女也好奇地看了過來。

    這一看之下,眾少女心中不由得暗暗驚嘆一聲。

    蕭語 斯文秀氣,尹瀟瀟活潑俏麗,秦思蕁嫻雅端莊,顏蓁蓁生得嬌美可愛。

    她們已是京城貴女中的佼佼者,平日明里暗里較勁爭鋒,心中誰也不服氣誰。便是李湘如,才學隱隱壓了眾人一頭,相貌也不是最出色的。

    沒想到,今日陡然冒出一張陌生的美麗臉龐,竟將眾人都比了下去。

    “盛姐姐,不知這位姑娘姓甚名誰?”性情爽朗的尹梓淇率先張口發問。

    盛錦月似笑非笑地扯了嘴角︰“是雲曦表妹的庶妹。”

    最後兩個字,故意說得重了些。

    原來是謝家庶女!

    眾少女心中微松。看謝明曦的目光里,便多了一絲似有似無的輕蔑不屑。

    ……

    這樣的目光,謝明曦前世不知見識過多少回。

    年少時她曾為庶出的身份介懷不已,自怨自艾過,也失落黯然過。如今的她,再不會為此低落傷懷。

    她的強大自信,來自于自己。

    與出身再無相干!

    “錦月表姐特意下請帖邀我前來赴文會,為何連座位都未準備?”

    謝明曦淡淡張口︰“錦月表姐若無意相請,不送請帖便是,我謝明曦斷然不會厚顏主動登門。既是正式送了請帖,這般作態,又是何故?”

    “莫非這便是淮南王府的待客之道?抑或邀我登門做客,便是為了故意這般折辱于我?”

    “你這般行事,將謝家置于何地?將母親又置于何地?”

    “此事若傳出去,以後還有何人敢赴錦月表姐的文會?”

    眾少女︰“……”

    誰也沒想到,謝明曦竟絲毫無懼,率先發難!

    盛錦月清秀的臉孔陡然脹紅。

    當著眾人的面,盛錦月無論如何也說不出“我就是故意不安排座位你又能如何”之類的話。

    眾少女存了看好戲的心思,無人張口打圓場。

    謝雲曦見識不妙,立刻擺出嫡姐架勢,瞪了謝明曦一眼︰“些許小事,有什麼可鬧騰的。定是丫鬟做事不周全,漏了一張椅子。再讓人搬一張來就是了。”

    盛錦月順勢下台,繃著臉孔呵斥絳蕊,一張口便罰了她三個月的月例。

    倒霉的絳蕊被主子無辜遷怒,搬了椅子來,又低聲賠禮︰“都是奴婢粗心大意,竟漏算了一人,讓謝三小姐受了委屈。”

    謝明曦淡然應道︰“這等錯誤,不可再犯。否則,做事疏漏,累及錦月表姐的名聲,你區區一個奴婢,如何擔待得起!”

    絳蕊面色微微一變。

    明知謝明曦是出言挑撥,絳蕊心中依然不是滋味。

    明明是盛錦月授意,此時卻由她背了黑鍋……此次罰了三個月的月例,再有下回,又會怎樣?

    在座眾少女俱是剔透玲瓏之輩,下意識地彼此對視一眼。

    這個謝家庶女,反應敏捷,言辭如刀,絕不是好惹的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