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出府

作品:《六宮鳳華

    芳巧躲在屋子里做荷包,小丫鬟們或灑掃或伺弄花草,小小的春錦閣靜謐安寧。

    謝明曦神色安然地邁步進了屋子。

    丫鬟們立刻停下手中的活,上前來行禮。

    謝明曦目光一掃,心中不無遺憾。

    大小八個丫鬟,芳巧算是最拔尖的一個,只是心思太活絡,令人不喜。從玉扶玉勝在听話,卻不夠機靈。其余五個丫鬟,也多平庸。

    春錦閣里的管事李媽媽,倒是忠心可用。可惜幾個月前重病一場,一條命去了半條,尚在養病。

    謝鈞是寒門出身,一朝得志,邁入仕途。十幾年時間,也攢下一些家底,比起動輒傳承百年的名門望族卻相差極遠。府中伺候的丫鬟婆子小廝,都是從牙婆子手中買來的。

    既缺真正精明能干之人,更缺對主子忠心不二的奴才。

    永寧郡主平日住在郡主府,只消在謝府安插幾個眼線,內宅動靜皆瞞不過她耳目。

    丁姨娘自以為執掌謝家內宅,殊不知自己只是一個提線木偶。謝府真正的掌權人,依然是永寧郡主!

    對付永寧郡主,于她而言,不是難事。

    眼下的問題是,她身邊無忠心可靠能干之人!

    謝明曦的目光在芳巧的身上停留得稍稍久了一些。

    芳巧心中暗喜,不敢冒進,低著頭繼續等待。

    調教幾日,果然有些長進。

    謝明曦微笑吩咐︰“芳巧,我要出府一趟,你去安排車馬。”

    芳巧先是精神一振,旋即遲疑︰“可是,三小姐從未獨自出過府……”

    謝明曦自出生起就被養在內宅。永寧郡主不聞不問,丁姨娘在京城舉目無親,幾乎沒有出門做客的機會。謝明曦長至十歲,幾乎未踏出過謝府大門。

    謝明曦笑容不減︰“從玉,你去車馬房。”

    從玉毫不猶豫應了一聲,麻溜地跑了出去

    芳巧︰“……”

    芳巧恨不得扇自己兩耳光,順帶將說過的話都咽回來。

    可惜,機會只有一次。

    謝明曦已吩咐所有丫鬟都退下。

    芳巧哭喪著臉退出屋子,欲哭無淚。

    ……

    半個時辰後。

    謝府門房管事懵了一臉。

    從玉很有耐心地重復一遍︰“三小姐要出府,煩請吳管事開正門。”

    門第高一些的府邸,平日不開正門,只開角門。謝府有學有樣,等閑不開正門。

    謝明曦領著兩個丫鬟,其實從角門出入也無妨。只是,謝明曦在很久之前便不肯再委屈自己半分。

    年近四旬相貌堂堂的吳管事猶豫片刻,才道︰“老爺和郡主都不在府中,三小姐要出府,不知丁姨娘是否應允……”

    一個悅耳的少女聲音打斷吳管事︰“原來我這個主子想出門,尚需經過吳管事首肯。”

    發話之人,正是謝三小姐。

    謝明曦未曾斂容動怒,唇畔微笑如常,說出口的話語卻犀利如刀。

    吳管事全身一震,忙低頭請罪︰“奴才不敢。”

    謝明曦淡淡道︰“開門。”

    吳管事不敢再有二話,迅速開了正門。

    從玉扶玉一起用崇拜的眼神看著大展神威的主子。

    謝明曦自不會將些許小事放在眼底,微微一笑,邁步出了謝府大門。

    有著謝府標記的馬車已在門外,車夫恭敬地候在一旁,另有六個身強力壯的家丁。這般出行,頗具千金小姐的排場。

    沒了丁姨娘哭哭啼啼的聲音,呼吸著謝府外的空氣,謝明曦只覺胸意順暢,心情明媚︰“去鼎香樓。”

    ……

    京城酒樓如雲,其中最富盛名的,莫過于鼎香樓。

    鼎香樓以陳設雅致菜肴精美聞名。是一眾勛貴公子達官貴人時常宴請出入之處。一席之資,便以夠普通百姓一月嚼用。

    鼎香樓並無大堂,只設雅間。一二樓共六十間雅間,迎來送往,座無虛席。

    鼎香樓的三樓,設了十個雅間,專門招待女客。從後院出入,跑趟伺候的俱是女子,掌廚的也都是廚藝精湛的廚娘。

    大齊京都,貴女如雲。

    公主郡主們身份超然,並無太多約束,出府是等閑之事。

    因蓮池書院聲名赫赫,京城各處都開設了女子學院。宗親之女名門閨秀官家千金們,大多在書院里讀書,也時有機會出府。

    也因此,特設了女子雅間的鼎香樓,成了京城貴女們聚集之地。

    謝明曦前世曾數次出入鼎香樓,對鼎香樓頗為熟悉。

    想找廚藝高超的廚娘,去鼎香樓肯定沒錯!

