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師徒(一)

作品:《六宮鳳華

    謝明曦小憩片刻,很快醒來。

    此時,六公主正在好眠。

    謝明曦不願驚醒六公主,輕巧近乎無聲地下榻穿鞋,然後輕輕推門走了出去。

    候在門外的扶玉也在打瞌睡,頭靠在廊檐下的柱子邊,頭慢慢地往下滑。然後閉著眼抬頭,重新靠回原處。

    身為隨行伺候的丫鬟,看似整日閑著無事,實則頗為辛苦。要隨時隨地候在主子身邊,隨時待命。

    一旁的湘蕙,依舊直直地站著。

    宮中規矩嚴苛,身為宮女,一站就是半日。像扶玉這般,已算是失儀,少不得要挨訓斥,重則要挨上一頓板子。

    听到腳步聲,湘蕙立刻轉身,上前行禮︰“三小姐。”

    謝明曦微微一笑︰“不必多禮。”

    扶玉被聲音驚醒,滿面羞愧地擦了嘴角的口水,紅著臉走上前︰“對不起,奴婢一不小心睡著了。”

    謝明曦隨口笑道︰“無妨。我要去山長的寢室,你隨我一起去。”

    扶玉忙應了一聲。

    湘蕙還不知謝明曦拜在顧山長門下之事,心中驚訝,卻未多嘴多問,恭敬地目送謝明曦主僕離開。

    ……

    顧山長每日也習慣午睡,今日特意縮短午睡的時間。

    剛在書桌前坐定,門便被輕聲敲響︰“師父,是我。”

    顧山長舒展眉頭,起身去開門。

    站在門外的,正是昨日剛拜過師的謝明曦。

    蓮池書院課程排得十分緊密,白日根本抽不出時間。到了晚上,亦有各種課業。謝明曦還要隨廉夫子習武,一整日頗為忙碌。

    顧山長善解人意地利用午休時間教導弟子。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顧山長淡淡說道︰“年少時的光陰最為可貴。對男子如是,對女子更是如此。”

    “女子及笄之後,便要說親嫁人。成親後,需相夫教子伺候公婆打理內宅,種種瑣事,無暇分身。唯有少女時光,能專注于課業。”

    “天賦再高,也需刻苦勤勉。如此,方不負青春韶華,不負上蒼賜予的聰慧。”

    “明曦,你天賦之佳,為我生平所見。只是,人切不可驕縱狂妄,失之本心。望你意志堅定,常懷謙遜之心。”

    顧山長語重心長的一番話,听得謝明曦動容不已,鄭重應了下來。

    其實,謝明曦絕不是顧山長口中那等“堅定謙遜”的人。

    她擅長窺視人心,善于玩弄操控人心。心思深沉,冰冷無情。這是數十載宮廷生活在她身上烙下的深深印記。早已融入她的血液身體,無法割裂。

    而顧山長,卻是全然不同的另一種人。

    光明如烈日,坦蕩如江河,剛硬如高山。

    她永遠也不可能成為顧山長這樣公正無私胸襟坦蕩的人。不過,這絲毫無礙她對顧山長的尊敬和孺慕!

    顧山長見謝明曦應得慎重,頗為欣慰地笑了起來︰“你能听得進為師的話就好。蓮池書院所設的所有課業,你都學得極好。我不必再重新教導。”

    “你書法頗佳,不過,還有可進益之處。今日,我便教導你練習書法。”

    顧山<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color:red">本章未完,點擊下一篇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