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第一(一)

作品:《六宮鳳華

    想壓過他一頭,想拿第一?

    想踩著他出頭露臉,在父皇面前爭寵?

    痴心妄想!

    他自幼資質出眾,練箭騎馬十分勤勉。進了松竹書院後,更無一日懈怠。六公主便是天分再佳,也只練了半年而已。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四皇子冷冷地扯了扯嘴角。

    六公主也回了個冷冷的笑容。

    “兄妹”兩人對視一眼,火花四射。

    ……

    林微微的心幾乎提到嗓子眼了,緊緊抓著謝明曦的手︰“怎麼辦怎麼辦?我好緊張怎麼辦?”

    謝明曦無奈地笑了起來︰“你緊張,抓我的手做什麼?我的手都被你抓痛了!”

    林微微有些不滿︰“都這等時候了,你怎麼還是這副不緊不慢的樣子。難道你就一點都不緊張嗎?”

    緊張嗎?

    其實,還真有一點點。

    只是,她最擅長掩飾自己的情緒,並未露于面上而已。

    “我真希望六公主拿下第一。”林微微一激動,又用力握緊謝明曦的手︰“如此一來,我們此次比試就拿下四個第一了。”

    謝明曦沒有出聲,目光定定地落在六公主的背影上。

    ……

    今日的比試氣氛顯然比往日熱烈得多。已有人忍不住起身眺望,竊竊低語的聲音也有漸漸揚高的趨勢。

    “哈哈哈,你們快看,那個穿著紅白武服兩輪射箭全中的就是我閨女。”

    尹大將軍坐在幾個武將中間,一臉驕傲自豪︰“瞧瞧她站姿多好,身姿多好看,便是射箭的姿勢也好看的很。”

    身邊眾人只得出言夸贊附和。

    尹大將軍一高興,又哈哈笑個不停。

    爽朗洪亮的笑聲,直接就傳到第一排建文帝的耳中。

    建文帝暗暗翻了個白眼。朕的兒子閨女都在場上比試,前兩輪都是全中,要比得意,朕還能輸了你不成?

    要淡定,就像朕這樣!

    俞皇後的輕笑聲在耳邊響起︰“皇上一激動就愛摳手指,這習慣自少時起就有,二十余年都未曾更改。”

    建文帝咳嗽一聲,將手放平。

    ……

    最激動人心的第三輪比試,在一聲尖銳的哨聲中開始了。

    兩個夫子各自打開寬大的鳥籠,里面的鳥雀爭相恐後地飛了出來。按著比試規則,必須等到鳥雀全部飛出來才能放箭。

    等最後一只鳥雀鑽出鳥籠,之前飛出的鳥雀已飛到半空。

    嗖嗖嗖!

    一連數聲,箭矢從眾學生的手中飛出,有的射中鳥雀,有的射了個空。今日箭術比試,每個人的箭上都做了標記。待一炷香後,數一數箭只,便知結果。

    此時人人全神貫注,根本無暇顧及旁人。

    便是四皇子,也不例外。

    他自信自傲,卻並未因此小覷任何對手。便是篤定自己穩拿第一,也未松懈半分。迅速拉弓射箭,目光銳利的捕捉半空中四處亂飛的鳥雀。

    一百只鳥雀,爭相亂飛,在一炷香之內,要盡可能地多射中幾只。

    四皇子箭不虛發,每射出一箭,必有一只鳥雀墜落。

    場中響起陣陣驚嘆叫好聲,顯然都是為他的精湛箭術所震懾了吧!

    四皇子嘴角微揚,目中露出傲然的笑意。

    就在此時,忽然有一個激動高亢的聲音鑽進了四皇子的耳中︰“六公主殿下射箭速度竟如此之快,別人射一箭,公主殿下已射出兩箭!而且箭箭不曾落空,這等箭術,委實令人驚嘆!”

    四皇子︰“……”

    四皇子一驚,迅速轉頭看了一眼。

    不遠處的六公主,果然以極快的速度拉弓射箭。離弦的箭在空中劃出美妙的弧度,射中一只撲騰亂飛的鳥雀。

    鳥雀直直落地。

    四皇子的心也直直往下沉。

    六公主的箭術竟如此精準高妙,射箭速度更勝自己一籌……這怎麼可能?這絕不可能!

    不可能的事,偏偏在眼皮子底下發生了。

    李默焦急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殿下,時間無多,不宜分神。”

    四皇子一凜,瞬間回過神來。是啊,比試尚未結束。便是六公主箭術精妙射箭速度奇快無比,他也得拼盡全力。

    他是文武雙全的四皇子,是父皇最喜愛的兒子。

    他不能輸!

    ……

    廉夫子也在緊盯著六公主。

    六公主射箭速度確實極快,一箭接著一箭,仿佛不知疲倦。每一箭都是這般精準,箭不虛發,不曾落空。

    射御課上,六公主的箭術一直都是最佳。之後兩個月的集訓,六公主表現同樣出色。也因此,廉夫子對六公主極有信心。

    可此時此刻,廉夫子還是震驚了。

    原來,六公主在平日的練習中,尚未用全力。

    如此迅疾令人目不暇接的射箭速度,令人嘆為觀止。便是她親自上陣,也未必能穩勝六公主……

    “六公主的箭術竟這般厲害!”甦夫子激動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照此下去,便是四皇子殿下,也不是六公主對手。”

    是啊!

    四皇子同樣箭術超群,奈何射箭速度略慢一些。一開始還不明顯,待時間過半,便能看出高下。

    六公主至少比四皇子多射中三只鳥雀。

    “六公主若拿下箭術比試第一,你此次可就揚眉吐氣大大露臉了。”季夫子的聲音里滿是興奮激動。

    楊夫子笑道︰“尹瀟瀟的箭術也極好,此次拿個好名次不成問題。便是方若夢,在一眾學生中也表現得不錯。廉夫子的一番心血,總算有了回報。”

    可不是麼?

    廉夫子舒展眉頭,笑了起來,年輕美麗的臉孔熠熠閃光。

    ……

    尖銳的哨聲響起。

    一炷香時間已到,箭術比試結束了。

    所有學生都停了下來。

    一直不停的專注拉弓射箭,極耗費體力精力。此時一個個學生滿面紅潮,額上滿是汗珠。拉開弓弦的右手因用力過度不停發顫。

    空中的鳥雀只余三只,已飛到了練功場的邊緣,如黑點一般。

    四皇子陰沉著臉,泄憤一般用力拉起弓弦,射出最後一箭。這一箭帶著凌厲無雙的戾氣,射中了數百米之外的鳥雀。

    眾人驚嘆聲未落,六公主手中的弓弦也放空,兩支箭竟一起飛出。

    ……2k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