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嫡姐

作品:《六宮鳳華

    前世,從十歲這一年開始,謝明曦便活在嫡姐謝雲曦的“光環”之下。

    在人前,她從不吟詩作對彈琴作畫。收斂所有光芒,只為不惹人矚目,以庶妹身份,安靜無聲地跟在謝雲曦身側。

    謝雲曦所有令人驚艷的詩作畫作,全部出自她的手筆。

    憑借“詩畫雙絕”,謝雲曦名動京城。兼之相貌出色,終于入選四皇子妃的名單。

    唯一的缺憾,便是出身略低。謝鈞一直是四品官身,在權貴如雲的京城,委實不惹眼。便是永寧郡主全心為謝雲曦謀劃,也爭不過李閣老的嫡孫女李湘如。

    最終,鳳旨賜婚時,李湘如為四皇子妃。

    謝雲曦屈居側妃之位。

    皇子側妃,身份低了正妃一等,卻也有資格列入皇家玉蝶,可以親自撫養兒女。聖心已明,四皇子將被立為東宮儲君。做四皇子側妃,日後少不得被封妃位,榮華富貴一世。

    以謝雲曦的出身,也算不得辱沒她了。

    謝雲曦心中怨懟不甘,也只得恭敬地接了賜婚的鳳旨。然後,謝雲曦便做了一樁令人咋舌的蠢事。

    淮南王壽辰之際,四皇子應邀赴宴。謝雲曦私下寫了詩筏,用重金買通淮南王府的小廝,趁著斟酒之際,悄然送至四皇子手中。沒曾想,四皇子身邊的侍衛十分警覺,當場抓了個正著。

    寫著纏綿情詩的淺粉色詩筏當眾飄落。

    有眼尖的少年瞟到落款的曦字,立刻戲謔調笑︰“謝側妃尚未過門,便已心寄四皇子殿下,連情詩也寫了送來。實在令人艷羨。”

    出言之人,正是李湘如的兄長李默。

    乍听是戲言,細細一品,卻居心叵測。

    落下私相授受的名聲,于尚未出嫁的閨閣少女來說,絕不是好事。更何況,天家最重規矩。謝雲曦這般行事,大大出格,極為不妥。

    謝雲曦得知自己的詩筏被識破喊破,又驚又懼,跑到永寧郡主面前哭訴。永寧郡主立刻叫來謝元亭,叮囑一番。

    然後,謝元亭當眾向四皇子致歉賠禮︰“……三妹心慕四皇子殿下,一時糊涂,做了錯事,懇請殿下見諒。”

    她這個謝家三小姐,在短短半日間“揚名”京城。

    再之後,閨譽盡毀的她被一頂軟轎送至四皇子府,成了四皇子的侍妾。

    逃過一劫的謝雲曦,在半年之後以側妃之禮風光嫁入四皇子府。

    隨後的四年間,她成了謝雲曦手中的棋子。皇子府內宅紛爭不斷,她屢次涉險。直至生死一線之際,才幡然醒悟,狠心斬斷所謂的親情。暗中投靠李湘如,借中宮皇後之力對付謝雲曦。

    三年後,謝雲曦被三尺白綾吊死在瓊玉宮。

    那一日,她從貴人之位升為昭容,位列九嬪。

    ……

    謝雲曦眼角余光分明已瞄到了謝明曦,卻未理睬,伸手扶了紫衣少女下馬車。

    這個紫衣少女,比謝雲曦年長一歲,臉孔微圓,五官略有些扁平。單看也算清秀,站在明媚的謝雲曦身邊,立刻黯然失色。

    紫衣少女略略揚著臉,神色比謝雲曦更驕傲幾分。

    這個紫衣少女,正是謝雲曦的表姐盛錦月。

    大齊建朝迄今已有兩百余年。天家子嗣興盛,皇室宗親經過數代傳承繁衍,數字驚人的龐大。

    淮南王是當今天子的嫡親堂叔,執掌宗人府,手握實權,深得建文帝器重信任。在皇室宗親里無人出其左右。

    淮南王共有三子一女。長子早已被立世子,而盛錦月,便是淮南王世子唯一的嫡女!當然有驕傲的資格!

