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醒來

作品:《六宮鳳華

    淮南王世子陰著臉,瞪了淮南王世子妃一眼︰“不得胡言!”

    “我哪里是胡說。”淮南王世子妃心疼兒子,顧不得淮南王世子的面色如何,硬邦邦地頂了回去︰“阿渲和六公主今日無冤遠日無愁,何苦要對她下黑手。”

    “他一定是受了四皇子唆使,才會沖動惹禍!”

    不然,為何三皇子五皇子不來,唯有四皇子親自來探望?

    分明是四皇子心虛有愧!

    其實,她所想的,淮南王世子豈能想不到?

    只是,淮南王府早已選定了站在四皇子身側,希冀日後的擁立從龍之功能令淮南王府的聲勢地位更進一步。

    豈能因“區區小事”心生怨懟,和四皇子離心?

    淮南王世子面色愈發陰沉,低聲怒叱︰“這等話,給我通通咽回去。若有只字片語傳進四皇子耳中,我為你是問!”

    淮南王世子妃的眼圈又紅了,哽咽道︰“這里只我們夫妻兩人,難道我連句實話也說不得了?”

    淮南王世子本就是暴脾氣,一怒之下,揚手就是重重一耳光。

    啪地一聲脆響,淮南王世子妃的臉上已多了鮮紅的指印。

    淮南王世子妃痛呼一聲,用手捂著臉,哀哀地哭了起來。

    淮南王世子听得心煩意亂,正欲揚手再揮舞一巴掌。忽地,床榻上響起微弱的少年聲音︰“別打了。”

    ……

    竟是盛渲醒了。

    淮南王世子立刻放下手,快步走到床榻邊。

    淮南王世子妃也顧不得委屈落淚了,急急地沖了過去,一把握住盛渲的手︰“阿渲,你總算是醒了。現在感覺如何?餓不餓?渴不渴?後背痛不痛?”

    兩日米粒未進,能不餓不渴嗎?

    後背皮開肉綻,傷痕遍布,能不痛嗎?

    盛渲倒也能忍,硬是擠出一絲笑容︰“母親放心,我沒事。”

    淮南王世子妃又哭了起來。盛渲是淮南王府的嫡長孫,自幼錦衣玉食,身嬌肉貴。何曾吃過這樣的苦頭?

    偏偏這是天子親下口諭。

    這一百板子生生挨了,連訴苦的地方都沒有。

    淮南王世子低聲道︰“四皇子殿下剛才來探望。你昏迷未醒,殿下稍坐了片刻才離開。特意叮囑讓你安心養傷。”

    盛渲目中閃過一絲嘲弄,一言未發。

    淮南王世子嘆了口氣︰“阿渲,我知道此次你受了委屈,是代四皇子挨罰。不過,板子已經挨了,心中再怨恨不滿,也毫無益處。”

    “經過此事,四皇子對你心生虧欠。待日後,也一定會更倚重你!”

    倚重他什麼?

    出事的時候再讓他背黑鍋嗎?

    盛渲依舊沒吭聲,目中譏削之色更濃。

    替人受過也就罷了,令他寒心的是四皇子竭力撇清的態度。他願做四皇子手中的刀,卻絕不願染血之後立刻被丟棄。

    就在此時,厚重的木門被推開。

    淮南王來了!

    ……

    短短兩日,淮南王額上多了幾條皺紋,也添了幾分蒼老。不過,那雙深沉的雙眼銳利依舊,目光一掃,便令淮南王<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color:red">本章未完,點擊下一篇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