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男裝(三)

作品:《六宮鳳華

    馬屁精!

    眾皇子心中暗暗翻個白眼。

    建文帝俞皇後進膳之時,身後自有內侍伺候碗筷。也因此,眾皇子並無獻殷勤的必要。當然,也沒機會就是了。

    建文帝身側的位置,一直都是昌平公主的。他們離得遠,想布菜也不方便啊!

    沒想到,六公主今日竟得了建文帝青睞,坐得最近,一副乖巧討好的樣子,看著真是刺目。

    眾嬪妃也覺得礙眼。

    可惜,建文帝半點不覺刺目礙眼,反而十分受用,那張到了中年依舊俊朗的臉孔一直含著笑意。

    便是俞皇後,也笑著夸贊道︰“雖是一堆兒女,到今日才受了兒女伺候。”

    昌平公主不樂意了,半開玩笑地嘆道︰“往日父皇母後最疼我,現在卻最疼六皇妹了。”

    盛鴻笑眯眯地糾正︰“大皇姐,今晚可別叫我六皇妹了,喊我七皇弟便是。”

    昌平公主︰“……”

    換了身衣服,仿佛也隨著換了個人似的。

    沉默少言的六公主,忽然就變成了活潑淘氣的少年七皇子……

    不止是昌平公主,在座的嬪妃都有同樣的感覺。

    于是,一整個晚上,眾嬪妃皇子連帶昌平公主,懷揣著復雜難言的心情,默默地看著六公主討建文帝歡心。

    等等,稱呼六公主好像不太對勁。

    叫七皇子?也不合適啊!

    真是一團亂!

    ……

    宮宴結束後,建文帝並未留在椒房殿,而是擺駕去了寒香宮。

    昌平公主心中頗有些不平,低聲對俞皇後說道︰“六皇妹扮著七皇弟的模樣,分明是有意為之,替梅妃爭寵。”

    是又如何?

    俞皇後反應卻很平淡︰“端妃近來得寵,有梅妃壓一壓她的氣焰也好。”

    昌平公主皺起眉頭︰“母後……”

    “後宮諸事,我心中有數,你不必憂心。”俞皇後淡淡說道︰“天色已晚,你和駙馬領著瑾兒早些回去歇下吧!”

    昌平公主怏怏地住了嘴,和駙馬領著女兒出了椒房殿。

    俞皇後獨坐在寢室里,拿起一卷書看了起來。

    十余年前,她曾為了建文帝留宿嬪妃處難過傷心,垂淚至天明。可再多的眼淚,也喚不回曾經一心一意的良人。

    沒有了在意你的人,落淚給誰看?

    ……

    眾嬪妃憋了一晚,回了各自的寢宮後,少不得各自發一通脾氣。

    諸位皇子也各懷心思。

    唯一愉快的,便只有盛鴻了。

    他穿著錦袍,騎著駿馬至宮門處。守著宮門的御林侍衛見了穿著男裝的“六公主”,霍然一驚。

    盛鴻淡淡說了一聲︰“開宮門。”

    按著宮中規矩,到了戌時就要落鎖,不得輕易再開宮門。不過,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公主皇子們出入宮門,誰也不敢攔著。

    很快,宮門開了。

    盛鴻騎著駿馬,飛馳而出。

    過了片刻,昌平公主和駙馬小郡主也到了宮門處。守著宮門的御林侍衛不等吩咐,主動開了宮門。

    再過片刻,四皇子也騎馬而至。

    今晚是怎麼了?怎麼一個個都要出宮?

    守門的侍衛心里嘀咕不已,對著面冷如冰的四皇子,連問候一聲的勇氣都沒有,麻溜地開了宮門。

    四皇子的身影,立刻消失中濃濃的夜色中。

    ……

    今夜的月色格外皎潔明亮,如水般傾斜在地上。

    此時已入秋,到了夜晚,再無一絲燥熱,微涼的秋風迎面撲在騎馬疾馳的四皇子臉上,吹得臉孔冰涼。

    卻吹不滅心底旺盛騰騰燃燒的怒火。

    四皇子抿緊薄唇,目中閃出陰冷憤怒的光芒,雙腿用力一踢馬腹,不到一炷香時間,便疾馳至陸府門外。

    陸老身為當朝老,府邸離皇宮頗近。這座府邸,也是建文帝特意賞賜給陸老的,彰顯了天子對首輔的器重。

    四皇子和陸遲既是同窗,也是好友,平日來往頻繁。陸遲曾數次隨四皇子入宮,四皇子也常來陸府。

    陸府門房管事聞訊,忙恭敬地迎了出來,躬身行禮︰“小的見過四皇子殿下。”

    心里暗暗奇怪,這麼晚了,四皇子怎麼忽然來了?

    四皇子簡短地吩咐一句︰“我來找陸遲。”

    說完,便邁步而入。

    突然而至,不經通傳便闖進府中,這顯然于理不合。不過,對方是身份尊貴的四皇子,誰也不敢攔著。

    門房管事先是一懵,很快反應過來,忙命小廝跑去通傳。

    ……

    四皇子步伐頗快,小廝抄了近路去報信,也只堪堪快了一步。

    在書房里伏案揮筆的陸遲,听到小廝的通報後頗為驚訝,忙起身相迎。剛到門口,四皇子的身影已出現在眼前。

    陸遲忙拱手行禮︰“見過殿下。”

    四皇子略一點頭,邁步進了書房。

    書房寬敞整潔,寬大的書架上擺滿了各式書籍。其中有許多古本孤本。

    陸遲喜好讀書,也有收集古書的癖好。這一櫃子的書,不知花了多少銀子。四皇子也曾送過他數本,都被陸遲細心地排列在書架之上。

    滿心煩躁陰郁的四皇子,進了書房站在書架前,暴怒的心情奇異地緩緩平息。

    陸遲細心敏銳地察覺到四皇子的惡劣心情,卻未多嘴多問,就這麼默默地陪伴在一旁。

    良久,四皇子才張口打破沉默︰“我真未料到,射箭竟會敗于六皇妹之手。”

    是啊,誰能料到會是這等結果?

    驕傲的四皇子,哪里禁得起這等挫折打擊?

    陸遲心中暗嘆一聲,口中溫和地勸慰安撫︰“誰人能長勝不敗?殿下只略輸了一籌,其實今日射箭共得了二十七分,已經很不錯了。”

    就是因為這樣,才更郁悶。

    如果是他失手,輸了也就罷了。偏偏他發揮得非常穩定,二十七分也是難得的高分。便是讓他重新比試一回,也未必能到二十八分。

    六公主三十分。

    他連安慰自己的借口理由都沒有。

    六公主就是天賦出眾,是天生的練武天才,只練了半年,便已壓過了他……

    四皇子雙目暗,閃著憤怒不甘。

    陸遲只得繼續安慰︰“公主殿下畢竟是女兒身。便是箭術再出眾,對殿下也無妨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