    盛錦月目光一掃,便留意到了謝明曦。

    想不留意都不行!

    在此等候的俱是丫鬟僕婦,容貌秀美無倫的謝明曦立在其中,如明珠般光芒四射,不容忽視。

    這一看之下,盛錦月頓覺有異,低聲道︰“雲曦表妹,那個少女是誰?為何與姑父眉眼肖似?”

    這一問,頓時戳中謝雲曦痛處。

    謝鈞被譽為京城第一美男子,容貌之佳,舉世無雙。謝元亭這個兒子遠不及其父年少時的風采。

    她雖自恃美貌,也知自己算不得傾城國色。

    可恨的是,最年幼的庶妹非但聰穎過人,還承襲了父親出色的容貌。年方十歲,已這般美麗……

    哼!生得再美又能如何?還不是要給她做墊腳石?

    想及永寧郡主前兩日說過的那番話,謝雲曦心中悶氣盡去,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她就是我和你說過的庶妹謝明曦!”

    呵!

    原來是謝家那個庶女!

    盛錦月同樣輕蔑一笑。

    身為嫡女,自然不屑和庶女來往。今日若不是湊巧遇上,她絕不會紆尊降貴地和謝明曦說話。

    兩個少女站在原地,等著謝明曦露出卑微討好的笑容上前來示好。

    然後,就見謝明曦轉過身,往鼎香樓里走去。

    謝雲曦︰“……”

    盛錦月︰“……”

    ……

    可惡!

    明明看見她們了,卻視她們為無物!

    這個庶出的謝明曦,竟敢不將她們放在眼底!

    都是十一二歲的驕傲少女,便是有些城府,此時也按捺不住。

    謝雲曦火冒三丈,咬牙怒喊︰“站住!”

    謝明曦恍若未聞,繼續抬腳邁步。

    謝雲曦臉上掛不住了,又喊了一聲。奈何謝明曦就似沒听見一般,慢悠悠地向前走。

    盛錦月面色頗為難看,不輕不重地哼了一聲。

    謝雲曦惱怒之下,拎起裙擺,快步跑上前,攔住謝明曦的去路,氣勢洶洶地怒道︰“謝明曦,我喊你兩聲,你為何充耳不聞?”

    謝明曦露出恰到好處的訝然︰“原來剛才如潑婦般怒喊的人竟是二姐!”

    謝雲曦︰“……”

    謝明曦一臉關切地相勸︰“這里人來人往,二姐也該輕聲慢語。傳出潑辣刁蠻的名聲,總是不好。母親若知道了,不免動怒叱責。”

    謝雲曦︰“……”

    謝雲曦一張俏臉氣得通紅,一雙明媚的杏眼狠狠瞪著謝明曦。

    可恨周圍一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丫鬟僕婦,一個個饒有興味地睜大眼楮看過來,耳朵豎得老長。

    半晌,謝雲曦才咬牙低聲道︰“這筆賬,日後我再和你慢慢算。先隨我過去,給錦月表姐見禮。”

    永寧郡主是謝明曦嫡母,從禮法而言,淮南王府便是謝明曦舅家,稱呼盛錦月一聲表姐才是正理。

    謝明曦微笑著應了,隨謝雲曦上前,行了一禮,喊了聲表姐。

    盛錦月從鼻子嗯了一聲,卻不還禮。

    謝雲曦自覺出了一口悶氣,臉上終于有了笑意。

    然後,謝明曦湊了過來,“小聲”說道︰“二姐,怪不得你常說表姐相貌平平驕縱無禮。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謝雲曦︰“……”

    盛錦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