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重罰(二)

作品:《六宮鳳華

    意圖傷害公主,當然是死罪!

    淮南王執掌宗人府,自然清楚律例,听了皇上的話,心中陡然涼了大半截。

    一把年紀的淮南王,不得不下跪請罪︰“都是老臣治家無方,子孫不肖,實在無顏面對皇上。”

    “阿渲還年少,此次是求勝心切,一時糊涂犯下大錯。懇請皇上饒過他這一遭!”

    皇上冷笑一聲︰“朕饒過他,如何對得住朕的安平!”

    “縱使求勝心切,也不該用這等不入流的手段加害于人。萬幸安平騎術精湛,方才躲過一劫。換做別的學生,怕是早已被摔落馬下,生死不知了。”

    “今日皇叔下跪求情,朕便網開一面,饒他死罪。”

    “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今日,便打他一百板子,稍加教訓。安生在府中養幾個月的傷,將暴戾的性子收斂幾分。”

    淮南王只得謝恩。

    盛渲動了動嘴唇,似想辯駁什麼。可在憤怒的天子面前,所有言語都顯得蒼白無力。辯解亦毫無用處,只會激怒建文帝。

    整整一百板子!

    行刑的御林侍衛還算手下留情,只令盛渲皮開肉綻,未傷及筋骨。

    若用盡全力,盛渲今日定然小命難保。

    ……

    盛渲跪了半日,又挨了一百板子,早已人事不知。

    剪開衣服,露出傷痕遍布滿是血跡的後背,淮南王世子妃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撕心裂肺地喊著︰“我的兒啊……”

    淮南王世子心中也抽痛不已。

    這麼重的傷,少說也得養上三個月。

    更令人沮喪的是,經此一事,淮南王府也失了聖心。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淮南王緩緩說道︰“阿渲做了錯事,本該挨罰。皇上饒過他一命,已是格外開恩了。你們皆需心懷感恩,絕不可口出妄言!”

    “否則,便會招來更多的禍端!”

    “你們一定要牢記于心!”

    淮南王世子心中一凜,忙低頭應下。

    哭泣不已的淮南王世子妃也哽咽著應道︰“兒媳謹遵父王教誨!”

    淮南王勉強打起精神,叮囑盛錦月︰“錦月,以後見了六公主殿下,絕不可出言冒犯。便是謝明曦,你也不得輕易開罪。”

    總之,在天子沒消氣之前,淮南王府上下皆要低調做人,絕不能再惹事。

    盛錦月紅著眼楮,點了點頭。

    ……

    寒香宮。

    “安平,朕已經狠狠重罰了盛渲,為你出了心頭惡氣。”

    建文帝一改之前的冷厲,沖著六公主溫和一笑。

    六公主目中露出感動之色,輕聲道︰“多謝父皇。”頓了頓,又低聲道︰“其實,女兒只略略受了驚嚇,並未受傷。父皇何必大動肝火。若傷了龍體,女兒于心何安?”

    女兒就是貼心!

    建文帝心懷快慰,笑了起來︰“女兒受了欺辱,朕這個當爹的,豈能無動于衷!”

    “只是,淮南王多年來忠心耿耿,當差也算盡心。盛渲也是朕的堂佷,給他點教訓也就罷了。”

    六公主口中乖乖應<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color:red">本章未完,點擊下一篇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