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驚馬(二)

作品:《六宮鳳華

    就在此刻,車廂門被猛地用力踹開,一個縴巧的身影從車廂里閃了出來。

    車廂重重地摔倒。躁動的駿馬被車廂牽動,也猛地摔倒。駕著馬車的丁二隨之倒地,發出一聲慘呼。

    淒厲的慘呼聲,听得人心中發涼。

    謝鈞驚魂未定,迅速下馬,箭步上前,急急地掃視謝明曦一眼︰“明娘,你沒事吧!”

    經歷這麼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謝明曦神色依舊鎮定︰“我沒事,父親放心。”早在馬匹長嘶的那一刻,她便知不妙,反應極快地開了車門,及時地跳出了車廂。

    反應稍遲片刻,她便會隨著車廂一起摔倒,免不了受些傷。

    怎麼就沒摔死她?

    謝元亭心中十分遺憾,下了馬,假惺惺地湊上前來︰“三妹真是福大命大。馬匹受驚,竟毫發無傷。”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瞥了謝元亭一眼︰“我沒受傷,大哥似頗為遺憾。”

    謝鈞陰著臉,冷冷地掃了過來。

    謝元亭心里一跳,哪里敢再多舌,立刻閉了嘴。

    丁二滿面痛苦地站了起來,左腿被扭傷,根本無法挪動。忍著劇痛張口道︰“老爺,奴才出府之前,細細地查過,拉車的馬匹絕無問題。”

    “剛才有兩粒石子,不知從何處飛來,擊中了馬匹。所以,這匹馬才會驟然發瘋。請老爺明察!”

    謝鈞擰起眉頭,滿面怒容︰“一定是有人要故意謀害明娘!”

    謝元亭插嘴道︰“這些人一定已經跑了,只怕追之不及。”然後,一臉擔憂地對謝明曦說道︰“三妹,你到底開罪了什麼人?快點仔細想想!”

    呵呵!叫你整日招搖!

    叫你考第一考滿分!

    現在算是遭報應了!今日有人來驚馬,明日說不定就直接有人來行刺了!

    謝明曦淡淡掃了幸災樂禍的謝元亭一眼︰“不必想。等上片刻,暗中搗鬼的人,便會出現。”

    謝元亭︰“……”

    謝鈞︰“……”

    ……

    馬匹摔倒之後,倒是不再動彈,只是不停痛苦長嘶。丁二忍著疼痛,慢慢挪過去,在馬匹的腿上和後背上分別找到了一粒尖銳的石子。

    石子陷進馬匹的皮肉中,略一用力,才拔了出來。

    由此也可見,來人只想令謝明曦受傷。否則,用的便該是飛刀或是箭矢。

    謝明曦心念微閃,已猜出了誰是“主謀”。

    會以這等低劣淺顯的手段害她的,只會是謝雲曦!

    此時的謝雲曦,還沒修煉至前世的狠毒無情。所想的,無非是令她受傷錯過兩日後的算學比試。

    謝鈞能一路考中探花,自然不是蠢人。很快也想通了是怎麼回事,一張俊臉閃過惱恨。

    謝雲曦這個蠢貨!和她的親娘一樣,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蠢東西!相貌生得再好,也掩蓋不了蠢鈍的事實!

    幾個身材壯實的男子,倏忽出現在眼前。一並出現的,還有兩個神色倉惶滿目驚懼的家丁。

    這兩個家丁,俱被捆住了手腳,被重重扔在地上,疼得哎哎直叫喚。

    “三小姐,這便是暗中扔石子傷人的鼠輩。”其中一個男子,沉聲稟報。

    謝明曦略一點頭。

    余安私下以重金網羅來的侍衛,身手敏捷,反應快速,銀子還算沒白花。

    幾個男子一起拱手行禮,然後迅疾退走。

    謝鈞震驚不已,迫不及待地問道︰“明娘,他們是什麼人?為何會忽然出現?”莫非他們一直跟在身後?

    謝明曦非常自然地將鍋推給了六公主︰“不瞞父親,其實這是六公主殿下特意派來的侍衛。讓他們在書院大比這幾日隨行保護我。沒想到,竟真的派上了用場。”

    謝鈞並未起疑,心中滿是慶幸︰“幸好公主殿下細心。否則,這兩人一跑,便沒了對證。”

    謝元亭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不對勁,脫口而出道︰“父親,他們兩人怎麼頗為面熟?”

    謝鈞冷哼一聲。

    能不面熟嗎?

    這是永寧郡主府里的家丁!

    想害人也不知道做得隱蔽些,大喇喇地讓府中家丁出手。蠢得讓人無話可說!

    謝鈞憋了一肚子悶氣,張口道︰“我現在便領著他們兩個去郡主府,元亭,你重新回府,命人備馬車,送明娘去松竹書院。”

    “不用了。”出言反對的竟是謝明曦︰“我自己回府便可。大哥還是陪父親去郡主府吧!”

    她懶得看謝元亭那張嫉恨扭曲的臉。

    謝元亭也不願和謝明曦同行,立刻道︰“我陪父親去見母親二妹。”

    謝鈞無心多言,點了點頭。

    ……

    半個時辰後。

    謝家馬車停在了松竹書院外。

    院門已被鎖上。

    謝明曦下了馬車,上前叫門︰“我今日有事,來遲了一些。煩請為我開門。”

    守門的侍衛大皺眉頭,滿臉不快︰“書院大比,豈容人遲到。門已經鎖了,不會再開,你還是回去吧……”

    話音未落,便被一個清冷的少女聲音打斷︰“開門!”

    侍衛一驚,反射性地轉身,頓時認出了來人,忙躬身行禮︰“小的見過公主殿下。”

    六公主面無表情,簡短地重復︰“開門!”

    侍衛不敢怠慢,忙應了一聲,開了院門。

    此時,侍衛才留意到站在院門外的少女是誰,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

    攔誰也不該攔著謝三小姐啊!

    “小的有眼無珠,請謝三小姐見諒。”侍衛低聲下氣地賠禮。

    謝明曦自不會和一個侍衛斤斤計較,略一點頭,便邁步而入︰“公主殿下,你為何會在此處?”

    六公主應道︰“你一直沒來,我放心不下,便到門口來等你。”一邊說著,一邊迅速打量謝明曦一眼。

    謝明曦衣裳齊整,發絲未亂,神色從容。

    六公主卻皺了眉頭︰“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不然,以謝明曦的性子,絕不會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遲到。

    謝明曦不想多說,輕描淡寫地應道︰“路上馬匹受驚,我半路折回去,又重坐了馬車前來。所以才遲了。”

    馬匹受驚?

    六公主眼眸微眯,閃過一絲冷厲的光芒︰“是誰要害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