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故人

作品:《六宮鳳華

    盛錦月身為淮南王府嫡女,在府中最得寵愛,被眾人捧著長大。一眾庶出姐妹,在她面前低眉順眼。

    謝雲曦平日和她說話也是百般逢迎示好。

    沒曾想,嘴甜討喜的表妹背地里竟敢這般說她!

    驕縱無禮倒也罷了.

    相貌平平四個字,直直戳中了她的痛處。

    淮南王府里的庶出姐妹共有六個,個個樣貌比她出色!她平日端著不屑一顧的嘴臉,心里其實十分介懷。

    盛錦月冷哼一聲,瞪了過來。

    謝雲曦又氣又急,漲紅著臉辯白︰“錦月表姐,你別听她胡說。我從未在背後這樣說你!是她有意挑唆,你千萬別信!”

    然後又怒瞪向謝明曦︰“謝明曦!再亂嚼舌頭,我饒不了你!”

    謝明曦從善如流,很快應道︰“是是是,我不說就是了。便是你之前抱怨過錦月表姐仗著王府嫡女身份眼高于頂目中無人之類的話,我也半個字不說。”

    謝雲曦︰“……”

    盛錦月的面色愈發難看,繃著一張臉,轉身便回了馬車。

    謝雲曦滿心冤屈,慪得吐血的心都有了。憤憤地瞪著一臉無辜的謝明曦。

    謝明曦微笑著提醒︰“錦月表姐已經上了馬車。二姐還不快些跟著去?”

    盛錦月一發起脾氣來,可是六親不認!一氣之下,將她扔在這兒獨自回府也不是不可能!丟人不說,真的生了嫌隙,實在得不嘗失!

    謝雲曦略一權衡,便下定決心追過去。

    臨走前,狠狠丟下一句︰“你給我等著!”

    你給我等著!

    很熟悉的字眼!

    幾十載的漫長時光里,一個個仇敵對手倒在她的腳下。憤怒絕望之際,總會這般叫嚷。“總有一天我定會讓你追悔莫及”“我做鬼也不放過你”之類的話,她不知听過多少。

    呵呵!

    我便等著!

    又能如何?

    謝明曦揚起唇角,慢條斯理地說道︰“從玉,扶玉,隨我進鼎香樓。”

    ……

    幾句輕飄飄的話,氣得盛錦月一怒而去,謝明曦更是灰頭土臉。不知要費多少唇舌,才能哄得盛錦月消氣。

    小姐真是太厲害了!

    從玉和扶玉用崇敬的目光看著自家主子,然後挺直腰桿,雄赳赳氣昂昂地進了鼎香樓。

    三樓專門招待女客,迎賓的是二十多歲的年輕婦人。穿戴得簡樸干淨,笑臉迎人,口齒伶俐。

    “姑娘來的巧,正好還剩一個雅間。”

    一邊說,一邊迅速打量謝明曦。

    鼎香樓是京城最富盛名的酒樓,三樓每日來往貴女如雲。年輕婦人也算頗有見識了。心中不由得暗嘆一聲。

    小小年紀,竟生得這般好容貌!

    待日後長大了,不知何等傾城風華!

    進了雅間後,謝明曦目光一掃,確實干淨雅潔。

    上好的梨花木圓桌,足夠坐八個人。謝明曦坐下之後,隨口吩咐一句︰“讓所有廚娘都做一道拿手菜肴來。”

    鼎香樓里的廚娘共有十個,每人一道拿手菜,便是十道菜肴。

    要求雖然古怪,年輕婦人卻未猶豫,立刻笑著應了︰“請姑娘稍等片刻。”

    退出去片刻,又端了鮮果干果上來。一放在精致小巧的白色瓷盤里。色澤鮮艷,令人望之而生食欲。

    扶玉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謝明曦耳力靈敏,笑盈盈地看了過來。

    扶玉頓時紅了耳根,期期艾艾地解釋︰“奴婢個頭高力氣大,所以飯量也稍微大一點。”

    謝明曦挑眉一笑︰“只大一點麼?”

    扶玉臉更紅了,老實答道︰“不止一點。”

    從玉不客氣地揭她老底︰“奴婢一頓吃一碗,扶玉總要吃三碗才飽。別說內院里的小丫鬟,便是外院的小廝也沒她這般能吃。”

    扶玉滿面羞愧,憂心忡忡。

    小姐會不會嫌她太能吃了?

