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男裝(一)

作品:《六宮鳳華

    四皇子到底去了哪兒?

    整整一個下午,出宮尋找的侍衛皆無消息。

    麗妃從一開始的惱怒,漸漸變為焦躁驚惶。

    四皇子該不會一時想不開,做什麼傻事吧……明知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麗妃還是如坐針氈,焦慮難安。

    直至太陽西墜天色漸暗,四皇子終于回了宮。

    麗妃心頭一塊巨石也終于落了地,匆匆上前打量四皇子一眼,見他除了神色陰沉之外別無異樣,才放了心︰“你一聲不吭就這麼跑出去半日,也不讓人送個口信回來。你可知道母妃心中有多擔心?”

    四皇子抿著薄唇,一言不發。

    俊美的臉孔如冰雕一般,散發出逼人的寒意。

    麗妃忍不住又數落了幾句︰“……你自小便習武練箭,在同齡人中從無敵手。今日是怎麼回事?為何竟輸給了安平那個丫頭?”

    四皇子被刺中痛處,冰雕一般的俊臉有了裂縫。

    麗妃忿忿地哼了一聲︰“皇後娘娘故意抬舉那個臭丫頭,今晚還特意設下宮宴。所有嬪妃皇子公主俱要列席,你父皇也會親臨。”

    “到時候少不得要听些閑言碎語,被冷嘲熱諷。母妃這張臉,真不知要往哪兒放……”

    四皇子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母妃這是嫌我丟人?”

    麗妃這才驚覺四皇子的面色異常難看,心里不由得暗暗後悔剛才的絮叨。忙補救道︰“其實想想,也算不得什麼大事。不過是一次書院大比。前兩年,你可都是第一。便是今年稍稍失利,也是第二名。總比三皇子五皇子強多了。”

    可惜,這番話並未成功地安撫住四皇子。

    四皇子的面色愈發晦暗,腦海中閃過六公主自得又刺目的臉孔。

    ……

    麗妃母子再不情願,也不敢不去椒房殿。

    麗妃打起精神,更衣梳妝。只可惜,妝容再濃厚再精致,也遮不住眉宇間的憔悴。四皇子也沒了往日的自矜自傲,一張俊臉上毫無表情。

    賢妃淑妃靜妃端妃都已來了,諸皇子也已在殿中。建文帝俞皇後高坐上首。

    “臣妾見過皇上,見過皇後娘娘。”麗妃恭敬地行禮。

    四皇子拱手行禮︰“兒臣見過父皇,見過母後。”

    建文帝目光一掃,不輕不重地哼了一聲。

    麗妃心里一跳,反射性地跪下請罪︰“臣妾失儀,請皇上降罪!”

    四皇子自然清楚,建文帝的怒氣是沖著他來的,撲通一聲跪下︰“都是兒臣之錯,請父皇饒過母妃。”

    建文帝冷然的聲音響起︰“哦?你說給朕听听,你何錯之有?”

    強烈的恥辱席卷而來。

    四皇子沒有抬頭,也能清晰地察覺到椒房殿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仿佛所有人都在無聲地嘲諷著敗在親妹妹手下的他。

    血液全部涌上腦海,面上耳後俱是火辣辣的。

    四皇子咬咬牙,張口認錯︰“兒臣錯在驕縱狂妄,錯在自以為是。錯在輸了之後拂袖而去,令眾人看了笑話。”

    “六皇妹只練了半年射箭,便已勝過我這個兄長。可見六皇妹天賦之佳,更可見她平日練習之勤勉。她此次在比試中大放光芒,我這個兄長應該為她高興才是。不該心生嫉恨,忿忿離去。”

    “兒臣已知錯了,請父皇責罰!”

    說完,一跪到底。

    ……

    椒房殿里驟然安靜下來。

    建文帝冷然地注視著跪在地上請罪的四皇子,憋了半日的悶氣,並未就此全然消退,張口訓斥道︰“勝不驕,敗亦不餒。”

    “你今日確實丟盡了顏面。不是因你射箭略遜一籌,而是你贏得起輸不起。當著眾人的面毫無兄長氣度,更無天家皇子風範。竟不管不顧提前離場。”

    “朕是天子,也是你的父親。你這麼做,何曾將朕這個父親放在眼底?”

    “你實在太令朕失望了。”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建文帝忽然發現,往日最青睞的兒子,原來氣量如此狹窄。連自己的親妹妹也容不下。輸了便一怒離去,半日不見人影……

    所謂的練武奇才,想來也是眾人吹捧出來的。

    不然,為何會輸在只練了半年射箭的六公主手下?

    麗妃越听越是心驚,忙張口為四皇子辯白︰“請皇上息怒。灝兒定是一時沖動,絕不是有意為之……”

    “閉嘴!”建文帝怒瞪麗妃一眼︰“朕不想听你 路匣啊!br />
    麗妃全身一顫,被怒斥的羞辱混合著即將失寵的彷徨驚恐,在胸膛里激蕩。再不敢張口,將身子匍匐至地上,無聲地祈求天子寬恕。

    四皇子的臉孔也有些泛白,口中的苦澀,迅速蔓延至全身。

    就在此時,有宮女張口稟報︰“啟稟皇上和皇後娘娘,梅妃娘娘和……殿下來了。”

    ……

    宮女的聲音有些奇異。

    這一聲殿下,也說得含糊不清。

    俞皇後長眉微挑,心中飛快地閃過一個念頭︰“讓她們進來吧!”

    然後,面上猶有病容的梅妃垂著頭進了椒房殿。梅妃的身後……竟是一個俊美綺麗的少年郎。

    少年約有十一歲,身量尚未長成,略顯單薄,卻不瘦弱。穿著一襲月白色的錦袍,頭發以玉冠綸起,露出光潔的額頭。

    一雙眼眸又黑又亮,便如兩顆璀璨的黑色寶石,閃著令人炫目的光澤。

    挺直的鼻梁,優美的唇形,修長的脖頸,一切都恰到好處。宛如上蒼精心雕琢而成,美得驚心動魄。

    如此美麗的少年,便是和世間最美的少女並肩而立,也毫不遜色。卻又無半分女氣。

    梅妃垂頭行禮,聲音微微發顫︰“臣妾見過皇上,見過皇後娘娘。”

    至始至終,梅妃未敢抬頭看任何人。

    身後的少年行至梅妃身側,拱手行禮,聲音清亮悅耳,透著少年特有的朝氣蓬勃︰“兒臣盛鴻,見過父皇母後。”

    建文帝呼吸微微一窒,目光緊緊地盯著少年的美麗臉孔,久久無言。

    椒房殿里的眾人呼吸俱是一頓。

    殿中無人說話。

    七皇子盛鴻!

    已經逝去三年多的盛鴻,為何會忽然出現?()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