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惡奴

作品:《六宮鳳華

    趙嬤嬤漲紅了一張老臉!

    她是李太後身邊的老人,便是進了慈寧宮,也有幾分體面。

    永寧郡主平日對她頗為敬重。她也一心為永寧郡主謀劃打算,不知不覺就逾了矩連永寧郡主也視為理所當然。

    沒曾想,今日被一個十歲的黃毛丫頭當面奚落嘲諷!

    主子就是主子,她再厲害也是奴婢!

    被揭了遮羞布,趙嬤嬤不得不顫巍巍地跪下請罪︰“老奴心系主子,一時沖動忘形,還望郡主勿怪。”

    永寧郡主錯愕片刻,很快回過神來,親自起身扶起趙嬤嬤,溫言安撫︰“明娘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出言無狀,趙嬤嬤切勿放在心上。”

    然後寒著臉看向謝明曦,目光凌厲︰“大膽放肆!立刻向趙嬤嬤賠禮!”

    身為嫡母,身為大齊郡主,永寧郡主任意一個身份,都足以壓得謝明曦低頭。

    更不用說,此時的永寧郡主面寒如冰,氣勢凌厲無匹。謝鈞父子暗暗心驚。丁姨娘更是俏臉泛白,死死地攥緊手中絲帕。

    她想為女兒求情,全身卻不停打顫,怎麼也張不了口。

    死寂般的安靜中,謝明曦微微一笑,聲音不疾不徐︰“女兒一心為母親著想,才張口痛斥惡奴。母親竟不領情,實令女兒心中遺憾。”

    “母親有任何吩咐,我定然遵從。唯有此事,不能從之。”

    “當年太後娘娘賞趙嬤嬤給母親,是讓她仔細照顧母親起居。可恨這個惡奴,依仗太後娘娘威勢欺主,羞辱母親,此事若傳出去,宮中的太後娘娘也會為之蒙羞。”

    “今日便是被母親斥責痛罵,我也力爭到底,絕不縱容姑息!”

    永寧郡主︰“”

    眾人︰“”

    又是一片死寂般的安靜!

    趙嬤嬤目中滿是怨毒,仿佛擇人而噬的毒蛇。

    她這張老臉,今日是徹底被揭下扔到了地上。

    萬萬沒想到,溫軟嬌怯的三小姐,今日舌燦蓮花顛倒黑白,口舌犀利如斯!

    永寧郡主同樣震驚惱怒,目光陰沉而驚疑,嘴角扯出一抹令人心凜的冰冷笑意︰“好一個‘孝順體貼’的女兒。”

    丁姨娘全身打了個寒顫。

    上一次見到永寧郡主這般陰冷的笑容,還是在兩年前。

    謝府貪墨弄權的管事,被當著謝府一眾奴僕的面生生杖斃。

    她做了一整個月的噩夢。之後,行事便謹慎許多,再不敢隨意勾結府中管事篡改賬冊貪墨金銀做私房。

    永寧郡主若因今日之事記恨上了謝明曦再因此遷怒謝元亭,這該如何是好?

    “明娘,”丁姨娘越想越是心驚,狠狠心張口道︰“你膽大妄為,出言無狀,還不快些向趙嬤嬤賠禮。”

    眾人︰“”

    誰也沒料到,丁姨娘竟會在這等時候出言幫腔。

    站的還是永寧郡主這一邊!

    趙嬤嬤的惱恨怒火,驟然間化為不屑鄙夷的冷笑,看著謝明曦的目光里滿是嘲諷。

    竭力相護的親娘反咬自己一口,這等滋味不好受吧!

    便連謝鈞也皺了眉頭,略有些不愉地掃了丁姨娘一眼。

    丁姨娘顧不得這些,連聲催促︰“明娘,你快點向趙嬤嬤陪個不是。你年少識淺,郡主大人大量,定不會怪罪你”

    謝明曦眸光掃了過來,神色淡淡︰“母親正和我說話,何來丁姨娘插嘴的余地?有趙嬤嬤不知尊卑以下犯上在前,丁姨娘當引以為戒才是!”

    丁姨娘︰“”

    丁姨娘臉孔漲得通紅,被噎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

    趙嬤嬤更是慪得吐血的心都有了。

    謝元亭終于听不下去了,挺身而出,沉聲叱責︰“三妹,你素日溫順听話,今日緣何這般牙尖嘴利?在母親面前也敢這般放肆!委實不像話!快些跪下向母親請罪!”

    疾聲厲色,滿目怒容。

    儼然一個全心護著母親的好兒子!

    謝明曦心中哂然冷笑,面上忽地露出心有不甘的憤慨,帶著隱忍的恨意看向永寧郡主︰“半個月後我便要去參加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心中忐忑難安,說話雜亂無章。想來母親定能體恤。”

    謝元亭听得沒頭沒腦,正要繼續呵斥謝明曦。

    沒想到,怒容滿面的永寧郡主听到此言後,竟迅速平靜下來︰“罷了,念在你年少的份上,我便饒過你這一回。以後不得對趙嬤嬤無禮。”

    謝元亭︰“”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掃了馬屁拍到馬腿上的兄長一眼,行了一禮,告退離開。

    眼下她“大有用處”,永寧郡主根本不會撕破臉皮。

    丁姨娘和謝元亭今日是枉做小人了。

    看著謝明曦離去的身影,謝元亭目中閃過慍怒,生生將那一聲冷哼咽回鼻腔。

    謝明曦一走,內堂里重又安靜下來。

    眾人各懷心思,面色各異。

    謝鈞咳嗽一聲,打破沉默︰“時候不早了,我送郡主回府。”

    窩囊廢!

    剛才一聲不敢吭,現在倒來裝傻充愣和稀泥!

    永寧郡主嘲弄地勾起薄而優美的紅唇︰“是該回去了。”

    謝鈞權當沒看見永寧郡主眼底的譏諷輕蔑,含笑上前,親昵地扶住永寧郡主的胳膊。察覺到手下的胳膊在瞬間僵硬,心里掠過一絲快意。

    當著眾人的面,永寧郡主總得做做樣子,再憤怒也不會推開他。

    果然,永寧郡主身子僵硬了片刻,很快若無其事地笑了一笑︰“走吧!”

    一對“恩愛夫妻”相攜而去。

    謝元亭緊隨其後。

    剛才顏面掃地的趙嬤嬤,重新挺直腰桿,臨走前沖著花容慘白死死咬著嘴唇的丁姨娘陰測測一笑,扔下一句。

    “三小姐真是有出息了,丁姨娘果然教導有功!”

    丁姨娘苦苦忍著的淚水嘩地奪眶而出。

    她的命為什麼這麼苦?

    丈夫被搶走,從原配正妻變成二房妾室,懷胎十月生下的兒子只認嫡母,原本百依百順的女兒,因替考之事心生怨懟,對她這個親娘也有了嫌隙

    丁姨娘哭了許久,一雙明眸哭得又紅又腫,帕子哭濕了三條。

    綺早有準備,很快又取了一方干淨的絲帕送了過去。

    每一次永寧郡主回府,丁姨娘總要狠狠哭上一場。她這個貼身丫鬟十分細心體貼,今日特意備了五條絲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