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偏心

作品:《六宮鳳華

    永寧郡主心情頗佳,立刻命廚房準備午膳。

    謝明曦微笑說道︰“母親,我自己帶了廚娘進府。中午便自行用飯,不擾母親雅興。”

    永寧郡主隨意地點了點頭。

    永寧郡主平日很少過問謝府內宅,不過,自有人定時向永寧郡主回稟謝府里發生的“大事”。謝明曦從鼎香樓聘請廚娘,丁姨娘一連幾日在春錦閣外踫壁,永寧郡主當然知曉。

    不過是個羽翼未豐的孩子鬧意氣而已。暫且容她幾日。

    諒她也不敢肆意妄為!

    謝明曦行了一禮,轉身退下。

    盛渲心中有些失望,面上卻未顯露。

    來日方長!

    以後,總有機會“親近”。

    ……

    午飯後,盛錦月兄妹一同告辭。

    謝元亭立刻笑道︰“我送表哥和錦月表妹一程。”

    盛渲不置可否。

    盛錦月對謝元亭的殷勤體貼十分受用。

    不過,她生性高傲,對謝元亭的庶子身份總有幾分嫌棄,平日來往,也頗為冷淡。此時滿目矜持,看不出半絲歡喜。

    謝元亭看在眼中,也不氣餒。

    父親謝鈞出身寒微,照樣能娶郡主為妻。他被養在嫡母名下,又是謝家唯一的兒子,日後想娶一位名門閨秀,不是難事。

    眼前這個高傲的淮南王府嫡女,遲早會是他的掌中物。

    上了馬車之後,盛錦月不滿地輕哼一聲︰“不過是個妾生子,仗著姑母無子,在府中處處擺出大少爺的樣子。整日腆著臉往大哥身邊湊,還口口聲聲叫我表妹!真是厚顏無恥!”

    盛渲聲音頗為溫和︰“姑母無子,他自小便養在姑母身邊,和嫡子也沒什麼差別。就是看在姑母的顏面上,也要給他幾分顏面。”

    盛錦月不情不願地應了一聲,又噘了嘴︰“大哥真是好脾氣!”

    盛渲目光微閃。

    祖父淮南王不缺兒子,嫡出庶出加起來共六個,女兒卻只有一個,自是格外疼寵。再者,永寧郡主自幼被接進宮中養大,頗得李太後青睞。

    大齊朝宗親之女頗多,真正被封郡主之位的,不過十之一二。永寧郡主在其中無疑是佼佼者。

    他肯自降身份,和謝元亭來往,不無向永寧郡主示好之意。也是有意做給祖父看。

    謝元亭對盛錦月的殷勤熱絡,他都看在眼底。

    此時年齡都小,說什麼都為時過早。

    “過些時日,你和雲曦明曦兩位表妹都要參加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吧!”盛渲故作不經意地笑道︰“這幾日你不妨多邀她們到王府來做客,商議如何應考。”

    盛錦月頗不樂意︰“雲曦表妹也就罷了,那個謝明曦算什麼表妹!我才懶得理她!”

    盛渲略略皺眉,瞥了盛錦月一眼。

    盛錦月悻悻地改了口︰“罷了,我听大哥的就是了。”

    盛渲這才舒展眉頭,微微一笑。

    ……

    永寧郡主府,榮和堂。

    “母親!”盛渲兄妹一走,謝雲曦便忍不住嬌嗔起來︰“你今日為何不狠狠呵斥三妹,為我出氣?”

    永寧郡主淡淡道︰“我自有考慮。”

    謝雲曦驕縱成性,跺跺腳道︰“我不管!總之,母親要為我出這口惡氣才行!”

    那一日謝明曦出言挑唆,害得她一連幾日低頭示好,才哄得盛錦月不再介懷。

    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等閑氣?

    一定要給謝明曦一個教訓才行!

    永寧郡主卻皺了眉頭,低聲呵斥︰“蓮池書院入學考試就快到了。到時候得靠著她為你考進書院。這段時日,你老實消停些。便是裝,也得裝出姐妹和睦的樣子來!”

