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謝鈞

作品:《六宮鳳華

    鴻盧寺卿是個清閑官職。

    謝郡馬為人風雅,詩畫俱佳,又生得俊美無雙,在一眾同僚中頗受青睞。每日赴各種酒宴,時常晚歸。

    難能可貴的是,永寧郡主從不為此惱怒動氣。比起另外幾位跋扈霸道從不允郡馬在外飲酒作樂的郡主來,永寧郡主堪稱賢良大度。

    “謝郡馬嬌妻美妾,得享齊人之福,真是羨煞旁人。”

    “永寧郡主親自教養庶長子,如此胸襟,令人欽佩。”

    “謝郡馬能娶郡主為妻,委實是三生之福。”

    ……諸如此類的夸贊,數不勝數。每次酒宴幾乎都要上演一回。

    酒意醺然的謝鈞在長隨謝青山的攙扶下,腳步踉蹌著下了馬車,進了謝府大門。

    門房管事殷勤地上前相迎︰“奴才給老爺請安。”

    謝鈞平日大多住在郡主府,耳邊听得盡是郡馬這個稱呼。一回到謝府,听到老爺兩個字,只覺心氣通暢,格外輕松愉悅。

    就在此時,一個其貌不揚黑不溜丟的丫頭冒了出來︰“老爺,奴婢……”

    謝鈞眉頭一皺,酒醒了一半,張口呵斥︰“哪兒來的丑丫頭!”

    扶玉︰“……”

    容貌是天生的,她也不想長得這般又黑又難看!

    扶玉頗有些委屈,小聲道︰“奴婢是三小姐身邊的丫鬟,奉三小姐之命在此等候老爺。請老爺回府先去春錦閣一趟。”

    謝鈞略有些意外,卻未推卻,點了點頭︰“我這便過去。”

    謝鈞只有一子兩女。在妻妾兒女成群的大齊官僚中,頓顯子嗣稀薄。也因此,他對僅有的三個兒女都很器重。

    庶長子謝元亭是他唯一的兒子,日後傳承子嗣香火,撐起謝府門戶,地位之重,無需多言。

    長女謝雲曦是永寧郡主所出,是淮南王嫡親的外孫女,頗得淮南王歡心。他對這個嫡女,自是看重。

    幼女謝明曦,容貌和他最為肖似。天賦也最為出眾,堪稱青出于藍勝于藍。謝元亭天資只有中上,比起謝明曦遠遠不及。

    若謝明曦生為男子,他必會傾盡全力教導栽培。

    便是女兒身,也不必遺憾。

    這般優秀出色的女兒,日後定能嫁一門好親事。若有機緣,或能攀龍附鳳為謝家光耀門楣……

    想及此,謝鈞的步伐快了幾分。

    ……

    一盞茶後。

    謝鈞邁步進了春錦閣。

    身著鵝黃衣裳的稚嫩少女微笑行禮︰“女兒明曦,見過父親。”

    容顏如玉,秀美無倫。

    淺笑盈盈,風姿動人。

    不愧是他謝鈞的女兒,行禮也這般優雅好看。

    謝鈞舒展眉頭,笑著說道︰“免禮。”

    不待謝明曦張口,又道︰“我記得你身邊的大丫鬟叫芳巧,頗為伶俐,長得也勉強入眼。為何換了個又黑又丑的?”

    明亮的燭火下,年已三十二歲的謝鈞面白似玉,俊美無儔,氣質儒雅,眉眼含笑,顯得溫柔而多情。

    出色的相貌,完全擔得起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美譽!

    別管是否“敗絮其中”,只“金玉其外”,已足以令人艷羨向往。

    容貌出色到了極致,成為晉身的階梯。也怪不得謝鈞對一個人的相貌這般看重。

    謝明曦輕描淡寫地應道︰“丫鬟最要緊的是老實听話,長相好壞,並不要緊。父親這般以貌取人,女兒不敢苟同。”

    謝鈞︰“……”

    謝鈞被噎了一回,也未動氣,反而笑了起來︰“十幾日未見,你倒是愈發伶牙俐齒了。”

    又笑問︰“你特意讓丫鬟叫我過來,是為了何事?是看中了為父書房里的古籍,還是想要一張古琴?”