    十三歲的扶玉,比謝明曦高了一個頭,粗壯結實。一張略黑的圓臉,如白紙一般,心里想什麼都在臉上。

    謝明曦抿唇笑了起來︰“不必擔心。我這個主子總不會養不起你,只管照飽了吃。”

    扶玉這才松了口氣,咧嘴笑道︰“多謝小姐。”

    ……

    跑堂的年輕婦人嘴皮子麻溜,動作更是利索。熱騰騰的菜肴很快呈了上來︰“還有一道魚肉羹,頗為耗時,要等上小半個時辰。”

    香氣四溢,令人食指大動。

    從玉扶玉一起悄悄咽口水。

    令兩個小丫鬟垂涎三尺的美味佳肴,在謝明曦眼中看來,卻無太多出眾之處。喝一口溫熱的水漱口,嘗了一口,略一蹙眉。

    第二盤,同樣略嘗一口。

    然後第三盤第四盤……

    平心而論,鼎香樓里的廚娘們廚藝頗佳。

    只是,前世謝明曦貴為太皇貴太妃,瓊華宮里自設小廚房,宮中最頂尖的幾個御廚都被挑了過來伺候。嘴早已被養得挑剔至極。等閑菜肴,實在入不了口。

    嘗完九盤菜肴,謝明曦目中閃過一絲失望,擱了筷子︰“從玉,扶玉,這些菜肴,都賞給你們。”

    兩個小丫鬟既驚又喜,忙謝過主子賞賜。

    “菜肴趁熱吃才美味。我這里暫不用伺候,你們先用飯。”謝明曦深諳馭下之道,輕飄飄的兩句話,便令從玉扶玉感動得熱淚盈眶。

    扶玉一邊感動一邊大快朵頤。九盤菜肴從玉只吃了五分之一,其余全被扶玉掃之一空。

    謝明曦︰“……”

    果然食量驚人!

    ……

    等了許久,跑堂的年輕婦人終于端了魚肉羹來,一邊歉然賠禮︰“對不住,讓姑娘久等了。每日點葉大廚做菜的貴客最多,只得慢些。”

    盛著魚肉羹的圓肚白色砂鍋穩穩地放在桌子上,掀開蓋子,一陣清香悄然溢開。

    謝明曦鼻子微微一動,眼眸亮了起來。

    從玉忙盛了一碗放至謝明曦面前︰“小姐,你這三日吃得都極少。今日可得多吃一些。”

    她也想吃飽啊!

    也得吃得下才行!

    謝明曦舀了一勺魚肉羹,送進口中。

    鮮甜嫩滑,入口即化。沒有一絲多余的味道,魚肉的鮮美清甜溢滿口腔。

    謝明曦眼眸愈發明亮,唇角彎起,一口接著一口吃了起來。

    從玉扶玉俱都高興不已。總算有菜肴能入小姐的口了!

    連著吃了兩碗魚肉羹,謝明曦才放下碗,笑著吩咐︰“將這位葉大廚請來一見。”

    貴客吃的滿意,打賞是常有之事。年輕婦人忙笑著應了一聲。

    “小姐要打賞多少銀子?”從玉小聲問道︰“奴婢今日特意從賬房處支了兩張五十兩的銀票,還帶了幾兩的碎銀子。”

    原本預備著小姐買脂粉頭花之類,沒料到現在便派上用場了。

    謝明曦贊許地看了細心的從玉一眼︰“下次出府,支五百兩。”

    從玉︰“……”

    ……

    一盞茶後。

    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出現在眼前。

    少女身著青色羅裙,膚色白皙。滿頭青絲編成了粗粗的麻花辮,垂至胸前。一雙眼楮大而靈動,目中頗有神采,俏麗可人。

    謝明曦有些意外。

    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魚肉羹,廚藝堪稱精湛高妙。她原本以為至少也是浸淫廚道十數年的婦人。沒想到竟是這麼一個年輕美麗的少女。

    殊不知,少女心中也在為謝明曦的年少貌美而驚嘆。

    “你便是葉大廚?”謝明曦微笑相詢。

    青衣少女應得干脆利落︰“是。我自走路之日起,手中便握菜刀。學了十年才出師。在鼎香樓里已有一年,是鼎香樓里廚藝最好的廚娘。”

    語氣中隱隱流露出幾分傲然。

    有真才實學之人,總有驕傲的資格!

    謝明曦目光掠過少女臉孔,心中微微一動。

    她記憶極佳,見過一面的人,便是隔了再多年也能記起。

    前世活了八十年,一生之中所見之人不知凡幾。眼前這張臉,隱約有一些面熟。似乎在遙遠的從前,曾經見過這麼一張臉……

    等等!

    姓葉?

    謝明曦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名字︰“葉秋娘!”

    青衣少女一驚,目中驟然多了幾分戒備提防︰“姑娘為何知道我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