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制藥

作品:《六宮鳳華

    葉秋娘簽定三年工契,若違約提前離開,需賠付二十兩銀子。

    掌櫃舍不得放走廚藝精妙的葉秋娘,再三挽留。

    葉秋娘倒也坦白,低聲說道︰“謝三小姐允了我五倍工錢。”

    掌櫃無話可說,收了二十兩銀子,將工契還給葉秋娘。葉秋娘小心地收好工契,又去雅間謝恩。

    “多謝三小姐!”葉秋娘恭敬地行了一禮。

    謝明曦坦然受之。

    眼前的葉秋娘,不折不扣是個麻煩。

    不過,既是遇上了,她便伸手救上一回。

    待葉秋娘走後,從玉猶豫片刻,才小聲問道︰“為一個廚娘,花這麼多銀子,只怕丁姨娘那里交代不過去。”

    丁姨娘倒也罷了,更要緊的是永寧郡主那邊該如何交代?

    謝明曦隨口笑道︰“我自能應付。”

    從玉似還想再問什麼,見謝明曦住了口,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第一日被提到小姐身邊伺候,小姐就曾說過,不喜身邊丫鬟多舌多問。她沒別的長處,總能做到听話二字。

    謝明曦目中露出滿意之色。

    扶玉是可造之材,從玉膽子雖然小了些,倒也可調教。

    “小姐可要回府?”扶玉問道。

    謝明曦淡淡說道︰“先去最近的藥鋪。”

    ……

    蘭香院。

    丁姨娘柳眉緊蹙,坐立難安。

    文琦剛踏進屋子,還沒來得及張口,丁姨娘便迫不及待地問道︰“明娘回府了麼?”

    文琦小心翼翼地應道︰“還沒有。”

    丁姨娘又急又氣,霍然站起身來︰“她到底是去了哪里?”

    說也沒說一聲便出了府,一走就是大半日。現在已是申時,竟還沒回府!謝明曦再聰穎,也只有十歲。自小到大從未出過府,又生得眉眼如畫……

    萬一惹人覬覦,生出禍端,可就糟了!

    還有十幾日,就是蓮池書院考試之期。

    這段時日,謝明曦萬萬不能有半點差錯。

    心氣不順滿心煩悶的丁姨娘,豎起柳眉,厲聲吩咐︰“立刻派人出府去找。”

    “姨娘先別急。”文琦溫聲勸慰︰“三小姐出府之事,暫時無人知曉。這麼大張旗鼓出去尋人,驚動了全府下人,反倒不美。奴婢這就讓人去門房守著。小姐一回府,便來送信給姨娘。”

    丁姨娘深深呼出胸口的濁氣︰“還不快去!”

    心如油煎地等了半個時辰,終于等來了謝明曦回府的消息。

    丁姨娘一顆心總算落了地,領著丫鬟急匆匆地去了春錦閣。

    沒想到,竟吃了個閉門羹!

    膚色黝黑身材粗壯的扶玉將丁姨娘攔在門外︰“三小姐吩咐,今日累了,誰也不見。姨娘還是請回吧!”

    丁姨娘︰“……”

    丁姨娘氣得臉都白了!

    她是謝明曦的親娘!

    區區一個丫鬟,竟敢攔著她!

    真是反了天了!

    文琦身為丁姨娘最得力的大丫鬟,此時自得挺身而出,沉著一張俏臉呵斥︰“混賬!姨娘憂心三小姐,特意來探望。你竟敢阻攔!”

    一個月除去初一十五,其余的日子謝家內宅俱是丁姨娘當家。文琦也頗有威信,一張口,凌厲的氣勢撲面而來。

    可惜,扶玉壓根不懂看臉色說話行事,站在那兒動也沒動︰“小姐說了,誰也不見。”

    文琦︰“……”

    文琦被噎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

    正要橫眉發怒,丁姨娘卻紅著眼圈道︰“罷了,我明日再來。”

    ……

    片刻後,扶玉進屋子稟報︰“三小姐,丁姨娘哭著走了。”

    又是丁姨娘慣用的伎倆。

    以為這樣便能令她心軟退讓!

