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秋娘

作品:《六宮鳳華

    葉秋娘!

    竟真的是她!

    謝明曦訝然地看著俏麗明朗的青衣少女。塵封了數十年的遙遠記憶,瞬間涌了上來。

    前世十三歲那年,京城出了一樁驚天大案。

    臨江王被府中侍妾一刀抹了脖子!

    臨江王和淮南王一樣,都是先帝的堂兄弟,當今天子建帝的親皇叔。淮南王執掌宗人府,臨江王統領神衛軍,俱是天子左膀右臂。

    淮南王自詡風雅,喜好書畫。為購名家書畫,不惜一擲千金。

    臨江王嗜好美食,更喜美色,府中不但養著幾十個美貌侍妾,還養了幾個白嫩俊俏的少年。傳聞臨江王有凌虐的惡習。每年府中總有幾個侍妾“病故”。沒人敢報官,也無人去追根問底。便連建帝,也睜一眼閉一眼只做不知。

    誰也沒料到,這麼一個手握重兵的王爺,會死在侍妾手中。

    活得時候再顯赫風光,死了也只是尸首一具。

    臨江王一死,臨江王府迅速敗落。原本風光赫赫奪儲聲最高的三皇子,失了臨江王的支持後,最終不敵四皇子,黯然收場。

    當年的她,對朝事不感興趣,對這個動手殺了臨江王的侍妾卻頗為好奇,著意打听了一回。

    那個侍妾,便是葉秋娘!

    傳聞葉秋娘因廚藝出眾,深得臨江王寵愛。臨江王的一日三餐,皆出自葉秋娘之手。不管到哪里,臨江王都帶著她。認識葉秋娘的人,不在少數。有人曾戲言,臨江王一日都離不得她。

    誰也沒料到,葉秋娘在袖中藏了不及三寸的鋒利細長匕首,在解衣寬帶之時殺了臨江王。

    葉秋娘被壓至刑場,凌遲處死。

    她坐在茶樓上,遙遙地看著囚車上的年輕女子。心中惋惜不已。

    那一日細雨蒙蒙,葉秋娘俏麗的臉孔被雨水沖刷得異常干淨。臉上既無後悔也無懼怕,反倒是一臉暢快和赴死的從容。

    數年後,另一樁公案也悄然浮出水面。

    葉秋娘行刺臨江王,是受人指使。那個人,正是四皇子心腹,後來威名赫赫的殿前司都指揮使趙楊。

    此事知曉的人寥寥無幾。

    當年她已是宮中貴妃,代為執掌宮務。有機會出入崇政殿,因緣際會之下得知了這一樁隱秘,心中頗有些唏噓。

    葉秋娘被心上人利用而不自知,落得凌遲而死的淒慘結局。趙楊卻因這一樁潑天功勞得了四皇子重用,一步步爬到了殿前司都指揮使的位置。

    沒想到,她來鼎香樓找廚娘,竟遇到了正值年少風華正茂的葉秋娘!

    這也算她們之間的緣分了。

    謝明曦微微笑了起來︰“我听人提起過,鼎香樓里最好的廚娘是葉秋娘。今日嘗了這一道魚肉羹,委實名不虛傳。”

    葉秋娘戒備之意未解,聲音愈發冷淡︰“鼎香樓人人喚我葉大廚,便是跑堂的也不知我閨名,來往貴客更不知。姑娘又是從何處知曉?”

    謝明曦絲毫不見尷尬,隨口道︰“我忘了。”

    葉秋娘︰“”

    謝明曦又笑道︰“你廚藝極佳,我身邊正缺一個廚娘。你可願到謝府做廚娘?”

    不出所料,葉秋娘一口便回絕︰“多謝姑娘抬愛。只是,我和鼎香樓簽訂了三年的工契。此時才過一年。”

    謝明曦並不動氣,微微笑道︰“違了工契,需賠多少銀兩,皆由我來付。”

    沒等葉秋娘吭聲,又淡淡說了下去︰“你家中有病重的母親,還有讀書的幼弟,只憑每個月的工錢,難以支撐。你到謝家來,我給你雙倍的銀子。”

    葉秋娘前世賣身為奴,便是為了給頻死的親娘治病。

    只是,被臨江王府的管事買下,絕不是偶然!

    這一點,葉秋娘當然不知情。一心等著心上人湊夠銀兩,為她贖身。渾然不知自己早已成了一顆有去無回的棋子。

    她廚藝出眾,很快就在臨江王府里嶄露頭角,引起了臨江王的主意。臨江王好色如命,見了俏麗可人的葉秋娘,焉肯放過?

    葉秋娘被強行奸污,滿心絕望,一心求死之際,接到了心上人送來的信。這才苟且偷生,活了下來。

    忍辱求生三年,葉秋娘得了臨江王的信任,終于一刀殺了臨江王,了無遺憾心滿意足地赴死。

    “情深義重”的趙楊一生未娶正妻,身邊卻有數個侍妾,庶子庶女生了十幾個。

    呵!

    男人的良心!

    葉秋娘不但沒受寵若驚,反而滿目警戒︰“姑娘怎麼會知道我家中情形?”

    眼前這個秀美無倫的謝府小姐,看著不過十歲左右。為何會對她的一切了如指掌?為何要花高價將她挖到謝府?

    她到底有什麼企圖?

    一旁的從玉扶玉也听得一頭霧水。

    小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從未見過這個葉秋娘。怎麼會知悉葉秋娘的家事?

    鼎香樓里廚娘多的是,若不滿意,還可以去別的酒樓去尋廚藝出眾的。為何非葉秋娘不可?

    謝明曦顯然沒有解釋的打算,淡淡道︰“三倍!”

    葉秋娘抿緊嘴角,目中露出一絲憤怒︰“我便是再缺銀子,也不會這般不明不白地任人擺布”

    謝明曦打斷葉秋娘︰“五倍!”

    葉秋娘︰“”

    從玉扶玉︰“”

    葉秋娘再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她是鼎香樓里最有名氣的廚娘,工錢每個月二兩銀子。除去幼弟讀書所需,剩余的堪堪夠親娘吃藥。

    每個月十兩銀子,能租一處寬敞些的院子,讓幼弟有個安靜的環境讀書。可以請一位京城名醫給親娘看診,也能買得起補品藥材

    葉秋娘深深吐出一口氣,干脆利落地應道︰“姑娘如此看重我,我豈能拒絕?不知姑娘口中所說的謝府在何處?我待會兒就和掌櫃言明,明日就去伺候姑娘。”

    葉秋娘不會知道,今日所做的明智決定,救了自己一命。

    謝明曦目光微閃,笑了一笑︰“修業坊,槐樹胡同,謝郡馬府邸,一問便知。到了謝府,報上謝三小姐的名號,自有人領著你進府。”

    謝鈞鴻盧寺卿的名頭,遠不及郡馬名聲響亮。

    葉秋娘默默記下。

    謝明曦轉頭吩咐從玉︰“隨葉秋娘去見掌櫃,需賠多少銀子,你今日便給掌櫃。”

    從玉一肚子疑問,卻半句沒問,點點頭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