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夫妻

作品:《六宮鳳華

    屋子里驟然安靜。

    沉悶而壓抑,讓人喘不過氣。

    當著外人的面裝恩愛夫妻,到了私下,便相敬如冰。

    十余年來,一直如此。

    謝鈞心中涌起熟悉的壓抑和惱怒,目光掃過瑤碧和點翠︰“你們兩個先退下。”

    沒等兩個丫鬟應下,永寧郡主冷冰冰的聲音已響起︰“不必。她們俱是我心腹,有什麼話當著她們的面說話亦無妨。”

    是啊!

    在永寧郡主心里,兩個丫鬟比他這個裝點門臉的夫婿重要多了!

    謝鈞心中怒意高漲,俊美如玉的臉孔露出譏諷的笑意︰“是我冒失了。郡主的身邊人,我豈能隨意指使吩咐。”

    永寧郡主眉眼未動︰“你心中清楚便好。”

    謝鈞︰“……”

    瑤碧點翠的頭垂得更低了。

    大概誰也不會想到,被外界傳為佳話的恩愛夫妻,根本名不副實吧……

    可憐謝郡馬,看著風光顯赫,實則忍氣吞聲飽受羞辱。在永寧郡主面前,永遠直不起腰桿抬不起頭來。

    不出所料,謝郡馬深呼吸一口氣,再張口,態度又恢復了溫柔︰“是我言語冒失,郡主別放在心上。”

    永寧郡主目中露出一絲輕蔑鄙夷。

    謝鈞忍了又忍,柔聲道︰“郡主可是有話問我?”

    永寧郡主也不拐彎抹角,直截了當地問道︰“你剛才去了春錦閣?”

    原來是為了這等小事。謝鈞不以為意地笑了一笑︰“是,明娘多日不見我這個親爹,心中想念。所以讓人請我過去。”

    請廚子這等小事,實在不值一提。

    永寧郡主瞄了謝鈞一眼,見他神色如常無一絲異樣,才定下心神。

    看來,謝明曦並未透露只字片語。

    哼!算她識趣!

    ……

    “瑤碧,去伺候郡馬更衣安寢。”永寧郡主張口吩咐。

    瑤碧白嫩的臉孔微微泛紅,柔聲應是。

    郡主和郡馬同房,不過是裝裝樣子。

    自她十五歲起開臉做了通房。這四年來,每逢初一十五回謝府,都由她伺候謝鈞枕席。

    平日在郡主府,郡馬連踏進郡主的寢室的機會都極少。

    此事,只有永寧郡主的身邊人清楚,謝府上下無人知曉。便連丁姨娘也被瞞在鼓里。

    可憐丁姨娘,整日拈酸吃醋,根本不知永寧郡主從未將謝鈞放在眼底。

    謝鈞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口中卻溫和笑道︰“勞累一日,郡主也早些歇下。我明日早起送郡主回郡主府。”

    謝鈞是否心懷不甘,永寧郡主根本不在意。

    待瑤碧隨著謝鈞離開後,永寧郡主的神色和緩下來,目光在點翠窈窕的身段上打了個轉︰“點翠,來伺候本郡主更衣就寢。”

    語氣微微上揚,竟有些調笑的意味。

    點翠俏臉浮起紅暈,眼波流轉,分外嬌媚︰“郡主難得回府,奴婢豈敢伺候郡主就寢。還是另召人進來伺候吧!”

    永寧郡主對點翠倒是有些耐心,聞言也不惱,只道︰“快些過來。”

    點翠輕咬嘴唇,湊上前去,為永寧郡主褪下衣衫。

    忽然,點翠輕呼一聲。似被踫觸了何處。

    這一聲嬌吟,又軟又酥。

    很快,又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脫衣聲。

    床榻邊的輕紗被迫不及待地扯落,隱隱綽綽遮住床榻。不過片刻,床榻微微搖動起來,輕紗也隨之顫抖。

    ……

    隔日清晨。

    春錦閣。

    芳巧有些不安地在門外徘徊,幾番欲伸手敲門,猶豫片刻,又放了手。

    平日起得晚些倒是無妨,今日郡主在府中,三小姐總得早起去雍和堂請安。

    只是,這幾日,三小姐對她這個大丫鬟冷冷淡淡,她思來想去不知是何緣故,膽子也小了起來……

    芳巧目光一瞟,叫了從玉扶玉過來︰“時候不早了,你們兩個去叫醒小姐。”

    從玉扶玉一起搖頭︰“小姐吩咐過,不得隨意叫門。”

    芳巧抽了抽嘴角,故意加重語氣,嚇唬兩個小丫鬟︰“若是小姐起得遲了,耽擱了請安,惹得郡主動怒。你們兩個可擔得起責任?”

