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隱秘

作品:《六宮鳳華

    晚飯後,三個兒女各自回了院子。

    謝鈞卻未離開,“留宿”榮和堂。

    可惜,夫妻永無真正獨處的時候。碧瑤和點翠寸步不離地守在一旁。既是提醒,也有防範之意。

    謝鈞看在眼中,心中倍覺羞辱憤怒。

    這麼多年來,他在人前裝模作樣,以“嬌妻美妾”而自傲,幾乎瞞過了所有人。可他無論如何也騙不過自己。

    永寧郡主當年挑中他為夫婿,根本不是因為他俊美出眾的相貌。而是因為他出身寒門,在朝中無絲毫根基。可以任憑她拿捏!

    十幾年來,他和永寧郡主從未同過房。

    便是當年的“洞房花燭夜”,也未能一親芳澤!

    “謝鈞!”永寧郡主冷冷地直呼其名︰“明娘是庶出,雲娘才是你嫡出的女兒!你便是偏心,也該偏著雲娘才對!”

    嫡出?

    謝鈞目中浮起濃濃的嘲諷,淡淡應道︰“明娘天資聰穎,更勝我年少之時。如此出色的女兒,我這個做父親的,豈有不偏心之理!”

    謝雲曦唯一可取的,也只有那張臉了。

    永寧郡主听出謝鈞話中之意,臉孔驟然冷了下來。

    瑤碧點翠俱都垂頭不語。

    ……

    寢室里一片近乎死寂的安靜。

    靜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聲。

    瑤碧點翠雖未抬頭,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兩個主子之間令人心驚的沉默對峙。

    謝鈞和永寧郡主四目相對。良久,到底是謝鈞先敗下陣來︰“郡主之言,我記下了。”

    永寧郡主冷笑一聲︰“你記住便好。”

    “謝鈞!你給我記清楚自己的身份!說話行事,需三思而後行。否則,真鬧出什麼紕漏,父王第一個就饒不了你!”

    謝鈞心血翻涌,右手用力一握拳。

    軟飯也不是那麼好吃的。

    這些年,淮南王女婿的身份,給他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和數不盡的好處。在永寧郡主這兒,也受足了閑氣悶氣。

    謝鈞面色實在難看,冷不丁地冒了一句︰“再有月余,便是嫣然的祭日了。”

    面色霍然難看的人,成了永寧郡主。

    永寧郡主目光冷厲地盯著謝鈞,聲音里滿是寒意︰“郡馬記性倒是好的很。區區一個陪嫁丫鬟,死了十年,竟也記得這般清楚。”

    永寧郡主仿若擇人而噬一般的凶狠目光,令謝鈞心驚之余,又涌起難以言喻的暢快。腦海中隱約浮出一張明媚可人的少女臉孔來。

    ……

    當年被淮南王相中為婿,謝鈞曾遙遙見過永寧郡主一面。

    年少時的永寧郡主,烏發如墨,明眸紅唇,冷艷不可方物。

    謝鈞一見之下,便心蕩神馳,情難自禁。很快便下定決心,寧可背負悔婚之惡名,也要娶永寧郡主為妻。

    費盡口舌哄得表妹丁含香退讓正妻之位後,他風光地迎娶永寧郡主。滿心激動歡喜的他,在新婚之夜,便被迎頭一盆冰水潑得回不過神來。

    永寧郡主毫無喜色,甚至連正眼看他的興趣也沒有。

    新婚當晚,陪嫁丫鬟嫣然代為圓房。

    嫣然也是個明艷的美人,雖是完璧之身,卻頗有風情,枕席間柔媚至極。謝鈞享盡艷福,身為丈夫的自尊心卻大大受辱。

    只是,他好不容易攀上淮南王府,絕不肯就此罷手!

    這一口悶氣,不咽也得咽下。

    夫妻兩個在人前“舉案齊眉”“恩愛和睦”,到了私底下,便冷若寒冰。

    他倒是有意融化這塊“寒冰”。奈何永寧郡主根本不讓他近身,別說同房,連踫一踫手指都無可能。

    一年之後,嫣然懷了身孕。

    永寧郡主立刻對外宣稱有孕,私下以養病未由,將嫣然送至一個偏僻田莊里。

    之後,永寧郡主一直在府中“養胎”。八個多月之後,嫣然在田莊里臨盆。同一日晚上,永寧郡主“肚痛發作”,“生”下女兒,取名雲曦。

    謝鈞喜得“嫡女”。

    嫣然很快“病逝”。

    一個年輕鮮活的生命,悄然隕落。

    ……

    十年來,永寧郡主對嫣然之死絕口不提。

    每每屈居下風心中憋悶時,謝鈞便忍不住提上一句。看著永寧郡主滿是憤怒卻生生忍而不發的臉孔,謝鈞心中愈發快意。

    “說起來,點翠倒是生得有幾分肖似嫣然。”謝鈞故作不經意地又說了一句。

    點翠一怔,反射性地抬頭。

    八年前她被買入府中之時,嫣然已下葬兩年。她也曾听聞過嫣然這個名字,卻從來不知,她的相貌竟和嫣然肖似……

    所以,當年永寧郡主才會在數十個丫鬟中一眼相中她?

    永寧郡主語氣冰冷,如冬日寒霜︰“謝鈞!立刻滾出去!”

    對一個男人來說,這等語氣無疑是極大的羞辱!

    謝鈞目中閃過慍怒,冷笑一聲,拂袖而去。

    瑤碧略一躊躇,未跟上去伺候,而是走到永寧郡主身邊,輕聲勸慰︰“怒極傷身!請郡主息怒!”

    永寧郡主滿面憤怒的潮紅,深深地呼出一口氣︰“你先退下。”

    瑤碧不敢違令,悄然退了出去。

    關上門的剎那,屋里傳出點翠一聲驚呼。

    瑤碧無奈苦笑。

    閻王打架小鬼遭殃!今日她和點翠兩個怕是都要吃些苦頭了。

    ……

    隔日,碧水閣。

    “啟稟小姐,牙婆來了。”從玉恭敬稟報。

    謝明曦略一點頭。

    過了片刻,穿著一身綢衣的牙婆走了進來。

    這個牙婆姓吳,平日時常出入官宦府邸內宅,頗懂規矩。恭敬地行了一禮,便張口相詢︰“不知謝三小姐想買什麼樣的下人?”

    謝明曦淡淡說道︰“我要買犯官府上被賣出的奴僕。”

    吳牙婆一愣,下意識地抬頭看了過來。

    這位謝三小姐,生得秀美無倫容色傾城,看著便是十指不沾陽春的官家千金。

    這等嬌嬌女,買的不是小丫鬟,而是犯官奴僕?

    沒等吳牙婆發文,謝明曦又道︰“年齡稍大一些無妨,要有管理商鋪或打理田莊的經驗。男女皆可!”

    “給你兩日時間。兩日後,帶人進府。”

    吳牙婆一一應下。

    扶玉快步走了過來,手中捧了一張精致的花筏︰“小姐,淮南王府送了請帖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