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受傷

作品:《六宮鳳華

    六公主此時是眾人焦點,謝明曦這一問,眾少女頓時關切地看了過來。

    六公主神色自若,隨口笑道︰“沒什麼。”

    謝明曦眉頭一皺,伸手抓住六公主的右手腕。

    六公主略一掙扎,可惜今日用力過度手腕乏力,被謝明曦輕輕松松地拖出了右手。謝明曦低頭一看,面色頓時一變︰“你的手被割傷了!”

    左手執弓,右手拉弓弦。

    為了射得準射得遠,每一次拉弓射箭都需聚精會神用盡全力。這具身體太過虛弱,刻苦地練了半年騎射武藝,總算結實健朗了不少。

    不過,和自少時起習武的四皇子一比,還是差了許多。

    為了力壓四皇子,自己今日用足全力,不敢有半分保留。射到第三輪第六箭的時候,右手的手指便被弓弦劃破。

    待到最後兩箭時,已滲出鮮血。

    謝明曦眉頭皺得更緊,迅疾拿出干淨的絲帕,將六公主受傷的右手食指包裹起來。

    “小傷而已。”六公主故作淡然。

    謝明曦慍怒地瞪了六公主一眼︰“受傷為何還要逞強,射出最後兩箭?”

    比試中途不願停下,不想功虧一簣,這也就罷了。最後那兩箭,卻純屬意氣之爭。根本是多此一舉自找罪受!

    謝明曦平日戴著厚厚的面具,真實的情緒被遮掩在面具後,無人能窺見她的喜怒哀樂。

    此時,那層厚實的面具,卻有了裂縫。

    謝明曦心中的怒意,清晰地閃耀在雙目中。

    六公主的心里暖融融美滋滋的。

    愛之深責之切!謝明曦的憤怒,是因為在意。

    六公主低身下氣地解釋︰“你也看到了。四皇兄射出最後一箭,擺明了是在向我示威。我豈能輸給他?”

    要爭就得爭到底!

    寸步不能讓!

    這才能徹底地壓下四皇子的囂張氣焰!

    謝明曦哼了一聲,毫不留情地說道︰“贏了比試就行了。拿下第一,已經足夠壓下四皇子殿下的風頭!最後這兩箭,純屬多余!”

    六公主乖乖點頭︰“說的是。以後我定會吸取教訓,絕不做這等無用之事。”

    謝明曦余怒未消,礙著眾人都在,不便再多說,沉著臉住了嘴。

    殊不知,一眾少女已經看呆了。

    老天!

    原來謝明曦對著六公主的時候也這般凌厲霸氣!看看六公主低頭小心陪不是的樣子,簡直像個飽受欺凌的小媳婦……

    等等,這個比喻怎麼怪怪的?

    ……

    廉夫子很快留意到六公主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右手食指,立刻皺眉問道︰“公主殿下手上的傷勢如何?可能參加明日御馬比試?”

    手指受傷,可不是小事。御馬時大半要靠右手控韁繩。

    六公主立刻道︰“輕傷而已,對明日御馬比試並無妨礙。”

    廉夫子放心不下,再三追問︰“真的沒問題嗎?若實在不行,明日臨時換人便是。”

    書院大比確實有一次臨時換人的機會。不過,也僅只一次。這是為了預防定好的人選因病無法參加比試定下的規矩。

    謝明曦忽地說道︰“我明日代公主殿下參加比試。”

    廉夫子正要點頭,六公主卻道︰“不用了,我參加比試無礙。”

    謝明曦蹙眉,目中露出一絲慍色︰“公主殿下莫非信不過我?”

    六公主深深地看了謝明曦一眼,淡淡說道︰“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只是,我也有我的堅持。明日的比試,我定要參加,和四皇兄在御馬上一較高下。”

    謝明曦所有的怒氣,在六公主堅定的目光下悄然消散。

    六公主和梅妃在宮中處境窘迫。此次書院大比,正是六公主在建文帝面前出頭露臉的最好機會。

    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美事,想要得到什麼,總要搏一搏。

    沒有人例外。

    尊貴如六公主,也一樣。

    謝明曦沉默下來,過了片刻,才點點頭道︰“是我考慮不周,未顧及到公主殿下的想法。請殿下見諒!”

    六公主無聲地笑了一笑。

    ……

    這一日的射箭比試結果,很快傳出了松竹書院外。

    翹首期盼等在書院的百姓們又多了一筆談資,六公主的名諱不時被提及。幾位錢莊掌櫃卻毫無談笑的興致,一個個木著臉。

    六公主力壓四皇子,拿下第一!

    蓮池書院和松竹書院的總分相差十五分,比昨日還多了一分。

    只剩明日的御馬比試了。

    松竹書院真的能力挽狂瀾,反超十五分嗎?

    “要是松竹書院輸了,我們這次得賠多少銀子?”其中一個掌櫃,木著臉問道。

    這筆賬,他們其實早就算過了。另一個掌櫃咽了口口水,困難地吐出兩句話︰“盤口里的所有銀子都要賠進去,還得另賠二十萬兩。”

    二十萬兩!

    二十萬兩啊!

    幾個掌櫃眼前齊齊一黑。

    半晌,才有人掙扎著說道︰“未必會輸。御馬比試最耗體力,松竹書院絕不會輸給蓮池書院。”

    “關鍵的問題是,松竹書院能否多拿下十五分。”

    “如果松竹書院拿下前三,而蓮池書院的三人全部倒數,便沒問題了。萬一蓮池書院名次不錯……”

    就算松竹書院拿下前三,照樣沒用!

    幾個掌櫃說完之後,一起陷入沉默。

    ……

    宮中,景榮宮。

    一個滿頭珠翠姿容嫵媚的宮裝麗人,正和另一個相貌秀雅的宮妃下棋。

    這個姿容嫵媚的宮妃,正是四皇子的生母麗妃。

    相貌嫻雅的宮妃,則是五皇子生母靜妃。

    麗妃今日有些心神不寧,棋局早已呈現敗勢。

    靜妃抬起眼,笑著打趣︰“今日的射箭比試,第一名非四皇子莫屬。姐姐還有什麼可擔心的?莫非是因六公主立下賭約之事,心中不喜?”

    提起此事,麗妃心中冷哼一聲,扯動嘴角,露出一個輕蔑的笑意︰“妹妹說笑了。”

    六公主竟想壓過四皇子?

    真是可笑之極!

    靜妃目光微閃,口中笑道︰“比試已該結束,比試的結果應該很快便傳進宮中了……”

    話音未落,一個宮女便行色匆匆地進來稟報︰“啟稟麗妃娘娘,射箭比試結果已經傳至宮中。拿了第一的……是六公主殿下!”

    麗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