    從玉扶玉對視一眼。然後從玉老實地應道︰“我們擔不起。”

    芳巧一口氣還沒喘完,就听扶玉說道︰“可我們更不敢違抗小姐的命令。”

    芳巧︰“……”

    對了,她熬夜繡了一個荷包,還有十九個荷包沒繡。

    芳巧默默走了。

    從玉扶玉繼續在門外等著。直至門里傳來了小姐聲音︰“進來。”

    兩個小丫鬟齊齊松了口氣,應了一聲,推門而入。

    只著中衣的稚齡少女,坐在床榻邊,略略側頭,眼角眉梢微微含笑,別有一番憊懶的風韻。

    從玉扶玉看傻了眼,一時竟找不出任何語句來形容眼前美景。

    謝明曦失笑︰“你們兩個傻乎乎地站那兒干什麼?還不過來伺候我更衣梳洗?”

    兩個丫鬟回過神來,忙應聲伺候。

    兩人已經格外盡心盡力,奈何以前做的都是灑掃之類的粗活,近身伺候的精細活兒,一時半會哪里做得來。

    淨面更衣也就罷了,梳發著實不是易事。

    從玉看著自己梳的歪歪扭扭的雙平髻,羞愧得滿臉通紅無地自容︰“小姐,奴婢手拙,還是讓芳巧姐姐來為小姐梳發吧!”

    確實丑了點。

    謝明曦端詳片刻,淡淡說道︰“不用了。”

    這樣去給嫡母請安正好。

    便讓永寧郡主再張狂得意半個月。

    此時越自得快意,日後跌得越重越痛苦越怒不可遏。

    從玉鼓起勇氣問道︰“小姐為何忽然讓奴婢近身伺候?”

    這個問題,已經足足困擾從玉三日了。

    扶玉同樣滿心困惑不解,看了過去。

    謝明曦微微一笑︰“自然是因為你們兩個有芳巧不及的長處。”

    從玉扶玉被夸得滿心歡喜,喜滋滋地跟在謝明曦身後去了雍和堂。

    ……

    永寧郡主每月初一十五回府,隔日用過早飯便回郡主府。

    十余年來,皆是如此。

    丁姨娘每次忍氣吞聲地到雍和堂來請安,便會竭力安慰自己。一個月只忍上兩天,其余日子,總算愜意自在。

    再者,謝鈞每隔三五日就會回府一回,從不曾冷淡疏忽她,待她依舊溫存體貼。

    只是,當著永寧郡主的面,謝鈞幾乎從不正眼看她。目光偶爾掠過,也格外淡漠。

    謝元亭站在謝鈞身側,比親爹更無情,眼角余光都不肯捎帶過來。

    丁姨娘心中又酸又苦,右手緊緊地攥緊絲帕。

    “明娘為何還沒來?”永寧郡主有些不耐,警告地掃了丁姨娘一眼。

    丁姨娘心里一緊,下意識地擠出笑容解釋︰“明娘還小,正是長身子的時候,不免貪睡了些。婢妾這便讓人去春錦閣叫她過來。”

    話音剛落,謝明曦的身影已出現在雍和堂門口。

    丁姨娘松了口氣,堆起笑容看了過去。一眼便看到謝明曦梳得不夠齊整的頭發。

    丁姨娘︰“……”

    謝明曦襝衽行禮︰“女兒明曦,給父親母親請安。”

    謝鈞也有些不快,不過,當著永寧郡主的面並未多言,淡淡道︰“起身吧!”

    永寧郡主瞥了一眼,微微勾起嘴角︰“明娘,再過半個月就是蓮池書院一年一度的入學考試。你和雲娘一起報名考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