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委屈

作品:《六宮鳳華

    一句句尖銳的詰問,如利箭刺穿謊言織就的虛幻泡影。

    丁姨娘啞口無言,表情瞬間僵硬,心中一陣莫名的驚惶慌亂。

    這是怎麼了?

    往日謝明曦最是心軟,她哭一哭,說上幾句好听話,便能哄得女兒事事順著她地心意。可今日,謝明曦態度異常激烈,言辭更是無比犀利。

    “明娘,不是你說的這樣。”

    丁姨娘顧不得再哭泣,急切地拉住謝明曦的手︰“我是你親娘,如何能不疼你。只是……只是元亭眼下陷入困境,只有你能救他。你是他的親妹妹,你一定心疼兄長,不忍他的親事被嫡母隨意擺布……”

    當年的她,確實不忍。

    所以,她甘心被親情困縛,一步步被逼進火坑,受盡磨難痛苦。

    十四歲時身敗名裂,被一頂軟轎從後門抬著進了四皇子府,成了無名無分的侍妾。之後幾年,被當做棋子,數次陷入險境。

    十九歲那年,身為妃嬪的嫡姐謝雲曦欲置她于死地。

    她在生死中掙扎之際,丁姨娘正為謝元亭考中進士狂喜不已。

    年少得志的謝元亭,不齒提起她這個親妹妹,便是進宮,探望的也是雲妃娘娘。

    瀕臨絕境九死一生時,她終于幡然醒悟。

    這世上,無人真正愛她惜她。

    她要好好活下去!

    要善待自己!

    要令所有仇人匍匐在她腳下!

    耗盡數年之功,她終于做到了。

    外人只道太皇貴太妃溫柔和善賢良,便是她的長孫建平皇帝也這般以為。只有她清楚,她早已涼薄無情心冷如刀。

    丁姨娘緊緊地攥著她的手。

    就如即將溺斃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明娘,我求你了!你就應下這一回!只這一回,日後我絕不會讓你受這等委屈了。為娘給你跪下了。”

    說完,一咬牙一狠心,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

    好一個忍辱負重的親娘!

    這是以母女之情相逼,讓她不得不點頭!

    謝明曦動也未動,定定地看著淚流滿面的丁姨娘。心里浮起一絲荒謬又可笑的涼意。

    意料中的一幕,真正出現在眼前,依舊令她氣血翻涌心意難平。

    許久之後,謝明曦才緩緩說道︰“姨娘,我答應你。”

    她就知道,使出這一招殺手 ,必能令謝明曦心軟點頭。

    丁姨娘強自按捺住心里的釋然和自得,哽咽著說道︰“明娘,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這心里,又何嘗好受?”

    “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也是我十月懷胎生下的,我對你的心,和元亭一般無二。”

    “只是,世人皆重子嗣。我只有元亭這麼一個兒子,總得處處為他謀劃打算。日後你長大了,便要出嫁為人婦,我能依靠的便只有元亭。便是你,也需要娘家兄長給你撐腰。”

    “你現在受些委屈,能換得你大哥遲兩年再成親。他能安心讀書,日後定能考取功名,能娶高門貴女為妻。”

    “你大哥有出息了,我們母女兩個才有好日子過。”

    “明娘,我去找元亭,將你做的一切都告訴他。他定會感激你……”

    謝明曦目光微閃,點點頭︰“好。”

    丁姨娘︰“……”

    丁姨娘哭不出來了。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淡淡說道︰“姨娘為何還不去?莫非是又改了主意,不願讓大哥知道此事,免得大哥心生愧意,不願我代二姐去考蓮池書院?”

    被說中心思的丁姨娘有幾分狼狽︰“我、我這便去。”

    然後,踉蹌著站起身來,有意無意地放慢了動作。

    “姨娘!”

    丁姨娘精神一振,迅疾轉身︰“明娘,你……”

    是不是改了主意?

    謝明曦神色平靜,聲音不高不低,卻如重鼓落在丁姨娘的耳中︰“這是第一回,也是最後一回。姨娘若打著日後再用此等法子逼我就範的主意,休怪我翻臉無情。”

    “還有,日後姨娘想進春錦閣,讓丫鬟通稟一聲。”

    ……

    丁姨娘抹著眼淚走了。

    謝明曦神色未變,喊了從玉進來︰“我有些餓了,讓廚房熬一碗魚湯來。”

    從玉︰“……”

    丁姨娘哭哭啼啼地離開,從玉看得清清楚楚。

    她以為三小姐也在屋子里傷心落淚。沒想到,三小姐叫她進來是為了魚湯……

    “八兩重的鯽魚,魚湯要熬至奶白色,無一絲腥氣,少放油,少放鹽,略放些芫荽。”謝明曦淡淡吩咐︰“你可記住了?”

    從玉打起精神,一字不漏地背了一遍。

    謝明曦滿意地嗯了一聲。

    半個時辰後,從玉端了魚湯來。

    謝明曦略嘗一口,微微皺眉。

    重生這兩日,別的倒能遷就一二,唯有吃食無法適應。

    前世在宮中生活數十載,入口的俱是瓊華宮御廚精心所做的美味佳肴。謝府廚娘的手藝,委實入不了口!這兩天她吃的少之又少。

    腹中空空,饑腸轆轆,偏偏實在不願將就。

    謝明曦放下碗,吩咐一聲︰“將魚湯分著吃了吧!”

    扶玉聞著香氣四溢的魚湯,饞蟲早已被勾了出來。頓時咽了口口水︰“小姐,奴婢也能喝一碗嗎?”

    看著扶玉嘴饞的模樣,謝明曦微微笑了起來︰“賞你兩碗。”

    扶玉一臉歡喜︰“多謝小姐。”然後一挺胸膛︰“以後小姐有事只管吩咐奴婢,上刀山下油鍋奴婢也不眨眼。”

    謝明曦一笑置之。

    沖動之下的表忠心,她听得多了。自不會因這兩區區兩句話動容。

    能抵擋得住誘惑不背叛自己的主子,已是難得的忠僕了。

    丫鬟們很快將一鍋熱騰騰香噴噴的魚湯分完喝光。

    喝了兩碗的扶玉悄悄打了個幸福的飽嗝。

    謝明曦看著一臉饜足的扶玉,更餓了……

    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在半月之後,她自會讓永寧郡主母女嘗到追悔莫及的滋味。眼下更要緊的,是要先解決口腹大欲。

    謝明曦吩咐︰“扶玉,你去門房候著,父親一回府,立刻請父親來春錦閣。”

    扶玉應了一聲,利索地退下。

    ……

    雍和堂。

    丫鬟瑤碧低聲稟報︰“丁姨娘進了春錦閣,待了小半個時辰才哭著離開。”

    哭著走的?

    永寧郡主目中閃過一絲不屑的譏削。

    丁姨娘慣以柔弱哭泣的姿態為手段。對著自己的親女兒,也是如此。看來,事情已經成了!

    謝元亭是丁姨娘的命根子。

    拿捏住了謝元亭,便拿捏住了丁姨娘。

    趙嬤嬤目光一閃,低聲道︰“郡主可要召丁姨娘前來相詢?”

    “不必。”永寧郡主冷笑一聲︰“為了謝元亭,丁姨娘自會想盡一切辦法令謝明曦屈服順從。”

    她是淮南王府的郡主,是謝府主母,是謝元亭謝明曦的嫡母。

    只憑這些,她便足以掌控謝元亭兄妹的命運。

    謝明曦必須斂盡所有光華。

    便是天資再出眾,也卑賤如瓦礫,只配被謝雲曦踩在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