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告捷

作品:《六宮鳳華

    音律比試,李湘如第一,林微微第二,盛錦月第三。

    蓮池書院,再次包攬前三!

    “蓮池書院再奪前三,可喜可賀。”

    “顧山長教導有方,令人欽佩。”

    幾位山長拱手相賀,一個個滿面敬佩。到底是不是發自肺腑,便不得而知了。

    顧山長一一笑著領受,拱手應道︰“多謝諸位夸贊。為了此次書院大比,學生們苦練了兩個月。現在看來,確實略見成效。”

    然後,沖著孟山長徐徐一笑︰“承讓了。”

    孟山長心里慪得想吐血,口中還要故作大度,先將蓮池書院的學生們夸贊一通,然後有意無意地說了一句︰“禮樂兩門課程,蓮池書院確實更勝一籌!”

    女子嘛,細心謹慎,禮儀學得好不足為奇,音律好也是正常的。

    待明日,四書五經的比試,便要看松竹書院博裕書院了。

    至于之後的算學射御三門,俱是蓮池書院的弱項,慘不忍睹,不足為懼!蓮池書院的風光,要到此為止了!

    未出口的奚落,在孟山長含著輕蔑的目光中顯露無疑。

    顧山長心里呵呵一聲。

    老匹夫!你就等著瞧吧!

    ……

    結果一公布,蓮池書院的所有學生夫子忍不住輕聲歡呼,每個人的臉上俱洋溢著卓然神采。

    松竹書院卻正好相反,一片沉寂。

    昨日蓮池書院包攬前三,今日竟又是前三!

    李默先為妹妹高興了一陣,然後低聲自語︰“蓮池書院的總分已經遙遙領先。後面幾日,我們想扳回劣勢,不能疏忽大意了。”

    盛渲也無心說笑了。

    盛錦月今日超常發揮,他這個做兄長的沒有不高興的道理。只是,蓮池書院連著兩日奪得前三,士氣大振。這樣下去,情勢可不太美妙。

    倒是陸遲,依舊俊目含笑,溫柔地凝望著站在演台上神采飛揚的林微微。

    四皇子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子毓,明日的四書比試是你強項,你可要一展所長,為松竹書院奪得第一。”

    陸遲回過神來,轉頭沖四皇子一笑︰“定不負殿下期望!”

    俊秀溫潤的陸遲,笑得自信從容,眉宇間神采奕奕。

    冷凝的四皇子無聲地笑了一笑。

    五皇子笑著湊了過來︰“四皇兄,再過兩日,便輪到你露臉了。射御兩門都是你強項,你今年務必要拿第一才是。”

    四皇子隨意地扯了扯嘴角。

    射御第一,舍他其誰?

    三皇子見不得四皇子那副目中無人眼高于頂的模樣,故意笑道︰“我听說,六皇妹拜廉夫子為師,這半年來進步神速。近兩個月一直苦練射御。四弟也別太過大意,要是輸給了六皇妹,不免要被眾人恥笑。在父皇面前更是顏面盡失。”

    四皇子微微哂然,冷笑著回擊︰“三皇兄還是先操心明日的四書比試吧!進不了前三,父皇心中定然不喜。”

    這可算刺中了三皇子的痛處。

    四皇子文武雙全,三皇子卻射御平平,四書五經也算不得特別出眾。每年俱被選入書院大比名單,皆因他是建文帝的兒子,是俞皇後最器重的皇子。

    孟山長能成為松竹書院的山長,便是因為他心思活絡善于揣摩“上意”。帝後親臨,幾位皇子豈有不露臉的道理?

    四皇子連著兩年射御第一,大出風頭,五皇子參加比試的名次也頗佳。唯有三皇子,每次俱是平平,全仗著皇子身份勉強混了個前三……

    三皇子咬牙暗恨,皮笑肉不笑地應了回去︰“多勞四皇弟操心。”

    四皇子言語佔了上風,淡淡一笑︰“兄弟手足,我關心三皇兄也是應該的。”

    三皇子四皇子唇槍舌劍,爭鋒相對。

    五皇子裝聾作啞,只做不知。

    ……

    今日最亢奮激動的,非盛錦月莫屬。

    便是顧山長,也笑著夸贊盛錦月一句︰“苦練兩個月,今日頗見成效。”

    輕飄飄的一句話,對盛錦月而言,如飲甘蜜。幾個月來的陰郁氣悶低落消沉一掃而空。

    現在,還有誰會說她不配為蓮池書院的學生?!

    盛錦月久違的驕傲自信又流露出來,昂頭挺胸地走到蓮池書院一眾學生的位置旁,目光迅速掃了一圈。

    奇怪,謝明曦躲哪兒去了?

    一定是她今日大放光彩,令謝明曦心生羞愧,不敢面對她,所以躲起來了吧!哈哈哈……

    “錦月表姐!”

    一個熟悉的聲音忽地響起。

    盛錦月一驚,反射性地後退兩步,目中露出戒備提防︰“做什麼?你又想說什麼?”

    那副不自知的心虛膽怯,如同老鼠見了貓一般,令人好笑不已。

    謝明曦挑眉,悠然一笑︰“錦月表姐不必驚慌。我特意來恭賀一聲而已。”

    是啊!她這麼緊張心虛干什麼?她今日得了第三!理應挺直胸膛,驕傲地向謝明曦示威才對。

    盛錦月一邊自我安慰,一邊挺起胸膛︰“我今日拿了第三!”

    謝明曦笑眯眯地點頭︰“表現頗佳,值得表揚!”

    盛錦月︰“……”

    她這算不算示威成功?

    為什麼心里總有些怪怪的感覺?

    ……

    謝明曦不再看盛錦月,對李湘如林微微笑道︰“兩位姐姐今日不負眾望,為我們書院奪下第一第二,可喜可賀!”

    李湘如今日大出風頭,心情頗佳,看謝明曦也沒那麼礙眼了,矜持地笑了一笑︰“理當如此。”

    林微微可沒李湘如那等驕矜的臭毛病,一把握住謝明曦的手,咧嘴笑了起來︰“比試的時候,我心怦怦直跳,緊張得都快蹦出來了。萬幸今日沒出差錯,不辱使命!”

    謝明曦抿唇而笑。

    林微微又對顏蓁蓁秦思蕁方若夢三人笑道︰“明日,就看你們的了。”

    顏蓁蓁自信滿滿地昂起頭︰“你們放心吧!我們也爭取拿下前三。”

    秦思蕁卻輕聲道︰“松竹書院的陸遲去年便是第一,今年他也在其中,想奪頭名殊為不易。听聞博裕書院的新生葉景知,也天賦驚人。”

    顏蓁蓁不樂意了︰“你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喊一喊口號,總能漲一漲士氣!

    尤其是給膽怯懦弱的方若夢打打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