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黑手(二)

作品:《六宮鳳華

    “回稟山長,我並未對公主殿下的馬匹做手腳。”盛渲打起精神,向眾人解釋︰“轉彎之際,我全力策馬,根本不知身後發生什麼事!”

    沒等孟山長吭聲,顧山長已冷笑著張口︰“照盛公子說來,莫非是謝明曦沖著六公主的駿馬動手不成?”

    盛渲︰“……”

    盛渲徹底體會到了什麼叫“百口莫辯”!

    顧山長一怒之下,言語分外犀利︰“當時轉彎,眾學生都在搶里圈,唯有盛公子和六公主謝明曦在外圈。有機會有動機動手之人,非盛公子莫屬。”

    “孟山長,這是御馬比試的最後一輪。為了搶奪第一,貴書院可真是不折手段啊!”

    孟山長一張老臉火辣辣的,連辯解的話語也顯得軟弱無力︰“顧山長請息怒。事情尚未查明,豈能此時就下定論……”

    顧山長冷笑一聲︰“這等話,孟山長還是留著向皇上和皇後娘娘解釋吧!”

    頓了頓,又冷冷道︰“孟山長應該慶幸,今日六公主殿下只受了驚,並未真正受傷。否則,皇上和皇後娘娘必會降罪!”

    風頭正勁頗受寵愛的六公主若在比試中被人陷害受傷,建文帝豈有不怒之理?

    他這個松竹書院的山長也算做到頭了。

    孟山長越想越是心驚,越想越覺後怕,心中惱恨不已。

    這個盛渲,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對六公主下黑手!

    天子一怒,盛渲定會被嚴懲,只怕連淮南王也要跟著遭殃。

    ……

    查驗驚馬的夫子很快過來了,低聲對孟山長說道︰“馬匹並無明顯傷勢,也無外傷。只在馬腹處有些青淤,應該是被用力猛踢所致。”

    當時,離六公主最近的唯有盛渲。

    有機會猛踢駿馬馬腹的,也只可能是盛渲。

    孟山長心頭氣血翻涌,狠狠瞪了盛渲一眼︰“盛渲,看看你做的好事!”

    盛渲慪得一口血快吐出來了︰“山長,我並未出腳踢公主殿下的駿馬。”

    “你離得最近,不是你還會是誰?”在顧山長的冷冷注視下,孟山長不得不擺出最嚴厲憤怒的樣子來︰“總不會是謝明曦!”

    謝明曦和六公主之間隔著盛渲,便是腿生得再長,也踢不中六公主的駿馬。

    盛渲脫口而出道︰“或許是六公主自己故意踢中馬腹,然後嫁禍于我!”

    對,一定是這樣!

    猶如利劍劈開迷霧,所有的困惑也有了答案。

    盛渲猛然看向面色泛白驚魂未定的六公主︰“公主殿下,你為何要這般陷害于我?”

    六公主默默看了盛渲一眼。

    謝明曦眉間滿是怒氣,冷冷一笑︰“世上竟有你這等寡廉鮮恥之輩,我今日真是開了眼界!”

    沒等盛渲怒而還擊,謝明曦已冷然道︰“事情的真相如何,一看便知。諸位山長未曾指責你,是看在淮南王府和松竹書院的顏面上。否則,焉能容你繼續在這里顛倒是非。”

    口舌如箭,不外如是。

    六公主心中暗贊一聲“配合得好”,終于張口道︰“我既已無事,便算了吧!”

    六公主如此“寬容大度<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color:red">本章未完,點擊下一篇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