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舊友

作品:《六宮鳳華

    謝元亭面色忽紅忽白,在“惱羞成怒”和“怒極翻臉”之間變幻不定。

    盛渲目中閃過一抹異彩,深深地看了談笑間噎得謝元亭說不出話來的少女一眼。

    用少女來形容,其實有些牽強。

    十歲之齡,正是介于女童和少女之間的微妙年紀。

    她臉龐生得精致秀麗,身形卻單薄,尚未長開。縴細的腰身不盈一握。猶如枝頭嬌嫩的花苞,稍稍用力,便能掐斷

    盛渲將瞬間涌起的不可告人的欲望按捺下去,沖謝明曦微微一笑︰“明曦表妹說話頗為有趣。”

    謝明曦胃中隱隱作嘔,面上不露聲色,淡淡一笑,邁步進了郡主府。

    身後,一直有一雙眼楮緊盯著她的身影。

    仿佛一匹貪婪又凶殘的餓狼,緊緊地盯上了獵物。

    比起謝府,永寧郡主府至少大了三倍。

    淮南王兒子頗多子嗣豐盛,卻只有永寧郡主一個女兒。永寧郡主出嫁時,十里紅妝,令人艷羨。

    這座郡主府,也是淮南王親自選址建下的府邸。亭台樓閣,雕欄畫棟,處處可見奢華。

    從玉扶玉都是第一次進府,俱都瞪圓了眼楮,目不暇接驚嘆不已。

    過了片刻,從玉才反應過來,迅速扯了扯扶玉的衣袖。

    別給小姐丟人現眼。

    扶玉立刻收回目光,目不斜視。

    兩人的小動作,自然瞞不過謝明曦。因重遇盛渲而生出的憎惡氣悶緩緩散去,腳步也輕快起來。

    再遇仇敵,該怎麼辦?

    當然是讓他再死一回!

    讓他死得更早更慘!

    盛錦月謝雲曦早一步進了內堂,行禮過後,各自依偎在永寧郡主身邊。

    冷面冷心的永寧郡主,此時眉眼含笑,和藹可親。對盛錦月親切溫柔,猶勝過對自己的女兒︰“錦月,今年你也要去考蓮池書院吧!可曾報過名了?”

    盛錦月笑著應道︰“已報過名了。”

    永寧郡主含笑道︰“既是想考書院,可得好生準備。今年一同入蓮池書院的,還有六公主。你和雲娘若能一起考中,便和六公主是同窗了。”

    腳步剛踏入門檻的謝明曦,听到六公主的名諱,心里悄然一動。

    當今天子建文帝,獨寵俞皇後一人。

    奈何俞皇後只生過一女,之後數年再無所出。

    天家繁衍子嗣為重,建文帝的後宮中,陸續有了嬪妃和皇子。

    建文帝最喜嫡出的長女,賜封號昌平長公主,並賜了富饒的兩郡之地為封地,權同諸侯。原本排行居長的大皇子,也在建文帝的授意下變成了二皇子。

    男女依年齡一起排序,也在京城盛行起來。

    建文帝共有七子兩女。

    其中六公主和七皇子,是一對龍鳳雙生子。龍鳳呈祥,視為吉兆。建文帝對這雙兒女十分喜愛。除了長公主之外,連一向得寵的三皇子四皇子也被壓了風頭。

    身份低微的梅才人,也因生育有功,被封為梅妃,位列四妃之一。

    可惜,七皇子未曾養大,八歲時不慎落水而亡。

    七皇子之死,對梅妃打擊頗大,梅妃一病不起。年少的六公主也在一夕之間性情驟變,陰郁沉默,再未展顏,甚至不肯張口說話。

    建文帝憐惜幼女,便和俞皇後商議,讓她入蓮池書院讀書。和同齡的少女同窗讀書,多些同齡玩伴,性子也能活潑一些。

    俞皇後自無不同意之理。

    前世,六公主便在這一年進了蓮池書院。

    蓮池書院有規定,進書院讀書,只能帶一個人伺候筆墨。類似于書童伴讀。謝雲曦一肚子草包,永寧郡主自不敢讓謝雲曦只身進書院。

    永寧郡主許下承諾為謝元亭求盛錦月為妻,丁姨娘淚水洶涌地哭泣哀求。她便成了謝雲曦的貼身伴讀,一同進了蓮池書院。

    說是伴讀,做的活計和丫鬟也沒什麼兩樣。

    在蓮池書院就讀的,多是大齊貴女。自不會將她這個區區謝府庶女看在眼底。丫鬟們也知她不是同類,極少主動攀談。她無形中被孤立冷落,心中難過的時候,便會獨自到竹林里偷偷哭上一回。

    沒想到,竟在竹林中偶遇了同樣低落消沉的六公主。

    六公主背對而坐,听聞腳步聲猛然轉頭。

    眼中淚光未散,目光卻戒備而冷厲。

    她被嚇了一跳,正要跪下請罪。六公主看清她的臉孔後,神色頓時緩和幾分,沖她略一點頭,示意她坐下。

    她戰戰兢兢地坐下。

    至始至終,六公主未和她說話。

    就這麼默默對坐一個下午。

    再之後,她和六公主似有默契一般,每隔半個月,便會去竹林小亭坐上一坐。偶爾說上只字片語,大多時候,什麼也不說,只是彼此陪伴。

    于年少孤獨的她而言,這已是少有的同齡玩伴。只是這個朋友身份太過矜貴,不便太過親近,免得落下攀附之名。

    她和六公主來往雖不多,到底落入有心人眼中。

    眾人訝然之余,對她的態度也漸漸溫和。便是謝雲曦,也礙于六公主的顏面,不敢再過分欺辱于她。

    三年後,常年纏綿病榻的梅妃消香玉隕。

    十四歲的六公主也隨之大病一場,尚未來得及領略世間美好,便不治身亡,飲憾而終。

    于年少時的她而言,六公主是她唯一的朋友。

    六公主之死,著實令她傷懷難過了許久。

    數年後,她執掌宮廷,命人重新修繕拂月宮。閑著無事的時候,便會坐片刻。..

    歲月漫漫,時間飛逝。轉眼數十載。除了她之外,怕是再無人記得那個陰郁沉默的少女了。

    此時驟然听聞六公主之名,她心神略有些恍然,更多的卻是和舊日好友即將重逢的快慰欣喜。

    她不再是那個溫軟怯懦無用的謝三小姐。

    這一世,她會竭盡全力,保住六公主一命。

    “母親!”謝雲曦眼尖地瞄到謝明曦的身影,立刻嚷了起來︰“三妹已經來了!你可得為錦月表姐和我做主!好好訓斥三妹一頓!”

    永寧郡主目光一閃。

    換了平日,她定會拿出嫡母的威嚴,狠狠訓斥發落謝明曦。只是,蓮池書院考試即將臨近,不宜逼迫太緊。免得謝明曦激烈反彈,不肯乖乖就範。

    永寧郡主略一沉臉,不痛不癢地呵斥謝明曦幾句。

    謝明曦早知會是這個結果,擺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順便沖謝雲曦笑了一笑。

    謝雲曦氣得跳腳,正要張口怒罵。

    永寧郡主目光一冷,掃了過來。

    謝雲曦悻悻地住了口,將頭扭到一旁生悶氣。

    此時,盛渲和謝元亭並肩而入。

    永寧郡主對盛渲之疼愛,自然更勝盛錦月,笑著起身親自相迎︰“既是來了,中午便留在府中,等用了午膳再走。”

    盛渲本不欲留下,眼角余光瞄到謝明曦的身影,立刻改了主意︰“如此,便叨擾姑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