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進府

作品:《六宮鳳華

    一連兩日,謝明曦未出過房門。

    屋子里的藥味,時濃時淡,未曾停歇。

    春錦閣里的大小丫鬟,心中不無好奇,膽子大的不免要湊過來打听。還沒等靠近,從玉扶玉便張口攆人,絲毫不留情面。

    “拿著雞毛當令箭!”

    “可不是麼?她們兩個又蠢又傻,真不知小姐怎麼這般器重,只讓她們貼身伺候!”

    丫鬟們心里酸得直冒泡。

    尤其是芳巧,恨得暗暗咬牙。一根繡花針時不時戳中手指,幾乎將手指戳爛。

    丁姨娘每日來兩回,同樣被拒之門外。

    文琦心中忿忿難平,低聲說道︰“小姐平日對姨娘言听計從,這一回定是從玉扶玉那兩個賤蹄子弄鬼,一直攔著姨娘。姨娘可不能饒了她們兩個!”

    文琦是丁姨娘身邊第一得意之人,平日在謝府內宅橫行。偏偏在從玉扶玉面前屢次吃癟。尤其是扶玉,說話直愣愣地,噎得她心肝肚肺俱疼。

    心胸狹隘的文琦,豈肯甘休。這兩日,已在丁姨娘面前搬弄幾回口舌。

    丁姨娘目光閃爍不定,半晌才道︰“此事稍後再說。”

    連著三日都沒理她,還當著下人落她的臉面。

    謝明曦這回是真得動了怒氣。

    罷了!先忍上一忍。待謝明曦消了心頭悶氣,再去哄她。

    文琦心里有些失望,面上不敢流露,張口應了。又低聲道︰“小姐從府外聘請的廚娘,已在春錦閣里住下了。小姐一日三餐,如今都由那個葉秋娘動手掌勺。姨娘可要叫她過來,仔細問上一問?”

    提起此事,丁姨娘蹙了眉頭︰“也好。你去春錦閣一趟,將葉秋娘帶來。”

    一盞茶後,文綺滿面羞憤地只身回來了︰“葉秋娘說了,小姐重金請她進府。她只負責為小姐掌勺。府中諸事,皆和她無關。若要解除工契,也只有小姐有這個資格。”

    丁姨娘︰“……”

    ……

    出了房門的謝明曦,听到的第一樁消息,便是葉秋娘不客氣地懟走了文琦。

    謝明曦啞然失笑,目光掃了過去。

    葉秋娘身段窈窕,生得姿容俏麗。此時挺身而立,目光清澈。

    “你一來就開罪姨娘身邊的大丫鬟。難道不怕她日後有意刁難你?”謝明曦隨口笑問。

    葉秋娘淡淡應道︰“我又不是謝府下人,何懼之有!”

    身懷絕頂廚藝之人,確實有驕傲的資格。

    葉秋娘的親爹曾在宮中為御廚,廚藝極佳,奈何性情過于耿直,被人設計陷害,背著罪名被攆出宮。氣怒之下,病重歸西。葉秋娘承襲了親爹廚藝,這副倔強固執的脾氣也承襲了過來。

    也正是這等剛烈脾氣,才有勇氣做出玉石俱焚的舉動!

    這兩日,有了葉秋娘,謝明曦挑剔之極的口舌得到了極大的撫慰。對葉秋娘格外寬容幾分,微笑著吩咐︰“我待會兒要去郡主府。你隨我一同前去。”

    葉秋娘也不是一味桀驁的脾氣,謝明曦態度溫和,她也隨之恭敬起來︰“小姐重金聘我掌廚,我自要隨在小姐身邊。”

    話音剛落,從玉便匆匆進來稟報︰“小姐,郡主府的人已經來了。”

    謝明曦神色未動,略一點頭。

    ……

    來接謝明曦的,是永寧郡主身邊的大丫鬟點翠。

    點翠白皙嫵媚,目光流盼,流露出不自覺的妖嬈風情︰“奴婢奉郡主之命,前來迎三小姐進郡主府。”

