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獎賞?

作品:《六宮鳳華

    四皇子定定地看著六公主。

    往日那個陰郁少言的六公主,不知從何時起漸漸褪去郁色。縴弱不見了蹤影,眉宇間多了往日沒有的英氣。深美麗的眼眸中閃著自信的光芒。

    六公主不是在隨口說笑,是真的打算和他一較高下!

    真是可笑!

    四皇子薄唇揚起一個略顯譏諷的弧度︰“如此,我便等著!”

    六公主扯了扯嘴角。

    三皇子終于回過神來,咳嗽一聲打起圓場︰“六皇妹尚且年少,學習射御不過半年。便是輸給自家兄長,也沒什麼丟人的。”

    可惜,六公主半點不領情︰“還沒比試,誰輸誰贏尚未可知。三皇兄這些安慰的話,還是省省吧!”

    三皇子︰“……”

    別人家的妹妹要麼嬌俏要麼可愛,怎麼他們就輪到了這麼一個壞脾氣的妹妹?

    五皇子見三皇子吃了癟,也不多嘴討嫌了,迅速扯開話題︰“我要去面見父皇母後,你們要不要一起去椒房殿?”

    三皇子巴不得轉移話題,立刻應了下來。

    四皇子不置可否,略一點頭。

    出人意料的是六公主竟也道︰“我隨你們一起去。”

    諸皇子迅速對視一眼,心中暗暗奇怪。

    六公主平日獨來獨往,和皇子們並不親近,便是和長姐昌平公主也極少來往。今日竟肯和他們一起去椒房殿……

    一時想不透,不想也罷。

    五皇子笑道︰“好,我們一去去椒房殿。”

    ……

    三位皇子和六公主聯袂而至椒房殿。

    建文帝和俞皇後早一步回了宮中,正坐著閑話,听聞兒女齊至,建文帝頗為高興,立刻笑道︰“宣他們兄妹進殿。”

    俞皇後也笑道︰“難得他們一起來椒房殿,臣妾立刻傳令御膳房準備午膳。有他們兄妹相陪,皇上今日午膳也能多用一些。”

    建文帝欣然點頭。

    “兒臣見過父皇,見過母後。”三位皇子一起拱手行禮。

    六公主憋屈地行了襝衽禮︰“女兒見過父皇,見過母後。”

    建文帝是少年天子,執掌天下十余載,自有令人臣服的天子氣度。不過,對著一眾兒女,建文帝自不會擺什麼天子架勢,溫和笑道︰“免禮平身。”

    五皇子先滿面羞慚地請罪︰“兒臣今日比試不利,名次不佳,給父皇丟臉了。”

    建文帝確實有些不滿︰“你三皇兄昨日四書比試拿了第四,今日算學比試你只拿了第七,名次確實不佳。你平日在松竹書院自詡算學最佳,今日卻連連敗于蓮池書院博裕書院眾學生。可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五皇子羞慚之色更濃︰“父皇教訓的是。”

    俞皇後倒是溫和安撫了一番︰“學業之道,最忌自驕自滿。你吸取教訓,日後當勤勉刻苦。”

    五皇子低聲應是。

    然後,俞皇後又笑著夸贊三皇子幾句︰“昨日四書比試,你表現頗佳。”

    三皇子謙遜地應道︰“未進前三,兒臣心中頗為羞愧,不敢當母後夸贊。”

    俞皇後對三皇子素來親和,聞言笑道︰“參加比試的俱為少年英才,便是第四,名次也頗為不錯了。”

    四皇子目光暗了一暗。

    每次總是如此。

    兄弟幾人一起來椒房殿,同是庶子,俞皇後總對三皇子格外親切幾分。明明他才是皇子里最出色的那一個,俞皇後卻對他視若不見,一味捧高三皇子。

    好在建文帝更喜歡他。

    “明日是射箭比試,你可有把握繼續拿下頭名?”建文帝張口笑問。

    三皇子長身玉立,面容英俊,除了氣質稍嫌冷硬之外,和年少時的建文帝有六七分肖似。建文帝看著三皇子,便如看著年少時的自己,豈有不偏愛之理!

    三皇子簡短地應了一句︰“兒臣志在必得!”

    六公主冷不丁冒了一句︰“明日我也參加射箭比試,誰是頭名,還不一定。”

    幾位皇子神色各異。

    建文帝卻是一愣,然後哈哈笑了起來︰“好好好,朕的六公主這般有志氣,巾幗不讓須眉。好!好的很!”

    六公主射御進步神速,令廉夫子贊不絕口,俞皇後自然也有所耳聞。不過,便是俞皇後也覺得六公主想勝過四皇子不太可能……

    俞皇後正要張口,就听六公主又說道︰“女兒若僥幸得了頭名,父皇要如何獎賞?”

    建文帝對六公主頗為縱容,笑著允諾︰“你想要什麼,朕都允了你。”

    六公主抬起頭,看向建文帝︰“女兒想穿一日男裝,扮作七弟,承歡父皇母後膝下。”

    ……

    話音一落,椒房殿里陡然安靜下來。

    六公主不動聲色地掃了一圈。

    建文帝目中露出黯然之色,俞皇後略略皺眉,三皇子目光微閃,四皇子神色冷淡,五皇子目露悲戚。

    已逝的七皇子,是建文帝的錐心之痛。宮中無人敢提。

    也無人願提。

    “七弟離世三年多了,宮中上下大概已沒多少人記得他了。”

    六公主目中露出濃濃的哀傷感懷之色︰“母妃病重不起,皆因七弟。父皇母後口中不提,心中也一定從未忘懷。”

    “我和七弟是雙生姐弟,容貌一般無二。我想穿上他的衣服,我希望所有人都牢牢記著他,不要忘了他的模樣。”

    建文帝久久不語。

    腦海中忽地閃過一個俊美的男童臉孔。

    “父皇今日可有空?陪一陪鴻兒可好?”小小的盛鴻揚著可愛討喜的笑容,鑽進他的懷中。

    一模一樣的臉孔,也鑽了進來︰“女兒也想和父皇待在一起。”

    一胎雙生的姐弟兩個,長得一般模樣,一般機靈可愛。

    除了長女之外,他最喜歡的便是這對姐弟,平日時常召他們到身邊陪伴。

    可恨蒼天無眼,早早收回了他的七皇子。而他的六公主,至此也失去了歡聲笑容,變得陰郁沉默,令人痛心。

    只是,再多的痛苦,也會隨時間的流逝遠去。

    若不是六公主驟然提起,他快忘了往日最疼愛的兒子……

    “請父皇應允女兒所請。”六公主的聲音響起。

    建文帝呼出一口氣,淡淡道︰“好,只要你得了頭名,朕便應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