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男裝(二)

作品:《六宮鳳華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俊美綺麗的少年身上。

    無人留意到梅妃的身體一直在微顫,縮在寬大袖袍中的雙手緊握成拳,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

    這些微刺痛,和洶涌如巨浪的驚懼相比,實在微不足道。

    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多前那一個撕心裂肺痛苦不已的晚上。她對著女兒的尸首慟哭,一邊緊緊摟著被嚇得面無人色的兒子,只覺得寒香宮外到處都是猙獰凶狠的臉孔,要令他們母子死無葬身之地……

    那個幕後凶手,就在這里。用驚疑不定的目光在省視著盛鴻……

    梅妃恨不得此刻立刻起身,遠遠地逃開。

    她不要什麼聖寵,也不要什麼風光,她只想要兒子安穩地活下去。

    可兒子卻說這是露面的最佳機會,她根本拗不過兒子,只得驚恐萬分地等著兒子換上男裝。然後,在看到翩翩少年的那一刻,哽咽失聲淚流滿面。

    她不得不重新梳妝,這才來得最遲。

    時間似凝固一般,定格在了此刻。

    似有一塊巨石沉沉地壓在胸口,令她無法呼吸。

    會不會有人識破盛鴻的真正身份?

    ……

    過了許久,建文帝才張口︰“平身。”

    聲音有些嘶啞。顯然,建文帝此時的心情也難以平靜。

    盛鴻拱手笑道︰“兒臣謝過父皇。”很自然地伸手扶了梅妃一把,輕聲道︰“母妃久病無力,兒子扶著母妃。”

    修長的手牢牢地穩住了梅妃顫抖不已的身體。

    梅妃心中又是一顫,迅速抬頭看了盛鴻一眼。

    盛鴻沖梅妃笑了一笑。

    梅妃心中的酸苦惶恐,在盛鴻平靜自信的笑容中漸漸消融,勉強站直了身子。只是,面色依舊晦暗。

    好在此時人人心緒波動難平,無人留意“久病”的梅妃面色如何。

    麗妃和四皇子還跪在地上,在眾人震驚無言的片刻里,這對母子依舊垂著頭。無人能窺見他們的神色變化。

    盛鴻不動聲色地掃了一圈,將眾人或震驚或驚惶或故作平靜的神色盡收眼底。

    當年,到底是暗中下毒手謀害年少的七皇子?

    ……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昌平公主。

    “六皇妹穿上男裝,與翩翩少年無異。可惜七皇弟意外早夭。如果他還活著,想來便是這等神采飛揚的模樣。”

    昌平公主的聲音里滿是惋惜。

    三皇子此時也終于回過神來,目中閃過一絲極復雜的情緒,口中卻笑道︰“六皇妹真是淘氣。忽然穿上男裝,又對著父皇自稱兒臣,剛才我幾乎以為是七皇弟回來了。”

    五皇子笑著接過話茬︰“可不是麼?我也被嚇了一跳。”

    有口疾的二皇子,平日不太喜歡說話,此時也忍不住道︰“我也以為是、是七皇弟。”

    盛鴻挑眉一笑︰“父皇允諾過,只要我贏了射箭比試,便能穿一日男裝,扮著七弟盡孝承歡膝下。今晚既有宮宴,我便穿著七弟的衣服來了。”

    然後,沖建文帝笑道︰“父皇,我這樣穿是不是格外好看?”

    眉眼間的慧黠淘氣,宛如當年。

    建文帝心中一痛。

    七皇子逝世,六公主也徹底失去了歡容,變得沉默陰郁少言。一夕之間,他這個天子痛失愛子,也失去了活潑可愛的女兒。

    這一刻,他又感受到了當年的錐心之痛。對眼前扮做七皇子的六公主更多了幾分憐惜︰“安平,到父皇這兒來。”

    盛鴻故作不樂意︰“父皇允諾過讓我扮一日七弟,現在該叫我鴻兒才是。”

    難為他能將這般肉麻的嬌嗔演得分毫不差,只讓人覺得嬌俏討喜。

    建文帝終于笑了起來︰“好好好,是朕錯了。鴻兒,到父皇身邊來。”

    盛鴻卻道︰“母妃身子縴弱,久站無力。我放心不下,要陪著母妃。”

    建文帝隨口笑道︰“你們母子一起站朕的身邊便是。”

    盛鴻立刻喜滋滋地應了下來。

    梅妃蒼白的臉色終于有了一絲血色,忙行禮謝恩︰“臣妾謝過皇上恩典。”然後,由著盛鴻扶著自己走到建文帝身側。

    俞皇後神色未動,淡淡地瞥了梅妃母子一眼,便收回目光。

    賢妃淑妃靜妃等人下意識地對視一眼。這一刻,眾妃嬪心中涌起的俱是懊惱不甘。

    已經徹底失寵的梅妃,今日竟又重新博得建文帝注目。

    ……

    宮中飲宴,用的是長桌。

    宮宴素來講究座位的先後。坐在上首的唯有建文帝和俞皇後。往日有資格坐在建文帝左側的,只有昌平公主。

    今日,卻變成了盛鴻。

    “鴻兒,”建文帝叫得頗為順口︰“今日你坐在朕身側。”

    盛鴻半點沒推讓,笑著應了一聲,便坐到建文帝身邊。

    昌平公主身為建文帝嫡長女,平日最得建文帝器重寵愛。平日坐慣的位置被“搶”,昌平公主心里有些不痛快。卻未流露出來,很快入座。

    駙馬顧清隨之一起入席。之後諸皇子一一入座。

    小郡主顧舒瑾,早已被俞皇後抱著坐到了膝上。往日最疼小郡主的建文帝,今日的注意力卻都放在了身側的盛鴻身上。

    俞皇後目光微閃,含笑道︰“梅妃,你坐本宮身邊來。”

    在眾嬪妃暗含嫉恨的目光下,梅妃戰戰兢兢地應了一聲,在俞皇後下手坐了下來。賢妃淑妃等人俱坐了梅妃下首。

    最慘的是麗妃,今日徹底觸怒了建文帝,坐得最遠。

    身著宮裝的俏麗宮女們魚貫而入,將一道道珍饈美味放在桌上。

    建文帝在最初的震驚感懷之後,心情大有好轉,笑著說道︰“今日是宮宴,也是家宴。你們不必過于拘謹。”

    眾皇子公主嬪妃一起應是。

    話是這麼說,當著建文帝俞皇後的面,誰能真得毫無顧忌大吃大喝?大多是吃個幾口,便擱了筷子。等回了各自的寢宮之後,再用夜宵填飽肚子。

    這也算是宮宴的慣例了。

    不過,這個慣例今日卻被打破了。

    盛鴻胃口極好,吃得頗為香甜。還不時起身為建文帝俞皇後布菜︰“父皇母後也多吃一些。”

    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