    謝明曦天資出眾,讀書一目十行,過目不忘。音律一學即通,舉一反三。

    謝鈞對聰慧貌美的幼女頗為寬厚,無傷大雅的請求從不拒絕。

    也因此,年少的她一直以為父親是疼愛自己的。

    直至後來,她才知道,謝鈞溫柔多情的外表下是何等涼薄冷酷!

    十四歲那年,她被逼替謝雲曦背上勾~引皇子的惡名,聲名盡毀。

    她跪在謝鈞面前,滿面淚水地哀求︰“我寧願剪去一頭青絲,進庵廟長伴古佛青燈,也不願進四皇子府做侍妾。爹,我求求你,你去四皇子殿下面前求情,求殿下饒過我……”

    “住口!”

    等待她的,卻是謝鈞鐵青的俊臉和滿目的冰冷︰“你既已擔下此事,便老老實實地去四皇子殿下身邊。待日後雲娘嫁給殿下為妃,姐妹也能互相幫襯。”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素日溫和寬厚的父親︰“父親,你的意思是讓我繼續為二姐驅使,為她代過?”

    謝鈞冷冷道︰“你已淪落至此,再無別的用處,替雲娘鞍前馬後也是應該的。”

    ……

    塵封在記憶深處的冷漠臉孔,和眼前溫柔含笑的俊臉悄然重合。

    謝明曦心中一陣冷意,唇角卻微微揚起︰“父親這回可猜錯了。女兒近來嘴刁,總吃不下府中廚娘所做的吃食。想另請一位廚娘進府,專門為女兒做一日三餐。不知父親可否應允?”

    原來是這等小事。

    謝鈞很快應道︰“些許小事,自行做主便是。”

    謝明曦微微一笑︰“請廚娘進府,總得花銀子,買食材,又是一筆花銷。這等事,姨娘做不了主。我又沒勇氣去求母親,只能求父親了。”

    謝鈞笑道︰“好好好,我回去便和你母親說一聲。”

    “多謝父親。”謝明曦唇角揚起,笑得輕快愉悅。

    此時的謝鈞,根本沒料到自己隨口應下的一樁“小事”,會在日後惹出多少風波!

    ……

    永寧郡主極少住在謝府,耳目卻遍布府中。謝鈞前腳踏進春錦閣,後腳便有丫鬟悄悄進了雍和堂送信。

    永寧郡主聞訊後,目光陡然冷了下來。

    一炷香後,謝鈞進了屋子。

    一屋子的丫鬟婆子一起行禮︰“奴婢給郡馬請安。”

    謝鈞含笑道︰“都免禮。”

    永寧郡主端坐在椅子上,眉目冷肅。

    謝鈞走上前,右手撫上永寧郡主的肩膀,溫柔低聲︰“永寧,我回來了。”

    永寧郡主眉心跳了一跳,目光一掃,淡淡道︰“都退下!”

    一聲令下,丫鬟婆子都退下,唯有瑤碧點翠留了下來。

    這兩個丫鬟俱是永寧郡主的心腹親信。瑤碧生的白皙標致。點翠更是綽約嫵媚,一雙杏眼,顧盼多情。

    瑤碧十九歲,正值妙齡。

    點翠已有二十二歲。永寧郡主卻一直未放點翠嫁人,頗有一直將她留在身邊伺候之意。

    永寧郡主冷冷說道︰“將手拿開!”

    語氣中露出一絲毫不避諱的厭惡。

    謝鈞笑容有些僵硬,慢慢縮回手。

    瑤碧點翠顯然早習慣了這一幕,各自垂下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