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嫡母

作品:《六宮鳳華

    丁姨娘咽下心頭悶氣,面上露出恭敬的表情,抬腳進了內堂。

    謝明曦不疾不徐,邁步而入。

    坐在上首的女子,穿著一襲正紅色繡著水雲暗紋的羅裳。長眉入髻,膚白勝雪,烏發如墨,容色冷艷,灼灼逼人。

    比起出眾的容貌,那份與生俱來的尊貴氣度,更令人心折。

    這個女子,正是永寧郡主!

    論相貌,丁姨娘更美一籌。論氣度,丁姨娘和永寧郡主之間的差距,便如魚目和明珠之別。

    謝鈞當年悔了婚約,娶永寧郡主,顯然絕不僅僅因為永寧郡主出身淮南王府之故。

    丁姨娘口中不說,心里卻也清楚,也因此愈發嫉恨。

    面冷心更冷硬的趙嬤嬤,站在永寧郡主身側。

    趙嬤嬤年過五旬,相貌平庸,滿面皺紋,臉上絕沒有一絲多余的表情。全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近”“都別惹我”的氣場。

    謝明曦不動聲色地看了數十載未見的嫡母一眼,上前一步,襝衽行禮︰“女兒明曦,給母親請安。”

    永寧郡主聲音淡淡︰“起身。”

    謝明曦應了聲是,站直身子。

    丁姨娘也行了一禮。起身後,迫不及待地看向永寧郡主身側的英俊少年。

    少年身著藍色錦袍,頭束玉冠,目如朗星,挺鼻薄唇,俊美不凡。正是謝明曦一母同胞的兄長謝元亭。

    這副做派,便是心胸再寬廣的主母見了,心里也會覺得不痛快。更何況,永寧郡主從不是心善好招惹的主。

    謝明曦眼角余光掠過神色漠然的謝元亭。

    ……

    謝元亭一出生,便被謝鈞抱到永寧郡主府。謝鈞花言巧語哄丁姨娘,說兒子養在嫡母名下,便與嫡出無異。承諾日後讓丁姨娘時常去見兒子。

    為了兒子的將來,丁姨娘萬般無奈地退讓。

    沒想到,這一讓,就是十幾年。

    永寧郡主待庶子如己出,自小嚴格教養。

    謝元亭已有十四歲,年少才高,相貌俊美,在八大書院之一的新儒書院讀書。平日來往的多是世家公子官宦子弟,或是皇室宗親之流。和淮南王府的嫡長孫也過從甚密。

    如此年輕俊彥,前程似錦,唯一的污點便是出身,恨不得永遠抹去庶出兩個字。對滿心母愛的丁姨娘,謝元亭的態度冷漠得令人心涼。

    便如此時。

    丁姨娘心中的憐愛疼惜幾乎溢出眼眶。

    謝元亭卻對丁姨娘視若無睹,沖永寧郡主恭敬地拱手道︰“母親,還有幾日就是書院的月考,兒子想先回去溫習書本。”

    永寧郡主神色稍緩,溫言道︰“讀書重要,也別傷了身子。”

