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風波

作品:《六宮鳳華

    什麼?

    麗妃笑容瞬間凝結,霍然起身,一臉的震驚和不敢置信︰“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靜妃也是滿面錯愕,隨之一起站了起來︰“拿下第一的,是六公主?不是四皇子嗎?”

    前來送信的宮女,根本不敢抬頭看麗妃難看至極的臉︰“是。皇上特意命盧公公回宮送信,六公主殿下在比試中拿下第一,四皇子殿下屈居第二。”

    盧公公是建文帝的心腹。

    建文帝打發盧公公回宮送信,自不會有假。

    此次射箭比試,六公主竟真的壓過四皇子,拿了頭名!

    以射御無雙練武奇才著稱的四皇子,竟不敵只練了半年騎射的六公主!

    此事一旦傳開,素來風光的麗妃母子,不知會遭來多少譏諷嘲笑。也算是遭了報應!

    靜妃心緒翻涌,努力壓下嘴邊的嘲諷,張口“安慰”︰“姐姐先別急。等四皇子回宮,仔細問上一問,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麗妃臉孔鐵青,目中燃著羞惱的火焰,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

    她無心再和靜妃周旋,簡短地說了句︰“我有些乏了,改日再和妹妹說話。”

    靜妃頗為識趣地告辭。

    ……

    待靜妃走了,麗妃心中的怒火驟然爆發,怒目瞪著來報信的宮女︰“盧公公還說什麼了?”

    宮女戰戰兢兢地應道︰“盧公公還說,四皇子殿下未曾成績公布,便拂袖而去。皇上怕是不太高興……”

    盧公公身為建文帝身邊的親信,眾宮妃爭相示好。麗妃私下不知送過多少金銀珠寶。也因此,盧公公在傳信的時候,才特意點了一句。

    建文帝動了怒!

    麗妃心中的懊惱憤怒,很快被憂慮焦灼取代。

    後宮嬪妃的地位高低,風光與否,全在建文帝一念之間。

    麗妃出身名門,初進宮時也有過得寵的風光。可惜,好景不長,很快靜妃便進了宮。之後的數年,一舉生下雙生姐弟的梅妃,成了建文帝的新寵。

    俞皇後地位穩固,無人敢和俞皇後相爭。

    不過,幾個育有皇子的妃嬪們總要比個“高下”。

    年輕時比的是建文帝的臨幸寵愛。如今皇子們都已長大,自然比的是誰生的兒子更優秀更出色更得聖心。

    皇子眾多,儲君只能有一個。

    二皇子有口疾,八皇子九皇子年幼,儲君之位,顯然要落在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之中。

    俞皇後偏向三皇子,建文帝卻最喜四皇子。麗妃也素來以兒子自傲。

    昨日六公主大放厥詞,揚言要勝過四皇子,宮中不知有多少人背地里譏諷嘲笑。麗妃更是笑足了一盞茶時間……

    此時此刻,麗妃卻完全笑不出來了。

    涂著蔻丹的長指甲用力掐入掌心,陣陣刺痛。

    “來人,”麗妃咬牙下令︰“立刻命人出宮去找四皇子。找到之後,立刻讓四皇子回宮來見我。”

    ……

    寒香宮。

    梅妃怔怔地看著滿面笑容的盧公公︰“盧公公,你剛才說什麼?”

    盧公公笑道︰“恭喜娘娘,六公主殿下在此次射箭比試中,拿下第一。皇上心中高興,特意吩咐奴才給娘娘送個口信。讓娘娘也高興一番。”

    梅妃全身微顫,眼楮眨了眨,淚水驀地涌了出來。

    盧公公伺候建文帝多年,對曾是寵妃的梅妃頗為熟悉,忙笑道︰“這等好事,娘娘應該高興才對,可別哭泣落淚,免得折了公主殿下的福氣。”

    盧公公說得對!

    她應該高高興興的才對!

    她的兒子這般爭氣,她還有什麼可哭的?

    梅妃用手擦拭眼淚,說話斷斷續續幾乎不成章法︰“多謝盧公公送信。琴瑟,快些拿個荷包來,重賞盧公公。對了,安平呢?為什麼還沒回來?”

    盧公公也不介懷,笑著收了賞賜,恭敬地說道︰“娘娘不必心急。公主殿下應該很快便會回宮了。皇上和娘娘也即將回宮。”

    頓了頓又低聲道︰“奴才看著,皇上今日心情極好。定會重賞公主殿下。想來各宮娘娘都會來走動一二。娘娘久不在人前露面,也得有些心理準備才是。”

    宮中無人肯雪中送炭,卻從來不缺錦上添花的人。

    盧公公今日便格外熱絡客氣。

    梅妃忙道謝︰“多謝盧公公提醒。”

    “娘娘這可就折煞奴才了。”盧公公笑著行禮告退。

    琴瑟滿臉歡喜地扶著梅妃︰“娘娘可算是熬到苦盡甘來了。”

    六公主一鳴驚人,得了建文帝的青睞。以後,這宮中的風向,也會隨之變化。梅妃娘娘在宮中的日子,也會好過許多。

    梅妃鼻子一酸,眼淚又落了下來。

    ……

    一個時辰後。

    椒房殿。

    宮女玉喬悄步上前稟報︰“啟稟皇後娘娘,六公主殿下已回宮,去了寒香宮。”

    俞皇後目光微閃,略一點頭,然後問道︰“四皇子可曾回宮?”

    “這倒沒有。”玉喬輕聲應道︰“听聞麗妃娘娘已打發人出宮去找,不過,暫時還未找到四皇子殿下的行蹤。”

    少年人心高氣傲是常事,四皇子是其中翹楚。今日驟然受挫,引為奇恥大辱。看來一時半會是無顏回宮了。

    俞皇後哂然一笑,略一思忖,徐徐下了一連串的指令。

    “傳本宮吩咐,今晚在椒房殿設宮宴,讓一眾嬪妃皆來赴宴。梅妃久病,今日有此喜事,也該出來露個面。”

    “另賞六公主宮緞十匹黃金百兩。”

    “出宮給昌平送個口信,讓她領著駙馬和小郡主一起進宮來赴宴。”

    “幾位皇子,今晚齊至椒房殿。至于皇上那邊,本宮待會兒親自去移清殿一趟。”

    玉喬芷蘭一起領命退下。

    退至椒房殿外,玉喬才低聲道︰“皇後娘娘今日心情頗佳。”

    芷蘭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容︰“六公主殿下代表蓮池書院參加比試,此次贏了四皇子殿下,皇後娘娘自然高興。”

    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更重要的是,四皇子和三皇子一直爭鋒較勁。此次四皇子被壓了一頭,俞皇後心中自然愉快。設宮宴慶祝,既是給六公主臉面,也有令麗妃母子難堪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