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聲名(二)

作品:《六宮鳳華

    這一聲冷哼,在激動振奮的少年中,顯得頗為刺耳。

    剛才興奮不已的同窗少年,此時才反應過來,連連笑道︰“對不住對不住!謝三小姐是你親妹妹,你豈有不認識之理。”

    這個冷哼的英俊少年,正是謝元亭。

    如今謝府上下,都將謝明曦當成了寶。尤其是謝鈞和謝老太爺,對謝明曦關懷備至。一轉臉,便訓斥他︰“你這個做兄長的,課業遠不及妹妹,說出去實在丟人。”

    “你再不勤勉上進,以後有何顏面站在明娘身邊?”

    兩相對比,更令謝元亭心中嫉恨不已。

    只是,幾個月之前受的重罰歷歷在目,他不敢再隨意出手對付謝明曦。再者,春錦里的大小丫鬟,也格外謹慎難纏。他這個謝家大少爺,根本進不了春錦。

    越是奈何不了謝明曦,謝元亭心里的嫉恨之火便燒得越旺。

    “她不過是個區區女子,便是有些才學,也沒什麼大用處。”

    謝元亭冷笑一聲,聲音里滿是譏諷︰“難道她還能參加科舉或是撐門立戶繼承家業不成!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

    身側的幾位同窗,面面相覷。

    謝三小姐聲名赫赫,聰慧無雙。已有蓮池書院第一人之美譽。

    身為謝三小姐的嫡親兄長,謝元亭竟說出這等話來……該不是腦子進水了吧!

    想想這幾個月來,謝元亭沉迷閑書,荒廢課業,原本還算中等的課業一路落至乙等,上次月考還考了丙等……和謝明曦一比,簡直是天上地下。

    這副嫉恨交加惡語傷人的小人嘴臉,真是太難看了!

    同窗們交換了個眼神,默默轉開頭,無人再理睬謝元亭。

    ……

    坐在博裕書院學生中間的清秀少年,也在看著謝明曦。

    原來,這就是謝三小姐啊!

    果然心善人美!

    “景知,你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身畔的同窗少年出言取笑。

    清秀少年正是葉景知。

    葉景知迅速回過神來,利落地出言還擊︰“快些將嘴邊的口水擦一擦,別讓人看見了。”

    同窗少年們頓時笑了起來。

    葉景知口風頗緊,自家親姐是謝三小姐廚娘之事,從未告訴過任何同窗。葉家母子寄住在謝府之事,更是無人知曉。

    葉景知每日早出晚歸,皆從謝家後門出入,從無機會和謝明曦打照面。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謝三小姐……

    葉景知默默地遙望著光芒四射的謝三小姐,心中涌起的不僅是感激,還有一絲少年怦然的心動。

    ……

    幾位身份尊貴的皇子,坐在第二排,此時也齊齊轉頭看了過去。

    “蓮池書院果然名不虛傳!”三皇子低聲笑道︰“這一亮相,不知要牽動多少多情少年。”

    每一個蓮池書院的學生及笄後,登門提親的都能踏破門檻。

    出身好,相貌生得好,才學又出眾,還頂著皇後娘娘門生的光環,這樣的媳婦,誰不想娶?

    五皇子目光溜了一圈,最終落在一張爽朗明媚的俏臉上。

    就是這個尹瀟瀟!幾個月前令他大大出丑!他從不是錙銖必較的性子,還是牢牢記住了這張俏臉。

    三皇子瞄了五皇子一眼,張口取笑︰“你看尹小姐做什麼?該不是還惦記著那點口角吧!”

    五皇子當然不肯承認︰“當然不是!男子漢大丈夫,豈能如此心胸狹窄!”

    耳邊頓時響起揶揄的笑聲。

    四皇子不喜說話,略一掃視,便收回目光。看向身側的陸遲。

    此時的陸遲,正溫柔地凝視著其中一個少女。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在看林微微。

    林微微!

    四皇子薄唇微抿,目中閃過一絲涼意。

    “我妹妹今日真是美麗醒目,無人能及。”張口說這話的,正是愛妹如命的李默。

    眾人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容。李湘如確實美麗醒目,不過,無人能及這四個字可就太夸張了!

    有謝明曦在,哪一個少女敢自稱無人能及?

    還有謝明曦身後的清冷少女,神色微冷,目光流盼間,流露出攝人心魄的美麗。頓時將李湘如映襯得遜色三分。

    三皇子今日興致頗佳,低聲笑道︰“往日沒覺得,今日我才發現,原來六皇妹生得如此美麗出眾。”

    五皇子點頭附和︰“是啊!六皇妹確實很美。听聞她參加的射御比試,看來,要和四皇兄一較高下了。”

    四皇子哂然一笑,未置一詞。

    一旁的盛渲笑著接了話茬︰“四皇子殿下射御出眾,已經連著兩年奪得這兩項的頭名。公主殿下練習時日尚短,焉能是四皇子殿下對手。”

    倒也不算拍馬逢迎,確實是實話。

    不過,三皇子听在耳中,卻略顯刺耳,瞥了滿面笑容的盛渲一眼,心中冷哼一聲。

    ……

    謝明曦一行人入座後,引起的騷動總算稍稍平息。

    顧山長是今日的評判之一,自然要坐第一排。

    坐在她身側的,是翰林院的顧掌院,也是顧山長的親爹,顧懷遠。

    顧懷遠已年近六旬,頭發半白,滿額皺紋。不復年輕時的俊美,不過,儒雅溫和的氣度卻更勝從前。

    “嫻之,”顧懷遠低聲輕喚女兒閨名。

    顧山長淡淡應道︰“請喚我顧山長。”

    顧懷遠踫了個硬釘子,心中惱怒卻也無可奈何,只得改口喊了一聲顧山長。

    顧山長這才禮貌地回了一聲︰“顧掌院。”

    顧山長和顧懷遠這對父女的恩怨,人盡皆知。松竹書院的孟山長,受了顧懷遠請托,特意安排父女兩人隔鄰而坐。

    可惜,收效甚微。

    顧山長招呼過一聲之後,便正襟危坐,不再和顧懷遠說話。

    顧懷遠看著倔強固執的女兒,心中暗暗長嘆。

    早知會鬧到今日地步,當年,他真不該逼著女兒嫁人……用盡手段,也沒能令女兒低頭,反倒是父女離心,顧嫻之毅然離開顧家,這麼多年,竟再未踏進顧家大門。

    他已到了致仕之齡,長孫顧清身為駙馬,不愁一世富貴。只是,其余兒孫,尚需人照拂。顧嫻之為蓮池書院山長,身份清貴,對俞皇後也頗有影響力。

    不管如何,要將她攏回顧家!