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選擇(二)

作品:《六宮鳳華

    謝雲曦哭了半日,眼楮腫得像桃子一般,看著頗為狼狽。

    見了謝明曦,謝雲曦眼中閃出點點恨意……然後,謝鈞嚴厲的叱責在耳邊響起︰“雲娘,立刻向明娘道歉!”

    謝明曦好整以暇地等著謝雲曦低頭道歉。

    謝雲曦用力咬著嘴唇,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對不起。”

    謝明曦挑眉,故作訝然︰“二姐在說什麼?聲若蚊蟻,我哪里听得見。”

    謝雲曦雙目泛紅,在謝鈞冷厲的目光中,不得不提高音量︰“對不起。”

    “今日早上的事,是我指使家丁所為。我一時沖動,差點犯下大錯。萬幸三妹毫無損傷,不然,我今日無顏再踏進謝家半步。”

    “希望三妹原諒我這一回。不要將此事說出去,免得你我失和之事傳出去,令謝家聲名受損。”

    有謝鈞虎視眈眈地在一旁盯著,謝雲曦不得不低頭,一邊低頭道歉,一邊在心中暗暗咬牙切齒。

    謝明曦瞥了滿面委屈滿心不甘的謝雲曦一眼,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我不原諒。”加害于她,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不痛不癢地罰禁足,便想了結?

    呵!想得未免太輕松了!

    謝雲曦︰“……”

    謝雲曦被噎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

    謝鈞也皺了皺眉,看向謝明曦︰“明娘,我知道你此次受了委屈。我已經嚴厲訓斥過雲娘,也責令她禁足反省。”

    “你們到底是姐妹,總不至于為此決裂……”

    謝明曦淡淡打斷謝鈞︰“父親放心,在外人面前,我不會提及此事。畢竟,被自己的親姐姐謀害不是什麼光彩之事。”

    “只是,經過此事,我絕無可能再叫她一聲二姐。”

    “以德報德,以直報怨。別人對我好,我會十倍百倍地對她好。誰若想害我,便是我謝明曦的仇敵。”

    “我對仇敵,從不會心慈手軟。”

    “從今日起,你最好別讓她隨意出現在我面前。加害我的蠢事不可再做。不然,休怪我狠辣無情。”

    看著謝明曦冷然無情的眼眸,謝雲曦心里直冒涼氣。

    直至此刻,謝雲曦才驚覺,她根本不了解謝明曦。記憶中那個溫軟可欺的三妹,竟這般冷漠心狠。

    謝鈞也心驚不已︰“明娘……”

    謝明曦不再多言,淡淡道︰“我今日乏了,先回春錦歇下。如何處置謝雲曦,全由父親做主。”

    然後,轉身離去。

    ……

    謝鈞罰謝雲曦禁足三個月。

    三個月之內,抄寫四書百遍。這也就意味著,每日都要將四書抄寫一遍。這個懲罰,不可謂不重了。

    謝雲曦此時便是後悔沒留在郡主府也遲了,狠狠哭了一場,便老老實實地抄四書去了。

    謝老太爺听聞此事後,啞然許久,才嘆道︰“往日看著,明娘聰慧又善解人意。原來,你我都看走了眼。她竟是翻了臉再不肯回頭的主。”

    謝鈞也是滿臉郁悶︰“我本以為雲娘道了謙,罰她一罰,這樁事便過去了。卻沒想到,明娘竟半點不留情面。”

    什麼“姐妹和好如初”的算盤,顯然是白打了。

    謝明曦根本不領這個情!

    他已經和永寧郡主撕破了臉,將謝雲曦帶了回來。倒是謝元亭,留在了郡主府……

    想到謝元亭,謝鈞心底的火苗蹭蹭往上涌,咬牙道︰“這個謝元亭,竟主動留在了郡主府。將我這個父親拋諸一旁。實在是可恨之極!”

    謝老太爺倒是看得開,張口勸慰︰“罷了,你也別太生氣。元亭就是留在郡主府,也是謝家子嗣。難道他還能改姓盛不成?”

    謝鈞惱怒地哼了一聲︰“他倒是想改,可惜淮南王府不缺子嗣。”

    不然,這個沒良心的混賬東西,說不定麻溜地就改了姓氏。

    謝老太爺思忖片刻,直截了當地問道︰“明娘今日的話已經說得清楚明白。你想好沒有,兩個女兒,到底選誰?”

    謝雲曦選擇回謝府,謝元亭選擇留在郡主府。人人都有自己的思量和選擇。

    現在,輪到謝鈞選擇了。

    謝雲曦謝明曦,要選誰?

    ……這還用多想嗎?

    當然選謝明曦啊!

    謝鈞果斷張口道︰“明娘雖是庶出,天賦卻十分出眾,如今已是蓮池書院人人稱道的天才,日後前程不可限量。我這個做父親的,絕不容任何人傷她半分。”

    謝老太爺舒展眉頭︰“你這樣選就對了。”

    “雲娘的‘嫡出’身份是怎麼回事,你心里最清楚。萬一永寧郡主翻臉,嫡出二字便不值一提。再者,不管嫡出庶出,都是謝家子孫。誰有出息,都是謝家的榮耀。”

    簡而言之,嫡庶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誰更優秀出眾。

    謝鈞深以為然,連連點頭︰“父親言之有理。”

    ……

    謝鈞會怎麼選?

    謝明曦絲毫沒擔心這個問題。

    以謝鈞的功利勢利,一定會選擇站在她這一邊。

    退一步說,就算謝鈞選了謝雲曦,于她也無大礙。不過是少了一層不怎麼牢固的擋箭牌而已。

    謝明曦很快便將此事拋諸一旁。

    書院大比第三日,轉眼間便到來。

    謝明曦坐在台下,打量著演台上的一眾少年男女,心里默默估量。

    松竹書院除了陸遲參加比試之外,尚有三皇子。三皇子天資不及四皇子,卻也不是什麼草包。眾評判看在建文帝的顏面上,打分總要照顧一二。

    葉景知被譽為博裕書院歷年來天賦最出眾的新生。盛名之下無虛士,想來佔前三不成問題。

    還有另外幾家書院,今年都有擅長四書的新生。如此算來,今日的四書比試,形勢顯然並不美妙。

    方若夢性情怯懦,顏蓁蓁倒是膽大,卻失之沉穩。唯有秦思蕁,心性沉穩,才學又佳。有進前三的實力……

    六公主略顯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今日能進前三的,看來只有秦思蕁了。”

    謝明曦略略轉頭,沖六公主笑道︰“我們兩人倒是心有靈犀,不點而通。”

    六公主無聲地笑了一笑。

    謝明曦低語道︰“我總有些預感,今日比試怕是不太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