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大比(一)

作品:《六宮鳳華

    顧懷遠打定主意,主動張口道︰“再過半個月,就是你的生辰了。你母親心中一直惦記你,今年生辰你回府吧!”

    顧山長並未轉頭︰“大比即將開始,顧掌院身為評判,還是專心為好。”

    顧懷遠︰“……”

    顧懷遠接連踫壁,只得閉上嘴。

    等過了書院大比,就讓顧清親自去蓮池書院一趟。顧嫻之最疼這個佷兒,定不忍心拂了顧清的懇求。

    顧山長似是窺破了顧懷遠的心思,淡淡說道︰“就算是阿清來了,我也不會回去。你就別費心思了。”

    顧懷遠終于惱羞成怒,瞪了顧山長一眼,尚未吭聲,就听身後一陣驚呼︰“皇上和皇後娘娘來了!”

    ……

    帝後齊至,眾人一起起身相迎。

    顧懷遠悻悻地住了嘴,隨眾人一同起身。

    無人敢說話,無人敢抬頭。

    前一刻還議論紛紛嘈雜不已,這一刻卻是鴉雀無聲格外安靜。

    先進來的,是身著鎧甲手持利刃的御林侍衛。一百御林侍衛,分作兩列,整齊地列在兩側。虎視眈眈地盯著眾人。

    誰有異動,便可視為窺視天顏,甚至可以視為有行刺之嫌。因此,這等時候,別說亂動,抬頭亂看也萬萬不可。眾人下意識地屏住呼吸。

    這還只是進來的侍衛,其余數百侍衛,分散在松竹書院各處,警惕戒備。

    松竹書院外的各條街道,也有御林侍衛四處巡視。

    一片寂靜中,建文帝和俞皇後邁步而入。

    建文帝英武瀟灑,俞皇後端莊明艷,帝後並肩而來,風采奪人。

    可惜,如此風采,無人敢抬頭窺視。

    直至建文帝和俞皇後一起入座,孟山長才道︰“請各位入座。”

    眾人這才暗暗松口氣,各自坐下。膽子大的,張目看向前排,看到的也不過是重重人頭罷了。

    書院大比既是設在松竹書院,孟山長當仁不讓地主持大比。

    孟山長今年五十有余,曾在朝為官,頗得建文帝信任。數年前被任命松竹書院山長。論才學,兩榜進士出身的孟山長堪稱博學多才……

    只比顧山長稍稍遜色一籌而已。

    說起來,這又是一段陳年恩怨了。

    孟山長剛任松竹書院山長之時,對身為女子的顧山長頗有幾分輕視,言語之中顯露無疑。顧山長也不多話,設下文會,和孟山長比了一回。

    結果不言而喻。

    顧山長贏了!

    孟山長羞憤不已,被取笑了許久。別以為男人胸襟寬廣,事實上,小心眼的男人記起仇來,比女子更勝一籌。

    至此,孟山長和顧山長便算結了梁子。

    松竹書院年年大比第一,孟山長挽回了失去的顏面,重新抬頭挺胸。顧山長之前放言要爭第一,孟山長心中嗤之以鼻。毫不猶豫地立了賭約。

    蓮池書院想拿第一?哈哈,簡直是白日做夢!

    顧嫻之,你就等著輸了之後被我無情羞辱,再到松竹書院來做夫子吧!

    ……

    遙想驕傲的顧嫻之低頭的畫面,孟山長心中一陣暢快,面上卻未露半分,朗聲說道︰“……今日是六大書院的文會,所謂書院大比,是為了檢驗眾書院教學,更是為了讓學子們一展所長……”

    孟山長年齡不小,聲音卻頗為洪亮,中氣十足。

    顧山長略略撇嘴,低聲對右側的俞皇後說道︰“年年都是這套說辭,看來是年齡老邁,唯恐記不住話,索性年復一年。”

    俞皇後失笑不已,低聲道︰“你也別太刻薄了。”

    顧山長輕哼一聲。

    孟山長數年前曾大放厥詞,說什麼“女子就該嫁人生子”,還在背後說她是“沒人肯要的老姑婆”“性情乖張”諸如此類。

    她听聞之後,如何能忍?

    當即便設下文會,邀了帝後參加,當著建文帝的面,她用一身才學狠狠地羞辱踐踏了孟山長身為男子漢大丈夫的尊嚴!

    可恨蓮池書院在書院大比中一直屈居松竹書院之下。每年都要看孟山長洋洋自得的老臉,實在可惱。

    俞皇後對顧山長知之甚深,笑著低語道︰“希望她們此次爭氣,能為你我爭臉!”

    顧山長挑眉,傲然一笑。雖未言語,笑容中流露出的驕傲自信,卻畢露無疑。

    俞皇後微微一笑,拍了拍顧山長的手背。

    ……

    孟山長一番“ 路匣啊憊螅 樵捍蟊日嬌 肌br />
    禮樂書數射御!禮儀排在第一,也是書院大比的第一項。

    六大書院參加禮儀比試的共有十八人,陸續上了寬敞的演台。

    松竹書院的學生穿著天藍色儒袍,博裕書院的學生著天青色儒袍,德潤慈湖新儒的學生各著石青淺灰墨綠色。

    蓮池書院的粉色羅裙,在一片青藍綠色中顯得格外鮮嫩嬌艷。三張俏臉,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快看,我們的 姐兒站在演台上。”蕭夫人的笑容里滿是驕傲︰“ 姐兒自小便習禮儀,進了蓮池書院後,禮儀課程也一直頗為出眾,這才被選入比試名單。第一什麼的,我們不敢說。不過,前三應該是沒問題了……”

    沐婉婷的母親稍微含蓄一些,正低聲和周圍的貴婦們閑話︰“我們也沒料到婉婷能參加禮儀比試,只盼她穩穩當當,別緊張出錯便行了。考第幾其實都無妨,我們都以她為傲。當然,若能進前三,便再好不過……”

    官員們所坐之處,以相貌俊美著稱的鴻盧寺卿謝鈞,正滿面春風地听著身邊的同僚恭維︰“只看風儀,謝三小姐當屬第一。”

    可不是?

    謝明曦微笑而立,在眾人的盯視下,從容不迫,身姿優美,風采奪人。宛如一顆明珠被拂去了所有灰塵,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放光華。

    便是瞎子,也能看得出他的女兒有多出色!

    謝鈞挺直胸膛,笑得矜持。

    禮儀比的是什麼?

    比的就是風姿!

    人人都學禮儀,被選入禮儀比試的學生,俱都熟知各種禮儀,絕不可能出錯。要想爭出高下,便要看誰容貌氣度風儀更勝一籌了!

    今日的第一名,非謝明曦莫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