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選擇(一)

作品:《六宮鳳華

    顏蓁蓁的脾氣,說得好听些是心直口快。說得難听些,就是不知輕重,一張口便戳別人的痛處。

    便如此時。

    “我當然知道四書競爭最激烈,這麼說,是給方若夢這個膽小鬼鼓鼓勁。免得她明日膽怯緊張,發揮不力。”

    顏蓁蓁直言不諱︰“萬一她落了個末尾,只得一分,豈不是要連累我們總分排名下滑?”

    方若夢︰“……”

    眾人︰“……”

    見過嘴快的,沒見過這般嘴快的!

    方若夢不知是氣是惱,迅速漲紅了臉,悶悶地說道︰“你操心自己便是,我不勞你費心。”

    一眾同窗里,顏蓁蓁素來瞧不上她這個方家庶女,時常出言譏諷。她平日能忍則忍,不願和顏蓁蓁生口角。

    顏蓁蓁自恃才高,此次只參加一門比試。而她卻參加兩項比試。

    也因此,顏蓁蓁心里憋著一股悶氣邪火,直沖著她來了。

    顏蓁蓁翻了個白眼,咕噥了一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你還是快點閉嘴吧!

    眾人有志一同地默默腹誹。

    謝明曦身為舍長,責無旁貸地出面打圓場︰“都別爭論了。今日早些回去歇下,明日比試時見真章。”

    頓了頓,又補了一句︰“連盛錦月都拿下第三,你們總不會不及她吧!”

    盛錦月︰“……”

    ……

    正午時分,謝明曦回了謝府。

    不出所料,謝雲曦已被帶到謝府。

    永寧郡主雖氣惱謝雲曦行事蠢鈍,卻不肯讓謝鈞嚴懲謝雲曦。夫妻兩人在永寧郡主府大吵一架。

    素來軟骨頭的謝鈞,難得硬氣一回︰“你對雲娘一味嬌慣,驕縱得她自以為是。女子生得蠢鈍些無妨,可怕的是自以為聰明。”

    “便如今日之事,明娘是她親妹妹,她以此惡毒手段對付明娘,一旦傳開,聲名盡毀。便是你貴為郡主,也難為她尋一門好親事。”

    “退一步說,就算她和明娘不和,也該認清形勢。明娘昨日在禮儀比試中大放光彩,皇上和皇後娘娘都對明娘贊譽有加。若在這等時候出了差錯,豈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訴眾人,謝家內宅不寧姐妹失和?”

    “雲娘是你女兒,也是我謝鈞的女兒。她犯下大錯,我這個做父親的,非管教不可。”

    “如果你堅持護著她,便讓她隨你姓盛,這個女兒我不要也罷!”

    謝鈞是動了真怒!

    謝明曦聲名赫赫,以後定有大好前程。

    他絕不容謝雲曦陷害謝明曦!

    永寧郡主冷笑連連︰“好一個謝鈞!說得倒是冠冕堂皇,你的私心,難道以為我看不出來?你無非是見謝明曦聲名鵲起,動了名利之心,所以百般維護她。雲娘是謝家嫡女,憑什麼要改姓盛?難道你想讓謝明曦做謝家嫡女不成!”

    被說穿了心思的謝鈞毫無愧色,冷哼一聲︰“明娘雖是庶出,卻天資過人。雲娘意圖謀害手足,我定要嚴懲。”

    一旁的謝雲曦,早已被嚇得淚水漣漣,心中悔恨不已。

    早知如此,她真不該隨意指派家丁去做這等事。如今家丁被逮了個正著,她根本無從抵賴。

    “謝雲曦!”

    一聲怒喝驟然響起,謝雲曦全身一個哆嗦,哭著喊了一聲“父親”。

    謝鈞鐵青著俊臉,冷冷道︰“你若知錯,現在便隨我回謝家,向明娘道歉賠禮。你拒不認錯,有郡主護著你,我也拿你沒法子。不過,至此以後,你別再叫我父親。以後,休想踏進謝家半步。”

    “到底回不回去,你自己選!”

    ……

    還能怎麼選?

    便是住在郡主府,她也是謝家女兒,總得隨父姓。

    若真被逐出謝家,改了姓盛,謀害胞妹的惡名傳出去,以後她還有何顏面見人?日後還有哪一家肯登門提親?更別提什麼嫁入天家為媳了。

    謝雲曦哭哭啼啼地認了錯︰“父親,女兒知錯了。女兒一時糊涂,被嫉恨沖昏了頭。只是,女兒只想給三妹一個教訓,絕無傷她性命之意。”

    “三妹如今毫發無傷,父親就別罰我了……”

    謝鈞氣得笑了起來︰“照你這麼說,非得明娘受了傷,我才能罰你不成!”

    說她笨,這個時候倒是伶俐起來了。

    謝雲曦還想狡辯,謝鈞又沉了臉︰“萬幸明娘伶俐機敏,在車廂倒地之前閃了出來。不然,此時定會受傷,影響後日的算學比試。”

    “回去之後,你要誠心悔過,向明娘賠禮道歉。並禁足一個月反省。”

    謝雲曦下意識地抬頭看向永寧郡主,希冀永寧郡主為自己張口求情。

    自謝雲曦張口的那一刻起,永寧郡主的面色霍然難看,冷笑一聲︰“看我做什麼?你是謝家女兒,自要听你父親的。”

    謝雲曦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的“選擇”已經觸怒母親,陡然一陣驚惶︰“母親,我不是有意要背叛你。你別生我的氣……”

    “什麼也不必說了。”永寧郡主面寒如霜地打斷了謝雲曦︰“你已做了選擇,還有什麼可解釋的。”

    “謝鈞,你現在便領著她回去吧!如何處置,都是謝家之事,不必和我商議。”

    然後,不理謝雲曦的哭喊,起身拂袖而去。

    謝元亭從頭至尾沒吭聲,此時忽地邁步追了出去︰“母親勿惱!二妹願回謝府便回,兒子留下陪伴母親!”

    謝鈞一听此言,氣得臉都黑了。

    怪不得這個混賬東西堅持要陪著來郡主府,原來打得是這等主意。

    永寧郡主腳步一頓,略略轉頭,掃了惱怒不已的謝鈞一眼,嘴角扯出一抹譏諷的冷笑︰“元亭一片孝心,便留下吧!”

    子肖其父,半點不假。

    謝鈞為了榮華富貴,甘願折眉彎腰。謝元亭不願回謝家,厚顏要留在郡主府。

    只可惜,謝元亭除了一張尚能過目的皮囊外,半點沒遺傳到謝鈞讀書的天賦。倒是將謝鈞的軟骨頭學了個十成十。

    謝元亭精神一振,立刻朗聲應下。

    謝府上下人人向著謝明曦,他一刻都不願在謝府多待了。

    他要留在郡主府,再也不回謝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