    ……

    半個時辰後。

    謝府馬車在鼎香樓的後院處停下。

    謝明曦慢悠悠地掀起車簾往外看。

    從玉扶玉先下了馬車。

    兩個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鬟,不約而同地睜圓了眼楮。

    從玉驚嘆︰“好多馬車!”

    扶玉也嘆道︰“好多人!”

    車夫家丁們都被引至別處,免得無意中沖撞了哪一位府上的千金閨秀。目光所及之處,多是丫鬟僕婦之類。粗略一看,至少也有十幾輛馬車,

    “哪來的土包子,瞧那副沒見過世面的寒酸模樣!真是笑死人了!”

    “可不是麼?長得這麼丑,就該躲在府里,別出來嚇人!”

    出言奚落的,是不遠處的兩個丫鬟。故意揚高聲音,讓眾人都听見。果然惹來了一陣笑聲。

    從玉頓時羞愧地漲紅了臉,深恨自己丟人現眼,令主子蒙羞。

    扶玉卻是個耿直脾氣,竟大步走上前,大聲質問︰“你們是誰?為何在背後說人壞話?”

    兩個丫鬟︰“……”

    這是哪兒冒出來的棒槌!

    既然是“悄悄話”,就該當沒听見。或是再暗諷回來!哪有這樣直不愣登就沖上來責問的!

    從玉不安地扯了扯扶玉的衣袖,小聲提醒︰“小姐還在馬車上。”

    也不知這兩人是什麼來路,可別給小姐惹禍!

    扶玉天生一根筋,壓根沒听出從玉的言外之意,凶狠地瞪著眼︰“立刻道歉。不然,我饒不了你們!”

    一邊說,一邊卷起衣袖,頗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

    那兩個說閑話的丫鬟,也不過十三四歲。見扶玉膚黑身高一臉凶狠,頓時慫了。僵持片刻,那兩個丫鬟才不情願地道了歉︰“對不住。我們不該胡亂說話。”

    扶玉出了心頭悶氣,昂首挺胸地回了馬車邊。

    ……

    待看到掀著車簾沖她微笑的謝明曦,扶玉才驚醒過來,不安地說道︰“小姐,奴婢……是不是給小姐惹禍了?”

    謝明曦眼中笑意更深︰“不,你這樣很好。”

    之前的想法得更正。

    她身邊還是有可用之人的。

    遇事不慫,關鍵時候敢擼起袖子揍人。真是可造之材!

    扶玉被夸得心花怒放,傻乎乎地笑了起來︰“小姐不生氣就好。”

    小姐笑起來真好看。

    從玉也有些暈乎︰“小姐,你真的沒生氣麼?”

    謝明曦微微一笑︰“這點小事,有什麼可生氣的。以後你們兩個隨我出門的機會多的是,記住,不管何時何地遇到何事,都要挺直腰桿,不必畏怯。”

    “便是惹了禍,也不用怕!一切都有我這個主子擔著。”

    語氣輕松淡然,就像說“渴了就喝水”一樣自若。

    從玉扶玉听得精神振奮,激動不已地齊聲應下,然後扶著謝明曦下了馬車。

    謝明曦腳剛落地,听到身後傳來一個少女聲音︰“錦月表姐,我扶你下馬車。”

    ……

    謝明曦目光微冷。

    隔了數十年的時光,這個聲音依舊熟悉得令人憎惡。

    永寧郡主的女兒,謝鈞的長女,她的嫡姐。

    謝雲曦!

    一出門便遇上,她們姐妹果然“有緣”!

    謝明曦嘲諷地彎起嘴角,轉過身來。

    有著淮南王府標記的華麗馬車赫然映入眼簾。

    十一歲的謝雲曦,穿著一襲耀目的紅色羅裳。

    杏眼桃腮,容色明媚,眼波流轉,流露出一抹傲然。身量如柳條一般長開,胸脯微微隆起,已有了少女的窈窕風姿。

    眉眼卻絲毫不肖似冷若冰霜艷若桃李的永寧郡主!

    謝明曦目中閃過意味深長的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