    謝雲曦還待再說什麼,永寧郡主已沉了臉︰“若你也有她的聰慧才學,我何須這般費心!”

    永寧郡主一沉著臉,謝雲曦便不敢再吭聲,委委屈屈地應了一聲。

    永寧郡主見她這般模樣,又放緩了語氣︰“雲娘,你今年十一,不算小了,也該知道為自己謀劃才是。”

    “等日後進了書院,我便讓你三妹跟在你身側做伴讀。所有需動筆的課業,皆讓她動手。她擅長詩畫,日後你便能以詩畫聞名京城。”

    “你有了才名,便有資格入選皇子妃。”

    “二皇子已定下親事,今年便會成親。三皇子四皇子今年俱十三歲,五皇子十二歲。待過幾年選妃,你年齡正合適。若能嫁入天家為兒媳,日後便是皇子妃。或許還有機會更進一步。”

    一提起親事,謝雲曦頓時嬌羞不已地紅了臉孔,輕輕跺腳︰“母親!女兒還小,說這些做什麼。”

    “傻丫頭!”永寧郡主目光一柔︰“皇子選妃,慎之又慎。家世才貌,缺一不可。有意嫁入天家,便要提前籌謀。”

    說完,又嘆了口氣︰“你父親的官職實在是低了些。”

    區區一個四品官,委實拿不出手。

    如果不是背靠淮南王府,謝雲曦連角逐皇子妃的資格都沒有。

    謝雲曦听出永寧郡主話中之意,咬了咬嘴唇,將對父親的不滿咽回肚中。

    兄妹三人中,謝鈞最器重長子,無可厚非。庶出的謝明曦,竟比她更得父親歡心。委實令謝雲曦耿耿于懷忿忿不平!

    謝鈞從不露于面上,細微之處總能窺出幾分。

    這也令心高氣傲的謝雲曦大為挫敗。

    她絕不肯承認自己不及謝明曦,只覺父親偏心。

    “雲娘,”永寧郡主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我說的話,你可都記下了?這段時日,你出府做客,要帶上明娘同行。”

    謝雲曦不情不願地點了頭。

    ……

    郡主府里空置的院落不少。

    謝明曦像前世一般,住進了碧水閣。離謝雲曦的雲水閣僅數步之遙。

    碧水閣也算干淨寬敞,內里陳設,卻比雲水閣差了一截。從玉扶玉不識貨,謝明曦卻一眼便知。

    暫居之處,倒也無妨。

    休息了半日,待到晚上謝鈞歸來,“一家人”有模有樣地坐到了一起。

    謝鈞目光掃過三個兒女的臉孔,欣然笑道︰“一家人就該如此。”

    可惜,無人響應。

    永寧郡主神色淡淡,謝元亭唯嫡母馬首是瞻,謝雲曦嫌惡地看了庶妹一眼。

    唯有謝明曦,沖謝鈞笑了一笑︰“我也盼著時有機會和父親相聚。”

    謝鈞目光一柔︰“你以後就安心在這里住下吧!”

    渾然忘卻這里是永寧郡主府,而不是謝府。

    謝明曦故作歉然地嘆了一聲︰“只姨娘一個人留在府中,我委實放心不下。等過些日子,我便回去。”

    謝鈞︰“……”

    謝鈞尷尬地看了面色冷然的永寧郡主一眼,咳嗽一聲,扯開話題︰“明娘,听聞你在府外請了一個廚娘回來。”

    謝明曦甜甜一笑,露出淺淺梨渦︰“正是。女兒還從賬上支了百兩銀子。”

    百兩銀子不是個小數目。

    謝鈞稍稍有些肉痛,口中卻頗為慷慨︰“若不夠用,只管和我張口。”

    謝明曦目中一亮︰“女兒正嫌身邊人手不夠,想再買幾個趁手得用的。那就多謝父親了!”

    謝鈞︰“……”

    謝鈞忍著肉痛,笑著點頭應允。

    謝雲曦用力握緊手中的筷子,心底不平再次蜂擁而起。

    父親為何偏心三妹?

    明明她才是謝家嫡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