    謝明曦哂然一笑,吩咐道︰“明日後日你繼續守著門,別讓任何人進來。”

    扶玉應了下來。

    謝明曦又吩咐一聲︰“從玉,你和扶玉守在門外,不得讓任何人擅自靠近。”

    兩個丫鬟對視一眼,一起應了。揣著滿肚子的疑問,當著謝明曦的面不敢多問。出了屋子,頭靠著頭低語。

    “奇怪,小姐為何買了這麼多藥材回來?”

    “何止是藥材,還一並買了熬藥制藥的器具,連藥爐也買了兩個。”

    “莫非小姐會制藥?”

    “這怎麼可能!小姐從未學過醫,怎麼可能會制藥?”

    兩個丫鬟面面相覷,俱是一頭霧水。

    從鼎香樓出來後,連著跑了五家藥鋪。每到一家藥鋪,三小姐便拿出一張紙,上面列滿要買的藥材。

    有常見的,也有稀罕少見的,一張紙上二三十種,每樣都要一兩。抓藥的小伙計看不出半點名堂,滿臉古怪地抓藥稱藥。

    五家藥鋪跑過來,便買了一百余種藥材。

    為了不惹人矚目,她們兩個用新買的綢緞包裹著藥材,抬進小姐的閨房里。

    小姐到底是要做什麼?

    ……

    各種藥材混在一起,氣息不算好聞。

    謝明曦輕輕嗅一口,嘴角微微揚了起來。

    當年她被抬進四皇子府時,只有十四歲。

    府中美貌妖嬈的侍妾眾多,四皇子于女色淡薄,召她侍寢,見她瑟縮哭泣,便是她生得再美也沒了興致。揮揮手又讓內侍將她領了出去。

    未承寵便已失寵,接下來的時日,清苦難熬。

    她不願出頭露臉,琴棋書畫一律不沾。為了打發時間,讀起了醫書。她自幼聰慧,過目不忘。很快將搜羅來的數本醫書倒背如流,里面提及的藥方更是熟記于心。

    待到後來,為了掙扎求生,她殫精竭慮,用盡手段。自己配藥調理身體,一夕承寵,便有了身孕。

    內宅婦人的陰私手段防不勝防。為了保住孩子,每日吃進口中的食物都要仔細檢查,慎之又慎。不僅要防著下毒或是落胎藥,相生相克的食物更要避諱。

    她平安生下兒子,坐穩妃位,光華漸露。

    善嫉成性心胸狹隘的李皇後,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手扶起的人成了心頭大患。一時氣火攻心,患了中風之癥。口不能言身不能動,熬了半年撒手西去。

    她順理成章地做了貴妃,執掌六宮。

    宮中再無人能壓她一頭。

    她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無需顧慮任何人。

    她一聲令下,太醫院院判恨不得將太醫院里所有的醫書都搬進瓊華宮。兒孫知她喜讀醫書,四處搜羅醫書古籍或各種藥方。

    她一生從未替人看診治病,所讀醫書所知醫理,卻勝過世間任何一個名醫。

    太醫院里醫術最高明的太醫,只能開出百余個藥方。她腦海中記住的藥方,至少也有幾百個。其中更有宮中秘而不宣的精妙藥方。

    興之所至,她也學過制藥配藥。

    丹散丸露,外敷藥膏內服湯劑,樣樣皆通。

    昔日消遣之用,重活一世,倒先派上用場了。

    謝明曦輕笑一聲,伸手打開藥包。

    天色一點點暗了下來。

    房門緊緊關著,隱約傳出淡淡的藥味。

    從玉扶玉警惕地守在門外,牢牢記著主子的吩咐,不讓任何人靠近半步。便連偶爾飛過的一只蒼蠅,也被扶玉眼疾手快地捏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