    謝明曦嗯了一聲,目光在點翠的俏臉上停頓片刻。

    點翠笑容不減,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自在。

    她是永寧郡主的貼身丫鬟,對性情溫軟的三小姐當然不陌生。不知為何,短短數日之隔,三小姐似悄然變了個人。明亮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人心,看穿她心底所有的晦暗隱秘……

    好在謝明曦很快移開目光。

    點翠暗暗松口氣。

    丁姨娘聞訊趕來送行。

    當著眾人的面,丁姨娘握著謝明曦的手,殷切叮囑︰“……明娘,到了郡主府,你切記要謹言慎行,不可口出妄言,惹怒郡主。”

    這是擔心她觸怒永寧郡主,“連累”兄長謝元亭。

    謝明曦心中哂然,略含譏諷地應了回去︰“什麼是口出妄言?姨娘不妨明示!”

    丁姨娘︰“……”

    丁姨娘沒料到,謝明曦會當著一眾下人的面令自己難堪。

    她眼眶一紅,正要落淚,謝明曦已轉身上了馬車。

    ……

    半個時辰後。

    馬車在永寧郡主府門外停下。

    謝明曦下了馬車,目光一掃。

    正門未開,只開了側門。

    未等謝明曦吩咐,扶玉便張口對點翠說道︰“小姐只從正門出入。”

    點翠︰“……”

    謝明曦嘴角微揚,贊許地看了扶玉一眼。

    扶玉腰桿挺得更直,理直氣壯地說了下去︰“煩請點翠姐姐去告訴門房管事,快些開正門。免得耽擱了小姐給郡主請安的時辰。”

    點翠是永寧郡主身邊最得用的大丫鬟,甚至壓了瑤碧一頭。平日哪個小丫鬟見了她,都得恭敬討好地叫一聲點翠姐姐。今日竟被扶玉下了臉面,一張俏臉悄然泛紅,杏目閃過一絲羞惱。

    “三小姐,”點翠忍著怒意,故作恭敬地張口說道︰“不是奴婢有意刁難。只是,府中平日很少開正門,大多是從側門進出。”

    謝明曦淡淡一笑︰“這等事,你一個奴婢,確實做不了主。”

    點翠︰“……”

    點翠被噎得一口氣卡在嗓子眼里,出不來咽不下去。

    就在此時,身後忽地響起馬蹄聲。

    點翠頓時眉眼舒展,隱含幾分得意地看向謝明曦︰“二小姐得知三小姐今日要來郡主府,特意從淮南王府回來了。”

    提起淮南王府,點翠面露驕傲,語氣中流露出些許狗仗人勢的優越感。

    身為主子,和一個奴婢計較口舌,委實有自降身份之感。

    不過,謝明曦倒不介意這些。慢悠悠地笑問︰“你對淮南王府這般熟悉,莫非也出自淮南王府?”

    點翠驟然漲紅臉。

    瑤碧才是正經的家生子,父母都是永寧郡主的配房,說是出自淮南王府並不為過。

    而她,自幼時便被賣為奴婢。因相貌姣好,被永寧郡主挑中,十四歲時進了永寧郡主府。她有今時今日,全仰仗永寧郡主的“寵愛”。

    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

    三小姐一張口,便揭她的短,生生地刮她的臉面。

    謝明曦無心再看羞憤不已的點翠,目光一掃,看向馬車的方向。這一看之下,頓時目光一冷。

    ……

    標記著淮南王府的華麗馬車緩緩駛來。

    馬車前是兩匹駿馬。

    其中一匹是黃色駿馬,身著天青色錦袍的謝元亭策馬而行,英俊的臉孔意氣風發。

    另一匹黑色的馬更神駿,身著絳色錦袍的俊美少年策馬而來。

    少年約有十四五歲,身姿挺拔。濃長的眉下,略顯狹長的鳳眼含笑,嘴角揚起,令人望之便生好感。

    謝元亭已是百里挑一的英俊少年。這個絳衣少年絲毫不遜色于謝元亭,自信從容的氣度,猶有過之。

    這個少年,正是淮南王府長房嫡孫,永寧郡主的嫡親佷兒,盛錦月一母同胞的兄長。

    盛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