    話語中的關切,令謝元亭受寵若驚感動不已,忙應道︰“兒子謹遵母親教誨。”然後退下,看也沒看丁姨娘一眼。

    這一聲母親,生生地刺痛了丁姨娘的眼和心。

    丁姨娘用力捏緊手中絲帕,指甲掐入掌心,陣陣刺痛。

    趙嬤嬤有意無意地瞥了過來。

    曾被罰跪整整一日的痛苦記憶瞬間浮上心頭。丁姨娘全身一個激靈,立刻垂下眼,掩住眼底的黯然神傷。

    趙嬤嬤用眼神震懾住了不安分的丁姨娘,心中頗為自得。目光很自然地掠過丁姨娘身側的三小姐謝明曦。

    謝鈞有一妻一妾,膝下子嗣不豐,只有一子兩女。

    庶長子謝元亭,自小被養在永寧郡主身邊,平日隨永寧郡主住在郡主府。二小姐謝雲曦是永寧郡主所出,是永寧郡主的眼中寶心頭肉。

    唯有這位三小姐,被留在謝府,養在丁姨娘身邊。

    姨娘養大的庶女,大多上不得台面。

    謝三小姐卻是例外。

    那張美得不染塵俗令人見之難忘的臉龐,是一個少女最大的資本。更不用說,兄妹三人中,唯有謝三小姐真正承襲了謝鈞過人的讀書天賦。

    三歲識字,五歲時通讀書本,七歲便能作詩。九歲精通音律,書畫皆佳。

    過目不忘,天資聰慧,無人能及。

    好在三小姐年少,又在丁姨娘身側,從無出門做客的機會。

    也因此,外人只知謝家有庶出的大少爺嫡出的二小姐,無人知曉還有這麼一個天資聰穎美麗無雙的謝三小姐。

    郡主此次回府,便是沖著三小姐……

    趙嬤嬤意味深長地扯了扯嘴角,收回目光。

    ……

    趙嬤嬤未留意到,在她收回目光後,謝明曦嘴角微微勾起,目中閃過嘲弄。

    再狠毒的人,也有柔軟的一面。

    便如面冷心惡的永寧郡主,待自己的女兒如珠似寶。為了給滿腦子草包的謝雲曦搏一個才名,費盡苦心。

    謝雲曦比她大了一歲,已到了能報考蓮池書院的年齡。只是,若憑謝雲曦自己去考,絕無可能考上。

    永寧郡主思來想去,便將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不止是替考,而是讓她心甘情願地永遠躲在謝雲曦身後,將原本屬于她的光芒盡數挪到嫡姐身上。

    為了讓她乖乖就範,永寧郡主自然有備而來。

    “丁姨娘,”永寧郡主緩緩張口︰“元亭的生辰快到了吧!”

    丁姨娘脫口而出︰“是,還有一個月另三天。”

    果然是親娘!記得如此清楚!

    永寧郡主目中閃過一絲譏削,淡淡說道︰“過了生辰,元亭也滿十四了。也該考慮親事了。”

    丁姨娘神色微微一變。

    大齊文風興盛,家中有子嗣的,皆以讀書為榮。為了避免太早接觸男女之事分心,大多十六歲之後才操持親事,十七八歲成親的不在少數。

    永寧郡主輕飄飄的兩句話,透露出的用意卻令人驚疑。

    丁姨娘定定神,陪笑道︰“元亭還年輕,此時提親事,言時過早。倒不如過上兩年再商榷此事。”

    商榷?

    她身為嫡母,要為長子定親,只要謝鈞首肯便可,何需和一個區區妾室商榷?

    永寧郡主沒說話,目中卻明顯地露出輕蔑。

    丁姨娘被羞辱得無地自容。

    ……

    這熟悉又久遠的一幕,落入謝明曦眼中。

    謝明曦有些意外地發現,她的心中竟涌起一絲少見的怒火。

    後半生,她活得從容隨性,已很少動怒。

    此時面對著昔日高高在上高不可仰的嫡母,深藏在心底數十載的怨恨不甘似也隨之重新襲上心頭。

    “母親,”謝明曦一張口,宛如素手撥弄琴弦,叮咚悅耳︰“今日為何不見二姐?”

    永寧郡主看了謝明曦一眼,淡淡說道︰“錦月邀了她去賞花。”

    永寧郡主口中的盛錦月,是淮南王府唯一的嫡孫女,和謝雲曦是正經的表姐妹。謝雲曦時常去淮南王府小住,和盛錦月頗為親密交好。

    謝明曦目中露出一絲向往。

    永寧郡主心中暗暗冷笑,語氣緩和許多︰“明娘,你今年已有十歲。這個年紀,也該出府走動了。日後雲娘出府做客,你便隨著雲娘一起去。”

    謝明曦微笑道︰“多謝母親。”

    丁姨娘的眼楮也亮了起來。

    謝明曦有多優秀出眾,她這個親娘再清楚不過。只可惜從無在人前亮相露面的機會。

    沒想到,永寧郡主竟肯讓謝明曦跟著謝雲曦一起出府做客!

    這就意味著,謝明曦有機會出入淮南王府,結識諸多名門閨秀,很快就會傳出才名。以後有機會考進蓮池書院,然後在書院里嶄露頭角,聲名鵲起。會被勛貴高門的貴婦們相中。再有造化,或許還有進宮為妃之日……

    到那時,母憑女貴,她再也不必對著永寧郡主低聲下氣!

    丁姨娘浮想聯翩,越想越是歡喜。

    永寧郡主看著目露喜色的丁姨娘,心中冷笑不已,張口道︰“明娘,你暫且退下。我有些話吩咐丁姨娘。”

    說什麼話,要刻意令她避開?

    謝明曦心中哂然,微笑著應聲而退。

    ……

    半個時辰後,丁姨娘全身哆嗦著出了雍和堂。

    臉孔慘白一片,身子微晃,似隨時都會暈厥過去。

    大丫鬟文綺被嚇了一跳,急忙上前,攙扶住丁姨娘︰“二夫人,你這是怎麼了?”

    丁姨娘嘴唇動了動,聲音有些嘶啞︰“隨我去春錦閣。”

    文綺略略一怔。

    春錦閣是三小姐謝明曦的住處。

    丁姨娘這麼急著去見三小姐做什麼?

    丁姨娘滿心紛亂,無心多言,在文綺的攙扶下邁步去向春錦閣。

    一開始步履遲緩,漸漸地,丁姨娘目露決絕,步伐也隨之堅定。

    明娘,對不起!

    可為娘實在沒別的選擇,只能委屈你!

    你這般听話懂事,一定能體諒娘親的被逼無奈迫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