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失利(一)

作品:《六宮鳳華

    六公主默默看了謝明曦一眼。

    謝明曦神色平靜,絲毫看不出“憂心忡忡”的跡象,只眉心微不可見地蹙了一蹙︰“我也不知這種感覺從何而來,不過,心里總有些不寧。”

    這是一種難以言喻非常微妙的直覺。

    憑著這樣的直覺,謝明曦前世曾數次躲過凶險。

    昨日早晨的驚馬事件,亦是如此。剛坐上馬車,她心中便有所警覺,生出提防戒備。這才能及時地躍下馬車,化險為夷。

    此時坐在這里,這種不太美妙的感覺又來了。

    六公主並未輕視謝明曦的“直覺”,也隨之皺起眉頭,目光掠過演台上的三個少女。

    ……

    謝明曦的直覺果然十分靈驗。

    今日的四書比試,松竹書院和博裕書院大放光彩。

    論辯之時,溫文爾雅的陸遲引經據典,侃侃而談,十分精彩。

    博裕書院的葉景知亦不遑多讓,口齒伶俐,言語流暢。

    三皇子今日顯然也做足準備,上台論辯時從容鎮定,頗見沉穩。

    建文帝心中頗為滿意,暗暗點頭。身畔的俞皇後輕聲笑道︰“三皇子近來勤奮苦讀,頗有長進。”

    建文帝低聲笑道︰“都是皇後教導有功。”

    平心而論,俞皇後對一眾庶出的皇子頗為不錯。雖有意抬舉三皇子,對四皇子五皇子也算溫和。從不在建文帝面前說皇子們的不是。

    這也是俞皇後的聰明之處。

    建文帝是天子,也是父親。一個做父親的,總覺得自己的兒子個個優秀。便是有些“瑕疵”,也會自然地忽略過去。

    俞皇後微微一笑,並未多言。

    很快,輪到了蓮池書院的三位少女。

    秦思蕁一改往日的溫柔少言,落落大方,十分從容,言之有物,令人激賞。

    “這是禮部秦尚書之嫡孫女,”俞皇後輕聲道︰“閨名思蕁。”

    建文帝略一點頭。

    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都已漸漸長大,再過兩三年,便要選皇子妃。見到才貌出色的名門閨秀,建文帝少不得多矚目一回。

    俞皇後顯然窺出了建文帝的心思,待下一個少女開始論辯時,又笑道︰“這是方老的孫女,閨名若夢。”

    方若夢一開始有些緊張局促,不過,張口說話之後,很快便鎮定下來。

    以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而言,也算不錯了。

    然後,便輪到顏蓁蓁了。

    ……

    顏蓁蓁生得玲瓏嬌俏,眉宇間流露出被嬌寵著長大的自信驕傲。

    建文帝初見之下,頗為滿意。顏老的嫡孫女,倒也有資格做皇子妃了……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就被打消。

    顏蓁蓁一張口說話,竟磕磕絆絆。然後,在眾人的注目下身體僵硬,俏臉泛紅,額上冒出汗珠。

    越是緊張,越是焦急,越易出錯。

    顏蓁蓁急得快哭出來了。

    俞皇後也皺起眉頭,迅速瞥了身側的顧山長一眼。

    顧山長也擰起了眉頭。

    其實,每一年書院大比,都會有因緊張過度表現失利的學生。海棠學舍的十二個學生,最令人憂心的是盛錦月,其次是方若夢。

    沒想到,盛錦月昨日發揮出色,方若夢也頗為平穩,在關鍵時候出了差錯的竟是顏蓁蓁……

    一旁的孟山長暢快之極,故作惋惜地輕嘆一聲︰“姑娘家心思脆弱些,也是難免。”

    顧山長面無表情地瞥了孟山長一眼。

    孟山長前兩日的郁悶一掃而空,心情頗為美妙。

    書院大比看的是總分。第一名和最後一名相差十七分,懸殊頗大。蓮池書院前兩日的優勢,到了今日蕩然無存。

    ……

    蓮池書院的一眾少女,也暗暗焦急不已。

    站在演台上的顏蓁蓁,卻未能力挽狂瀾,就這麼結結巴巴地說到了最後。下演台的時候,眼淚嘩地就落下來了。

    公布結果的時候,陸遲力奪第一,葉景知第二,秦思蕁第三。三皇子排在第四,方若夢的名次也算不錯,排在了第七。

    而顏蓁蓁,卻恥辱地落在了十八名。

    最後一名,只能計一分。

    秦思蕁計十六分,方若夢計十二分,再加顏蓁蓁這可憐的一分,今日只有二十九分。而松竹書院,今日卻拿下第一第四外加第八,總計四十四分。立刻扳回了前兩日的劣勢。

    蓮池書院三日總分相加,僅比松竹書院多了兩分而已。

    隨時會被反超。

    再一想接下來的數射御,俱是松竹書院的強項。而蓮池書院,歷年來皆是墊底。優勢盡失的蓮池書院,如何能敵得過松竹書院拿下第一?

    大好局面,都被顏蓁蓁的失利毀了!

    蓮池書院的少女們一個個滿面懊惱,看向顏蓁蓁的目光里滿是指責。低聲竊語不斷傳入顏蓁蓁的耳中。

    “平日昂首挺胸,看著一副驕傲自信的樣子。原來不過是個繡花枕頭。”

    “就是,站在演台上就慫了。簡直丟我們蓮池書院的人。”

    “怎麼讓她去參加比試!白白浪費了之前的大好局勢!本來還有幾分希望爭第一,現在是沒什麼指望了。”

    “都怪她……”

    都怪她!

    都怪她!

    ……

    一句句嗔怪指責,爭相恐後地選入顏蓁蓁的耳中。一直無聲啜泣的顏蓁蓁,猛地失聲痛哭,捂著臉就要往外跑。

    然後,一只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謝明曦熟悉的令人討厭的聲音傳入耳中︰“行了,比試已經結束了。這等時候,哭也沒用,別哭了。”

    顏蓁蓁抽抽噎噎地哭道︰“我哭我的,不要你管。”

    她也不想這樣啊!

    她也想從容不迫,一展所長,最好是拿下前三,為蓮池書院爭光啊!

    可誰知道,之前想的好好的,一站到演台上,被幾百雙眼楮盯著,她的頭腦竟一片空白。緊張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她真恨這樣的自己,恨自己出丑丟人,恨自己在關鍵時候出了紕漏,恨自己連累了蓮池書院。

    昨日她還取笑過方若夢,沒想到,今日就遭了報應。

    她還有什麼臉面對一眾同窗?還有什麼臉見夫子和山長?還有什麼臉見謝明曦和方若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