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驚馬(一)

作品:《六宮鳳華

    禮儀比試的排名分數,很快被張榜公布在松竹書院外。

    幾位錢莊掌櫃湊上前一看,頓時個個震驚得張大了嘴,塞一個雞蛋綽綽有余。

    前來湊熱鬧的百姓也圍攏過來,七嘴八舌,討論得十分熱烈︰“蓮池書院此次真是厲害,竟一舉奪了前三!”

    “我記得去年禮儀比試,蓮池書院總分也是第一,不過,名次可沒這麼好。”

    “是啊!這位謝三小姐,竟是滿分。”

    “看來,蓮池書院真的有可能壓過松竹書院……”

    掌櫃們忍不住了,立刻張口反駁︰“這怎麼可能!誰不知蓮池書院數射御三門皆為弱項。去年書院大比,三門都墊了底。”

    “蓮池書院前三日風光,等到第四日,你們便等著瞧吧!”

    “松竹書院很快定能反超。”

    百姓們可不管什麼反超不反超,總之,今日的熱鬧便夠說上許久了。

    ……

    比試只有半日時間,到了正午時分,謝明曦和謝鈞謝元亭父子一起回了謝府。

    等了半日的謝老太爺徐氏迫不及待地迎了出來,張口便問︰“明娘比試成績如何?”

    謝鈞哈哈一笑︰“滿分,第一!”

    謝老太爺大喜,連連道好。

    徐氏笑得嘴咧至耳根︰“好好好,實在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們明娘這般聰慧厲害,定能拿第一。”

    順便鼓勵面色晦暗的謝元亭︰“元亭啊,你身為兄長,可得多向明娘學一學。人笨些不打緊,勤勉一些便是。下一次月考,怎麼著也得考一個乙等回來。考丙等,別說你爹面上無光,便是我這個祖母看在眼里,也覺得不是滋味。”

    謝元亭︰“……”

    謝元亭看著笑得親切和藹的徐氏,心里像被一塊巨石堵著,十分糟心。

    也不知徐氏被謝明曦灌了什麼迷魂湯,事事向著謝明曦。

    他才是謝家長孫!

    是謝家唯一的子嗣!

    可現在,便連謝老太爺眼中也沒他這個長孫。整日明娘長明娘短,仿佛謝家只剩謝明曦一個孫女……

    徐氏膈應了謝元亭後,又沖謝明曦笑道︰“明娘,今日葉秋娘親自下廚,都是你喜歡吃的菜肴。你早些吃完,早些回去歇著。”

    謝明曦笑著道謝︰“多謝祖母關心。”

    祖母不但關心你,更關心下注的五百兩。

    徐氏心里嘀咕著,口中當然只字不提。

    ……

    “什麼?謝明曦竟是第一?”

    永寧郡主府里,傳出了謝雲曦不敢置信地叫嚷聲︰“你是不是看錯听錯了?她怎麼可能會是第一?”

    管事低頭陪笑︰“奴才奉命前去,豈敢胡說,看了三次,三小姐確實是第一。而且還是滿分。”

    謝雲曦嫉恨得俏臉扭曲。

    永寧郡主眉頭緊蹙,目中滿是陰霾。

    身為嫡母,拿捏一個庶女是輕而易舉之事。

    沒想到,到了她這兒,卻整個顛倒過來。半年前還默默無聞的謝家庶女,如今名滿京城,如一顆明珠,光芒璀璨,耀不可擋。

    謝明曦越是出眾,日後的道路便越寬敞。庶出的身份,已不再是禁錮。

    “母親,我們不能再容謝明曦這樣下去了!”

    謝雲曦不知何時攥緊了永寧郡主的衣袖,急切地出主意︰“不如我們動些手腳,讓三妹受一回傷。傷勢無需太重,只要令她錯過算學比試就行了……”

    “住口!”永寧郡主陰沉著臉呵斥︰“有錦月的教訓在先,你不可枉動心思。”

    謝雲曦兀自一臉忿忿︰“難道就任由她這般風光?”

    “誰讓你自己不爭氣!”永寧郡主狠狠瞪了謝雲曦一眼,沒半點好聲氣︰“你便是有謝明曦一半資質,在白鷺書院里也該冒頭了。何至于像現在這般,每次月考都是乙等!”

    謝雲曦被罵得灰頭土臉,滿腔的惱怒難堪,盡數遷怒到了謝明曦身上。

    母親不願出手,她自己動手便是!

    謝雲曦用力咬緊嘴唇,目中閃過一絲凶狠的光芒。

    ……

    永寧郡主心情不佳,訓斥了幾句,便打發謝雲曦回了院子。

    謝雲曦被永寧郡主嬌生慣養,在郡主府里頗得寵愛。身邊自然少不了跑腿當差的人。一聲令下,很快,便有兩個家丁出現在眼前。

    謝雲曦低聲吩咐幾句。

    兩個家丁都是一驚,一時間不敢應下。

    謝雲曦目光一掃,臉色沉了下來︰“主子的吩咐,你們竟敢不听?”

    其中一個家丁略一躊躇,鼓起勇氣分辨︰“二小姐的吩咐,奴才豈敢不听。只是,二小姐所吩咐之事,委實令奴才為難。”

    另一個家丁也是一臉為難︰“三小姐有個好歹,奴才兩個便是賠上這條性命也賠不起。”

    小姐們之間鬧意氣,他們兩個哪里想摻和?一旦事發,他們兩個可沒好果子吃。

    謝雲曦見下令不管用,又誘之以利︰“你們按我的吩咐去做,藏得隱蔽些,事成立刻便跑,絕不會有人察覺。只要辦成這樁差事,我賞你們二百兩銀子。”

    財帛動人心。

    兩個家丁對視一眼,終于點頭應下。

    ……

    隔日清晨。

    謝鈞照例領著謝明曦謝元亭兄妹一起出了謝府。

    謝鈞謝元亭俱騎馬,謝明曦獨自乘坐馬車。駕車的車夫,是謝府里最好的車夫,姓丁,在家中排行第二,平日被人稱呼一聲丁二。

    丁二今年三十多歲,做了二十年車夫,駕車極有經驗。馬車又快又平穩。

    可惜,今日注定了不太平。

    轉彎之際,丁二刻意勒緊韁繩,令馬車速度放慢。

    謝鈞謝元亭俱在前方,壓根不知怎麼回事,忽然便听到身後駿馬一聲長嘶,然後便是丁二驚恐的呼喊聲。

    謝鈞慌忙調轉馬頭,卻見拉著馬車的駿馬不知何故躁動起來,丁二用盡全力也未控制住似發瘋一般的馬匹。

    車廂被扯著不停晃動,眼看著就要翻倒。

    糟了!

    謝明曦還在馬車里!定會被摔傷!

    謝鈞已救之不及,一顆心直直往下沉。

    太好了!

    謝明曦還在馬車里!被摔死才好!

    謝元亭眼楮倏忽一亮,一顆心興奮又激烈地跳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